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旺角騷亂案】梁天琦稱有責任保護市民 助理建議辦「選舉遊行」緩和氣氛

獨立媒體 標誌 獨立媒體 5 天前 獨媒報導
© INMEDIAHK NETWORK LIMITED

(資料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農曆初一晚至初二凌晨的旺角騷亂案中,5人分別被控非法集結、暴動及煽惑暴動等多項罪名。首被告梁天琦早前承認一項襲警罪,但否認兩項暴動罪及一項煽惑暴動罪,還柙至今,他今日開始作供自辯。

看到高架台即意識警欲清場、人群有危險

梁天琦指事發當晚,他在旺角現場看到一架的士被指撞到人,人群包圍的士並指罵司機,有警員拿起圓盾戒備。其後人群開路讓的士離開,圍觀市民拍手歡呼,當時不覺得人群鼓躁和緊張。他指由於警方在場,所以有愈來愈多市民站在那裡,氣氛開始緊張,但沒有發生暴力事件,不過有人猜測警方欲乘機清場。梁覺得現場不像會有事發生,於是周圍行走,又到便利店買煙。他在白色輕型貨車旁看到同學和朋友便打招呼,他特別提到見到Glacier、Anthony和Kelvin。

梁天琦指停泊在砵蘭街的白色輕型貨車,是本民前用來擺放選舉單張、旗和橫額的車,用一位義工的名義租賃。由於他沒有駕駛執照,大多由黃台仰擔當司機運送物資到新界東各處。年初一當晚,該貨車內有選舉單張、水、本民前藍色風褸、旗幟、成員的背囊和袋等物品。

梁天琦在貨車旁跟朋友談天,被問到選舉工作如何和交了功課沒有,又被朋友揶揄是否需要借筆記給他。談天期間他聽到很嘈吵的聲音,包括叫喊聲和金屬硬物的聲音,又見到很多警察,梁天琦於是終止話題,走向山東街,便見到有高架台,旁邊有旗手、拿著圓盾和長警棍的警員。他感覺到在場的人對警方增加人手反感,並聽到有人說「洗唔洗推呢啲嘢?」或「洗唔洗咁多警察?」他認為本來現場的氣氛輕鬆,好像嘉年華,大家「食下嘢、傾下計、影下相」,直至大批警方員衝入來向人群推進,來勢洶洶,「呢個氣氛霎時間緊張咗好多。」

梁天琦提及2014年11月尾雨傘運動旺角佔領區被清場時,他身處奶路臣街,記得警員當時站在高架台上施放催淚水劑驅散人群,於是理解高架台是警方進行驅散的工具,從而覺得警方準備驅散群眾。他指自己「下意識這個高台會對在場的人構成危險」,所以走在高台前,背向它站立,希望警方會考慮他背著站和沒有任何防備,因而會停下來。可是警方卻一邊將高台撞向梁的背面,一邊用手把人群推向前,他反覆被「撞、推、撞、推」,小腿被硬物撞了4至5次。當時警方向前推,人群則向後推,梁天琦被夾在兩群人中間,不斷被推前推後,期間他大叫:「唔好再推喇!」混亂間他跌倒在地上,有人扶他起身,接著帶他到砵蘭街行人路,即白色輕型貨車附近。

梁天琦批警罔顧市民安全

其後梁天琦回望推撞的位置,看到警方開始施放胡椒噴霧和揮動警棍。他見到有認得的記者滿臉胡椒噴霧,於是拉他返回行人路,找人幫忙清洗胡椒噴霧。梁天琦又見到有警員向著兩旁行人路的市民揮動警棍、噴胡椒噴霧和舉紅旗,混亂中有人撞跌小販的火爐。

梁天琦表示他意會警方無論在武力上還是在裝備上都已升級了很多,「點解要用咁強硬既手段趕人走?」,「硬係將啲人往行人路推,我覺得係罔顧人哋嘅安全。」他當時認為警方有清場的準備,手段將會跟旺角佔領區清場時一樣,即一邊用警棍打,一邊用胡椒噴霧,一邊舉紅旗。

選舉助理提議辦遊行 警無阻止

梁天琦回想被帶上行人路時,收到選舉助理Man Yu的電話,她稱見到旺角發生的事件,很擔心他們,又提議梁天琦可以在現場舉辦選舉遊行。他提及在2016年1月尾,本民前亦曾在上水水貨客肆虐的地方舉辦選舉遊行,當時沒有申請不反對通知書,因為選舉條例指明立法會選舉候選人可以在不申請不反對通知書的情況下,舉辦不少於30人的遊行。當時有警員向他們查詢,梁天琦讓警方檢查身份證後,警員問他們有沒有任何需要,然後繼續從旁觀察遊行,並沒有禁止本民前的行動。

梁天琦表示自己聽畢Man Yu的建議後,並沒有立即答應,因為他參選的是新界東補選,到九龍西舉辦選舉遊行「有點尷尬」。他其後在現場遇到Man Yu,對方再次向他建議做選舉遊行,希望能緩和現場氣氛,指如本民前置身於警方和市民之間,警方使用暴力時會有所顧忌。梁指「我係有一個責任去保護佢哋」,「話晒我都係候選人,警察應該唔會對我做啲咩。」梁天琦續形容當時情況危急,所以最終決定舉辦選舉遊行。

記者:黎彩燕

更多獨立媒體的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