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特朗普效應」為主流媒體吸引更多讀者

dw.com 標誌 dw.com 16/2/2020 Astrid Prange

美國總統特朗普、英國首相約翰遜和巴西總統博索納羅等人針對他們眼中「謊言媒體」的炮轟恰恰為批評性媒體贏得了更多讀者,為其帶來「民主紅利」。

持批評態度的《紐約時報》等媒體在特朗普上台後都經歷了一場「復興」 © picture-alliance/AP Photo/M. Lennihan 持批評態度的《紐約時報》等媒體在特朗普上台後都經歷了一場「復興」

(德國之聲中文網)《紐約時報》的這段廣告信息僅持續31秒:"真相殘酷,難以發現,難以忍受,但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重要。"

2017年2月的一個短視頻,成為在"假新聞"和"慌言媒體"時代媒體成功自我營銷的一個例子,也就是說,新聞媒體成為進行政治抵抗的工具以及言論自由的保障。

自從特朗普於2016年11月8日當選為美國總統以來,《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以及英國《衛報》和《經濟學人》雜志都經歷了某種形式的媒體復興。而自從一年前博索納羅(Jair Bolsonaro)出任巴西總統以來,該國對政府持批評態度的媒體也有了一種"順風順水"的感覺。

尋找事實

媒體行業持續的特朗普效應可以說給《紐約時報》帶來了最大的民主紅利。在2016年11月至2018年11月期間,該報的數字版訂閱數量從150萬增加到250萬以上。現在大約達到四百萬。

據出版業服務公司W&V公布的消息,在2019年,《紐約時報》的數字版訂閱用戶新增了一百萬。"這是自2011年推出付費數字版以來的最高年度增長數字,也是自紐約時報公司成立以來所獲得的最大年度用戶增長量。"

《經濟學人》的一期封面 © Provided by Deutsche Welle 《經濟學人》的一期封面

巴西也存在"博索納羅效應"。自從右翼極端主義總統博索納羅宣布政府將不再在巴西最大報紙《聖保羅報》上登廣告之後,該報的數字版訂閱數量劇增。《聖保羅報》指出,專業的新聞報道是抵制假新聞和不寬容的有效手段。自2011年以來,該報還發行了英文版。根據巴西媒體研究所(IVC Brasil)公布的數據,該報付費數字版的訂閱數量從2018年12月的207000份增加到2019年10月的241000份。

2019年9月在裡約熱內盧舉行的國際圖書雙年展期間,《聖保羅報》展示了她對寬容的理解。該報在其頭版刊登了美國漫畫系列《年輕復仇者》中的一對同性戀者,從而在國際上引起轟動。因為就在此前的不久,裡約的福音教派市長克裡維拉(Marcelo Crivella)剛剛宣布禁止刊登該漫畫,他認為該漫畫具有腐蝕青少年的危險。

盡管英國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威脅英國廣播公司(BBC)將取消公民繳納廣播收看費的義務,但是英國《衛報》的批評性報道仍使訂閱者的數量增加,並且成功地籌集了旨在維護新聞獨立的項目捐款。

在2019年12月英國提前舉行下議院選舉之前,《衛報》公布了一段廣告短片。視頻中展示的是一只被關在室內的勇敢的蝴蝶,一次又一次地撲向窗戶,直到窗戶玻璃破碎後終於飛出。

廣告視頻傳達了"改變是可能的,希望就是力量"這樣的信念。如今該報紙為維護新聞獨立贏得了超過一百萬的捐助者群體。

數字世界的信息缺失

《華盛頓郵報》的口號也相當慷慨激昂。早在2017年,亞馬遜創始人和該報出版商貝佐斯(Jeff Bezos)便宣布發起了一場名為"民主在黑暗中死亡"的宣傳運動。該運動也為報紙贏得了許多新讀者。 2019年《華盛頓郵報》的印刷訂閱量為746000份,數字版訂戶為170萬。

貝佐斯在發起這場運動時說:"我相信,我們中有許多人都認為,民主正在黑暗中消亡,而一些機構從中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

目前出現的一種相互矛盾的情況是,對右翼極端主義、民粹主義和專制主義擴張的恐懼導致了更加激烈的政治爭議,而同時對新聞報道和內容的需求也在增加。特朗普、約翰遜和博索納羅都為報紙和出版商帶來了新的讀者。

他們推動了傳統媒體的數字化轉型。這種轉變的後果似乎不可阻擋-這便是全球範圍內報紙印刷量在持續下降。

圍繞著假新聞和事實核查(facts check)的媒體戰役日益激烈。歷史學家格萊納(Bernd Greiner)最近在德意志電台指出了其危險的雙贏局面:由於媒體受益於民粹主義政客的娛樂價值觀,因此會對每一個挑釁做出回應,從而引起更多的關注。

格萊納說:"像約翰遜、特朗普、內塔尼亞胡或薩爾維尼等這些政治家的挑釁,可以不斷制造新聞。" "媒體不應對他們拋出的所有球都做出反應。"

作者: Astrid Prange

更多來自提供商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