أنت تستخدم إصدار مستعرض قديمًا. الرجاء استخدام إصدار معتمد للحصول على أفضل تجربة MSN.

失明扭轉人生 美退役海軍轉戰泳壇

中央通訊社中央通訊社 07/09/2016 中央社

(中央社紐約6日綜合外電報導)美國視障游泳選手史奈德(Brad Snyder)正為今年的里約帕運緊鑼密鼓的練習中,他的夢想曾是成為像爺爺一樣了不起的軍人,但在阿富汗遭遇的爆炸意外扭轉他的人生。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史奈德從小就視二戰退役軍人的爺爺為偶像。

他說:「我覺得我一直都知道自己想從軍。我記得我從3、4歲開始,就跟爺爺住在佛州南部,最初是因為我希望當我65歲的時候,能跟他過著一樣的生活,像我的爺爺受敬重,或能為後人留下一些東西。」

史奈德就讀於美國海軍軍官學校(United StatesNaval Academy)時,他第1次得知械彈處理小組,而任務中解決問題的本質立刻引起他的注意。

這也是地球上最危險的工作。

史奈德說:「我曾看過爺爺手臂上、額頭上的疤痕,我也聽過他的故事。我猜想,對還是個孩子的我來說,那是成為英雄的必要條件。要做到令人欽佩的事,勢必有一定的風險。」

史奈德曾被派駐國外兩次,先後前往伊拉克與阿富汗。2011年9月7日,他在阿富汗幫助誤踩土製炸彈的軍人時,也不幸誤踩炸彈。

史奈德當時被送離阿富汗,60小時後在家人陪伴下清醒。他的臉部與眼睛做了多種手術,但爆炸造成了永久性傷害,也使他失明。

他出院幾週後,參加1場為他的榮譽舉行的烤肉派對,但他發現週遭的人都因這個衝擊性的消息而改變。

史奈德回憶:「我不喜歡那樣。我曾是能為他人負擔責任的人。我可以出去做好事,我可以當領導人,我可以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

在派對上,他以前的游泳教練很平常地向他攀談,問他:「你什麼時候要回來游泳?」

史奈德一直是個好勝的泳者,他在海軍軍官學校時也是泳隊隊長。

「過去被我視作理所當然、或我從未想到的事,包括洗衣服、吃飯、挑選要穿的襯衫,現在幾乎不可能做到。但游泳不是。游泳是我馬上就能投入、也很喜歡的事。」

史奈德取得2012年夏天倫敦帕運參賽資格,9月7日在400公尺自由式項目奪金,正好也是他在阿富汗發生意外屆滿1年。

他為今年里約帕運全力投入訓練。「我們能去做那些自己或社會認為不可能的事。在運動中所有事都可能發生,游泳對我來說就是這樣。」1050907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