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新聞專題 文翠珊保江山後硬脫歐? 無人願妥協 最終勢「攬炒」

都市日報 標誌 都市日報 17/1/2019

新年開始不久,國際間一件大事件終於有結果——或者說達成了一個結果︰英國國會下議院在當地周二晚上就首相文翠珊政府的脫歐草案進行投票,結果草案在壓倒性的432票反對下被否決,馬上令英國脫歐的前景變得極不明朗。這次投票同時也達成了最少兩項「創舉」,包括英國執政黨(最少在二十世紀開始後)在議會提案時遇到最多的反對票差距、以及執政黨議員「叛變」數目之多是2003年伊拉克戰爭前反對英國出兵以來新高,怎說也不是一次「光榮落敗」的投票。

今次投票結果代表整個籌備了超過兩年、且只剩下七十多日便正式實行的脫歐程序在一個十字路口戛然而止、前方等候的將是無人知道的結局;隨着3月29日這條「死線」日漸逼近,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各方不但有比國會通過草案後更多的工作需要做,更多人懷着的估計只有擔心︰即使按程序英國政府將再提出新的方案供國會審議(文翠珊已表明會在下周一提出新方案),但在英國國會、政府和在野黨,以及蘇格蘭和愛爾蘭以至歐盟各方基本上沒人肯讓步之下,各方不妥協的結果很可能便是「一鑊熟」、迫使英國最終走向「硬脫歐」——這當然不是各方想看到的結果,但這將是英國整體「議而不決、決而不行」以及各種爭權奪利下需要付出的代價。

需要強調的是,草案被否決並不像某些人所說的那樣、代表脫歐程序完全停止(除非英國政府打算完全推倒當年公投的決定),只是接下來的可能性太多,結果會是怎樣實在不好說。英國政府預料會在周一提出新的脫歐方案,但在此之前先要處理另一個問題︰在日前的投票結束後,在野工黨黨魁郝爾彬隨即提出對文翠珊政府的不信任動議,並在當地周四進行表決,試圖將整個保守黨政府推倒(如果成功則又有多種可能性);不過由於反對草案的多名保守黨議員及北愛爾蘭民主統一黨均早早表明會「歸隊」支持文翠珊政府繼續執政,因此會通過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結果也是一如預期——雖然今次文翠珊政府僅勝19票,但以結果端也是化解了即時的危機。

可能性「大路」多 但未必通「羅馬」

《英國廣播公司》則列出了往後發展的其他可能性,除不信任動議外,也可能有一方(較有可能的是工黨)提案舉行第二次脫歐公投,但整個過程耗時甚巨、單是要為參加公投「劃線」已不可能令公投在現時「死線」前舉行,更別說文翠珊政府堅拒再舉行脫歐公投、以及第二次公投將帶來種種爭議,包括是否尊重西方的民主精神,筆者在約一個月前的文章已談過,在此不贅。而文翠珊也有可能透過提前舉行大選、透過民意為她的脫歐協議爭取支持,但先不說需要三分之二的議員支持才可提前舉行大選,在郝爾彬對其相位虎視眈眈、以及這等同於「另類公投」的情況下,估計她不會選擇走這一步。

目前最有可能出現的下一步除「硬脫歐」外,便是文翠珊政府向歐盟尋求延遲脫歐「死線」,以爭取更多時間作游說、以至與歐盟嘗試再進行談判,這似乎也是最理性的做法。問題是,今年5月正值歐洲議會準備換屆,即使英國提出希望要延遲脫歐限期,除需要所有歐盟國家同意才能落實外,英國在未脫歐之下是否參與今次歐洲議會換屆(尤其是外界相信限期可能會延至7月甚至明年),也肯定令這問題變得更複雜。

雖然有報道指歐盟官員已有「心理準備」會延期,只要英國提出申請便會馬上籌訂新「死線」,然而說實話,即使歐盟同意延期也不能解決根本問題、即找出一個各方同意的方案,作為英國脫歐的未來方向;如果在「死線」前仍未能就草案的矛盾達成共識和讓步,即使歐盟批准延長脫歐期限,到最後也只能走向「硬脫歐」這個最壞的結局。

死問題不解決 焉談出路

究其原因,筆者過去都不厭其煩地指出是愛爾蘭的邊境問題。文翠珊和歐盟大概以為在「硬脫歐」的威脅日漸逼近、加上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和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早前的聯署信承諾避免實行愛爾蘭邊境「補底方案」之下,國會議員們會選擇「含淚投票」通過草案、將有關問題留到之後的過渡期才解決,結果國會卻選擇走否決的道路。除了作為當事地的愛爾蘭之外,保守黨內支持脫歐的派系也不滿文翠珊的草案容許英國在與歐盟達成新協議前繼續遵守歐盟的一些規定,使局面與「留歐」幾乎一樣;另一方面一直想要「留歐」的蘇格蘭亦質疑為何與愛爾蘭「差別對待」,蘇格蘭首席部長施雅晴更在今次投票後直接加一腳、呼籲進行第二次脫歐公投,認為這才是唯一可行的路。

筆者過去都已說了很多次,愛爾蘭邊境問題基本上是脫歐草案近乎唯一、也是最難解決的問題,而當容克和圖斯克均透過聯署信澄清愛爾蘭問題,就幾乎是「曲線」地「企硬」歐盟不會再談判的立場,法國總統馬克龍、奧地利總理庫爾茨等人亦在英國投票後表示沒可能再作談判,那麼文翠珊政府在談判之路已死之下,還可以拿出有顯著改變的新方案嗎?實在不見得。如是者文翠珊大概只能再交出同樣的方案到國會審議,但如國會投票繼續否決草案,整個脫歐程序便會陷入死局。

否決屬表面 做好準備應對最壞局面

圖斯克在英國國會投票結束後透過Twitter質疑,在一項協議不可行、又沒人想「無協議」,那最後誰有勇氣提出「唯一正面的解決辦法」,被視為暗示英國應該要「留歐」;的確,如果要解決目前這個「爛攤子」,終止脫歐程序當然是一個選項,然而這和再舉行脫歐公投有分別嗎?即使方法不同,但同樣地褻瀆了兩年多前的脫歐公投結果、令支持脫歐的民意不獲尊重。

事已至此,英國政府需要做的,大概是先爭取延後脫歐的「死線」,再盡快解決問題——如能作適當修改、爭取到保守黨人支持草案並通過之固然最好,但政府同時要「打定輸數」、為「硬脫歐」做好準備。英國朝野也應趁這一小段的緩衝時間想清楚︰到底要暫時妥協再尋求改善、還是想要「一鑊熟」?需知世界上很難有同時滿足所有人的政策、多少會「順得哥情失嫂意」,如果不肯作妥協而導致「攬炒」,那就要整個英國一同承擔後果;何者優劣倒是沒標準答案,但一定要做好承擔責任的準備。

撰文︰白籟仁(kurokagehk@hotmail.com)

圖片︰美聯社

更多都市日報的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