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蘭蘭夫人會客室】黃秋生剪掉長髮 剪掉對王晶的恨

鏡週刊 標誌 鏡週刊 4 天前 鏡週刊
導演邱禮濤「自宮」3個黃秋生屠殺血腥鏡頭,避開電檢四級。 © Mirror Media 導演邱禮濤「自宮」3個黃秋生屠殺血腥鏡頭,避開電檢四級。

香港演藝學院科班畢業的黃秋生,演技出神入化,是香港第一位三級片影帝,連老戲骨競爭最激烈的男配角金馬獎,他都拿過3座。他戲路寬廣又當過歌手,有Rocker性格又大砲敢言,佔中時期因支持言論而遭大陸封殺,事業直墜谷底。

為驚悚血腥新片《失眠》來台宣傳前夕,黃秋生才剪掉留了3年的長髮,剪掉了他對王晶的恨。曾經氣到說這個人一天沒死他就不剪頭髮,黃秋生突然發現:「這個人對我根本不重要。」看透了道不同不相為謀,就連恨都沒有,不值一顧。

黃秋生(左)演《無間道》演技大獲讚賞,右為梁朝偉。(摘自網路) © 由 Mirror Media Inc 提供 黃秋生(左)演《無間道》演技大獲讚賞,右為梁朝偉。(摘自網路)

外號娛樂判官的黃秋生,一直以來對看不慣的事物就在微博、臉書開罵,常對網友作挑釁性發言而掀起不少口水戰,他時政、社會、娛樂無一不批,較知名的有「不知道羅志祥是誰」、不滿杜汶澤說「低俗是香港核心價值」等等。2014年香港雨傘革命他雖未現身參與,但因常發表意見被當目標,而反佔中的王晶在微博點名要和他、何韻詩、杜汶澤3人絕交,後來黃秋生真被大陸封殺後,王晶還在微博揶揄他,兩人樑子結深。

90年代隨《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來台宣傳的黃秋生斯文瀟灑。 © 由 Mirror Media Inc 提供 90年代隨《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來台宣傳的黃秋生斯文瀟灑。

90年代隨《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來台宣傳的黃秋生斯文瀟灑,2002年《無間道》時期他更意氣風發,上周來台的他有點時不我予的失意。黃秋生說:「我現在對社會已經說不出什麼了,你知道原因嘛,我已經全部輸掉,沒有賭本了。我只可以對邏輯性的東西發出微弱聲音,好像魯迅說發出嗡嗡聲音。好可憐喔。」

中英混血黃秋生從小由母親帶大,小時候生活貧苦常被欺負,做過各種職業當工人,直到考進亞視訓練班,之後再考進演藝學院,這位混血兒飽讀詩書又愛哲學,戲路多變的他不論是變態、黑幫或警察都演得入木三分,後來更前往英國進修表演,是時刻不忘督促自己的影帝。

大陸電影市場開放後,許多香港演員都水漲船高荷包賺滿,影帝黃秋生也不例外,但傳出封殺消息後,片約立刻銳減。3年來他經常睡到中午,下午就開紅酒、看電視,看著存款愈來愈少就焦慮,整個人往下坡走。

「剛開始還會想很多辦法,要積極做些什麼,最後什麼辦法都沒有了,只有接受現實。」

恐怖血腥電影《失眠》挑戰觀影極限。 © 由 Mirror Media Inc 提供 恐怖血腥電影《失眠》挑戰觀影極限。

在描述中不難聽出黃秋生的冤氣,年青時自認愛國志士甚至豁出性命參加過保釣運動,如今際遇卻似諫士遭誣陷流放。他曾經當過香港藝發局委員,更讓黃秋生認清政治的黑暗,「很多所謂民主的人都用抹黑別人的方法,他們反對的事情卻可以自己做。」

55歲的黃秋生,看來有點氣虛,原來半個月前他因流感昏睡了整整一星期,睡睡醒醒中不斷作著惡夢,夢著以前眾明星開工像開趴那樣的歡樂好時光。醒來後他自問自答,人生總要想辦法往前走,無法改變現狀,只有改變心態。

對新世代、大環境還是有很多看不慣,黃秋生沒打算改變自己,「現在我終於明白,人不開心就是和自己過不去,凡存在必是合理的,不需要與之對抗,但也不用改變自己。」他說現在的世界、社會風氣即使你不認同,也不用太在意,做自己就好。

「我就是我,比方我就是灰色的,為什麼要變紅色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原因,我是混血兒從小家裡窮,然後怎麼樣被別人欺負,我當然知道我為什麼是灰色的,但也不用特別去補償自己。」

人生無常,充滿無奈,黃秋生建議就像個第三者般觀照自己生命,想一想意外撞飛機的導演(齊柏林),活著能有一杯水喝,都應該開心的。

黃秋生剪髮、想通後,每天早起喝咖啡、運動、看劇本,然後學習法文、哲學、歷史等課程,下午再去看看母親,一天非常充實,為了健康他打算再減掉27磅。

人生至此,心中重要事物的排序如何?

《失眠》再度血腥殘暴演出的黃秋生,指該片是他最後一部驚悚片。 © 由 Mirror Media Inc 提供 《失眠》再度血腥殘暴演出的黃秋生,指該片是他最後一部驚悚片。

黃秋生思考了一下說:「人格最重要,人若無格在社會上什麼都不是,我講的當然是傳統的忠、孝、仁、愛、禮、義、廉、恥這些,年輕時聽台灣人說這些覺得好老土啊,現在體會非常重要。」人格之後,就是家人、朋友、工作,黃秋生說必須以健康貫穿,要有身體和心理的健康,才能撐得起這些你所重視的。

《失眠》再度血腥殘暴演出的黃秋生,指該片是他最後一部驚悚片。其實限制級驚悚或鬼片,才不受大陸市場牽制(審核不會過),事業低潮中他為何做這樣決定?

黃秋生啊了一聲驚訝問:「難道我要因此不停的拍驚悚片嗎?」說完大家都一楞,然後哈哈大笑。有所為有所不為,黃秋生依舊是雖千萬人吾往矣,走過不後悔,坦然就是面對。

更多來自 娛樂 的內容

更多 鏡週刊 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