أنت تستخدم إصدار مستعرض قديمًا. الرجاء استخدام إصدار معتمد للحصول على أفضل تجربة MSN.

人民幣匯改一周年 資本外流管制不放鬆

中央通訊社中央通訊社 11/08/2016 中央社

(中央社台北11日電)中國大陸「811匯改」一周年,人民幣匯率兌美元貶值幅度約8%。分析指出,大陸的匯率走勢更加市場化,但防止資本外流的管制並沒有放鬆,下一個觀察匯率變化時機是20國集團峰會(G20)。

去年8月11日,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一次將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貶值1.9%,並宣布進一步完善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報價,中間價將參考前一個交易日銀行間外匯市場收盤匯率。

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從匯改前6.1162,一年內最低時逼近6.7,貶幅達8.7%。

7月底至8月初,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則呈升值態勢。中國人民銀行授權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發布,今天外匯市場人民幣匯率中間價為1美元兌人民幣6.6255元。

英國金融時報報導指出,一年來,大陸央行加強了溝通意願,人民幣匯率市場化程度也大幅度提高。

但根據中國社科院學者張明等人研究,目前以「收盤匯率+一籃子貨幣匯率變化」的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形成機制,可能產生謬誤,關鍵仍是要釋放完迫切的貶值壓力後,走上正軌的人民幣匯率才能真正形成。

英國金融時報評論員徐瑾表示,人民幣貶值是大勢所趨,既是對過去過度升值的校正,也代表大陸經濟增速下滑超出預期。但貶值升高了資本外流風險,為此大陸央行已消耗了近5000億美元外匯存底來打擊空頭。

為管控資本帳,大陸央行的各類行政手段以及窗口指導大幅強化。報導指出,官方對大型海外收購批准更嚴謹;今年2月起,大陸人士在香港購買人壽保險的交易也設置上限,防止利用漏洞向海外轉移資金。

關於人民幣匯率接下來的變化,北京青年報引述交通銀行經濟學家連平認為,總體來看匯率波動會相對平穩,隨著美國聯準會升息的預期減弱,會使人民幣貶值壓力減輕。

瑞銀證券經濟學家汪濤則認為,未來有一些關鍵的政策時點可能會導致人民幣中間價價和人民幣匯率出現明顯波動,比如9月初的G20會議、10月初人民幣正式加入SDR、11月初美國大選,以及12月美國聯準會是否決定升息。

儘管資本外流的壓力仍在,但外匯專家認為,大陸央行的政策引導下,短期內人民幣兌美元不會貶破6.7元,瑞銀則預估年底不會貶破6.8元。1050811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