أنت تستخدم إصدار مستعرض قديمًا. الرجاء استخدام إصدار معتمد للحصول على أفضل تجربة MSN.

不靠國家養大的美國運動員

中央通訊社中央通訊社 12/08/2016 中央社

特派員看世界專欄(中央社記者鄭崇生華盛頓12日專電)得牌數第一的美國奧運代表隊無一人是國家養大,為國爭光得獎牌還得繳稅報國,但不論職業選手或競技體育明星,有人放棄高薪、請假為國出征,有人一身傷病,仍拚盡全力。

有分析指出,不少職業網壇明星選手這次沒參加里約奧運,是因今年不像上屆倫敦奧運,成績納入計算世界排名,不過,職業網壇頂尖種子選手、威廉絲姊妹今年仍披上美國隊戰袍。

34歲的小威廉絲今年以來身體有狀況,7月才因肩傷、退出於蒙特婁舉行的羅傑斯盃(Rogers Cup),但奧運不計積分,她依舊參加,雖出人意料之外地在單、雙打都爆冷門提前出局,自己也失望,但她說至少達成目標之一,能參加里約奧運。

光靠多年來征戰各大小賽事的奪冠獎金,小威廉絲身價已逾7000萬美元,而像她一樣的職業運動員,沒有誰靠國家編列專項預算補助養大,相反的,他們對美國財政稅收貢獻良多,大滿貫或職業賽贏得的獎金,得繳稅給國庫,就算非職業選手,奧運史上最會拿金牌的游泳好手「飛魚」費爾普斯,也是如此。

美國奧林匹克委員會(USOC)頒給奧運金、銀與銅牌選手的獎金分別為2萬5000、1萬5000及1萬美元,按美國法律規定,這類海外所得要繳稅。

雖然廣告代言費累計早已上千萬的費爾普斯不會因一面奧運金牌得繳8750美元的稅、生活就捉襟見肘,但並非所有競技運動員都有他的身家,而即使美國體育與運動產業發展如此成熟,法規仍有不完善處,政治人物能做的是,為選手創造更好環境。

聯邦參議員舒默(Chuck Schumer)近來推動免徵運動員「勝利稅」草案,他認為,奧運國手應專心「打破世界紀錄」而非擔心「荷包被打劫」(breakingworld records, not breaking the bank),國家以徵收「勝利稅」迎接為國爭光、辛苦奮戰選手是不對的。

在美國,培養一名運動員在奧林匹克訓練中心接受完整訓練,一年花費3萬5000美元起跳,許多家庭想栽培有天份的孩子,卻面臨財務窘境,堅持為鍾愛的運動努力,有人靠大學獎學金,有人靠募資參戰。

全美大學體育聯盟(NCAA)是提供大學獎學金的主力,NCAA經費主要來自各大電視轉播權利金,每年約提供15萬學生運動員、共27億美元獎學金。

大學體育賽事則是孕育職業選手的搖籃,如籃球、棒球、冰上曲棍球及美式足球,若能入選美國四大職業運動聯盟,闖出名聲後的身價,就是最好回報。但投資報酬率沒人保證一定成正比。

一些非熱門運動項目的選手就得靠自己,包括摔角的史奈德(Kyle Snyder)、十項全能的泰晤(JeremyTaiwo)及擊劍的穆罕默德(Ibtihaj Muhammad),為前進里約,他們上網募資。

而聯邦政府投入能和體育教育沾上邊的預算,少得可憐。

美國教育部2016年的預算中,用於特殊奧運的撥款金額1008萬美元,撥款用於國小與國中的體能教育方案則為4700萬美元。

至於USOC,更標榜和世界各國奧林匹克委員會不同,未接受政府補助,但這個非營利組織享有聯邦政府法令規定,允許使用奧林匹克標誌的相關權利,有權和NCAA培養與協調美國業餘選手。

2013年,USOC將募款工作獨立出來,成立美國奧林匹克與帕拉林匹克基金會(USOPF),想擔任USOC主席或USOPF總裁,得夠專業、人脈廣且很會找錢。

USOC現任主席是普洛布斯特(Larry Probst),他也是那斯達克(NASDAQ)上市的知名娛樂互動軟體公司、藝電(EA)公司主席;USOPF總裁則是USOC首席開發長丹尼(Jon Denney),他年輕時曾入選美國奧運游泳選拔選手,史丹佛大學畢業的他,加入USOC前是擔任為母校負責募款工作的副校長。

運動娛樂產業與募款工作的專業經理人,為USOC生財有道,美國奧會相關組織不拿政府一毛錢,當然就沒有政治上人事酬庸空間。

募來的錢,怎麼用?USOC將93%的募得款項用於運動員及47個單項協會上,2013年,USOC以2200萬美元贊助1500名運動員;撥款給各單項運動協會及帕拉林匹克運動會組織共5100萬美元,財務報表年年公開上網,清楚透明。

在職業運動員參與奧運上,美國職籃(NBA)球員是否為國家打球,各有選擇,少有輿論高舉愛國心綁架,而有能耐自掏腰包,包下豪華遊艇備戰奧運,美國民眾無從置喙;有些職業運動員對職業操守與道德的講究,則更讓人敬重他對職業將本求利外的用心。

美式足球(NFL)新英格蘭愛國者隊的防守後衛艾布納(Nate Ebner)就特別為奧運向球隊請假、延後報到,跨界挑戰7人制橄欖球。

橄欖球在相隔92年後重返奧運,雖然比賽方式與規則跟美式足球相似,但拿過超級盃冠軍戒指的他說,7人制橄欖球重短跑且更自由移動,短期間改變訓練方式,很艱辛,但他仍拚奧運,這也是NFL在奧運期間主打形象廣告所標榜的,「不管是NFL哪一隊,這個夏天,我們都是美國隊。」

不靠舉國體制培養運動員,美國是極度的資本主義與市場機制發展運動,非職業運動的競技體育也靠成熟的行銷與明星塑造,形成企業投入與全民參與,屬運動場上的「美國例外論」。

不是國家養大的運動員,取之民間也用於社會,費爾普斯拿到贊助商的第一個100萬美元,他選擇成立基金會與游泳學校,少年得志的他,曾因酒駕、抽大麻,形象大傷,現在懂得珍惜羽毛,投入游泳教育,向社區與孩童扎根。

然而,不是所有凱旋歸來的故事都有美好結局,退役後生涯困頓者大有人在。1992年起連參加三屆奧運的田徑女選手韓密爾頓(Suzy Hamilton)退役後失去生活重心、再加上家人去世罹患躁鬱症,曾一度潦倒成為應召女郎。

誰都不可能完全靠國家養一輩子,美國運動員也是如此,面對運動場外的人生,如何調整心態、學習待人接物與應對進退,更是對自己的一大挑戰。1050813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