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中國未來十年:最富裕七○後養老去

商業周刊  標誌 商業周刊 16/5/2018

在二○一八年的某個時刻,從柳傳志和馬化騰的辦公室往下眺望,你可以清晰的看見他們的來路去途。

聯想控股大廈位於北京中關村。二十六歲那年,柳傳志從珠海白藤農場被抽調入京,進入中科院電腦研究所當一名助理研究員。十四年後的一九八四年,他在中科院的一個警衛室創辦聯想,從此展開了一段不平凡的人生。十多年前,中科院把計算所的土地拿出來,交給柳傳志開發,今天的聯想控股大廈正是蓋在這塊地上。站在大型玻璃帷幕牆前,年過七旬的柳傳志會饒有興趣的指給訪客看,這排紅磚老樓是中科院的宿舍區,那邊繞一個彎,就是當年創業的警衛室。

騰訊大廈位於深圳華僑城,從馬化騰的辦公室望下去,便是被一片綠意環繞的深圳大學。一九九○年,小馬哥在這所學校的電腦系就讀,他平日不善社交,沒有加入任何社團,卻是電腦室裡的病毒高手。如今,他從那裡的一位懵懂學生,成為網路界最有權勢的人之一。

陸千萬富翁比美年輕十五歲

就如同這兩個場景所隱喻的,在過去很多年裡,每個中國人都在自己的生命道路上,徹底刷新著記憶。但是同時,他們的人生軌跡並非不可捉摸,甚至在某些細節上,隱含著時代變革的延續性和命運的神秘感。

未來從來不會自動發生,它誕生在一片被擊碎的舊世界的廢墟上。這個地球上,總會莫名其妙冒出一群偏執狂,他們破壞舊秩序、創造新物種,然後自己又在歷史中變得不合時宜。

你很難說,二○一八年的中國屬於哪一代人。

在今年,六百九十八萬名出生於一九九五年的大學畢業生將進入職場,而二○○○年出生的人則將參加全國高考。做為頂級轎車品牌的奧迪,全年銷量中的五四%為「八○後」。在去年底的電商年貨節上,八○後、九○後成為線上囤年貨的主力軍,其消費金額占比接近八成。而全國的每一棟百貨大樓,每一個服裝、飲料、文化品牌,如果與這些年輕人無關,則幾乎意味著死亡。

根據麥肯錫的財富報告,中國千萬富翁的平均年齡為三十九歲,比美國至少年輕十五歲;在這個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市場上,約有四五%的購買者年齡在三十五歲以下。

也是在今年,從萬科董事長位置上退休的王石,仍頻繁的參與種種公益和商務活動,他每天健身一小時,並決意在三年後七十歲的時候,再次攀登聖母峰。今年一月十四日,是褚時健的九十歲生日,他在雲南龍陵縣和隴川縣徵得三萬六千畝山林地,開始營建多品種水果基地,到秋天,第一批結果的甜橙和水蜜桃就可以採摘。「這是現代中國的第一代人,他們被允許對其未來做出真正的選擇。」《時代》曾用這樣的口吻描述當代中國人,換言之,這也應該是四十年改革的最大成就。

穿牛仔褲企業家取代銀行家

在二○一七年中國五百強企業排行榜上,排名前五的分別是國家電網、中石化、中石油、中國工商銀行和中國建築。這是一個以營業收入為指標的榜單,排名前三十的企業中,民營的只有華為和飽受爭議的安邦保險。從這個角度,可以清晰的看到數十年來,國有企業的強勢和控制力並未削弱。

如果換一個角度,從市值來比較,你會看見另一個真相。

在二○○七年,全球市值最高的十大公司分別是埃克森美孚、奇異、微軟、中國工商銀行、花旗集團、AT&T、荷蘭皇家殼牌、美國銀行、中石油和中國移動。

而十年後的二○一七年,榜單已面目全非,十家公司分別是蘋果、Google母公司、微軟、臉書、亞馬遜、波克夏海瑟威、騰訊、美國嬌生、埃克森美孚和阿里巴巴。

在全球商業界,七位愛穿牛仔褲的高科技企業家,取代了傳統的能源大亨和銀行家。而在中國,兩位姓馬的網路人取代了三個「國家隊」隊員。你終於發現,世界真的變了,中國也真的變了。

在十年前,如果講國民經濟的基礎設施,它們是電力、銀行、能源、通信業者等,基本完全被國有資本集團控制。可是在二○一八年,你必須提及社交平台、電商平台、行動支付平台、新物流平台及新媒體平台,而它們的主導者幾乎全數為民營資本集團。

在決定未來十年的新興高科技業中,人工智慧、生物基因、新材料、新能源等領域,民營企業領跑現象似乎也難以更改。

模仿、超越的老路數遇瓶頸

數十年前,中國改革的「假想敵」是僵化的計畫經濟體系,大破必能帶來大立。對既有秩序的破壞本身具有天然的道德性,甚至「時間就是金錢」,「所有改革都是從違法開始的」。然而時至今日,假想敵變得越來越模糊,全民共識近乎瓦解,破壞的成本越來越高、代價越來越大,甚而改革成了一個需要被重新界定的名詞。

數十年前,市場開放、產業創新可以採用「進口替代」和跟進戰略,我們以「市場換技術」、「時間換空間」,透過成本和規模優勢實現彎道超越。然而時至今日,越來越多中國公司成為全球同行業中的規模冠軍,它們的前面不再有領跑者,創新的叵測與壓力成為新的挑戰。

一九七八年,萬物開泰;二○○八年,三十而立;二○一八年,四十不惑。

經濟學家林毅夫認為,按照市場匯率計算,中國的經濟規模最慢到二○二五年會超過美國。儘管他是經濟學家中最樂觀的一位,不過在未來的十到十二年內,中國在經濟規模上超過美國,恐怕是一個共識。

到二○三○年前後,中國的城市化將進入尾聲,屆時有九億四千萬人口居住在城市裡,由此將可能出現六至十個三千萬人口級的巨型城市群。在那一年,中國的老齡化人口將超過三○%,而步入中老年的「六○後」、「七○後」一代將成為全球規模最大的高淨值群體,養老產業取代房地產成為第一大消費產業。

也是在未來的這十年裡,科技進步將顛覆既有的產業秩序,甚至挑戰人類的倫理。隨著奇點時刻的臨近,機器人智力逼近人腦;生物革命將可能讓人類壽命達到一百歲;中心化的網際網路消失,萬物聯網時代到來;新能源革命將宣告石油時代正式終結。沒有人知道,今天出現在全球市值前十大名單上的公司,十年後還會倖存幾家。

在科技進步的意義上,「四十不惑」的中國,正處在大變革前夕。而技術的非線性突變又會對中國社會造成哪些制度性的破壁,更是難以預測。

∥更多商業周刊第1592期內容,請至「商周知識庫」網站閱讀
http://archive.businessweekly.com.tw/

更多來自商業周刊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