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暑休?暑修!「紅軍牌壓力鍋」即將炸開?

車訊網 車訊網 2016/9/6
© 由 車訊網 提供

德國站後到比利時站前,F1有為期四週的「暑休」(但你看到本期時已經「開學」),但面對Ferrari戰績的低迷,Raikkonen表示他們這個暑休應該是沒得休......很「可惜」Mercedes兩名車手沒能延續之前六站每隔一站撞一次的「慣例」,但Lewis Hamilton在我們連續兩期的四站比賽中全部獲勝(至此,Nico Rosberg開季的四連勝應該已經被徹底忘記),不但在匈牙利站實現黃金交叉,更在隊友地盤的德國站後進一步將差距拉開到19分!但在這兩人酣戰的同時,今年最接近Mercedes(儘管還是很遠)的對手已經從Ferrari換成了Red Bull,這會成為今年下半季的主軸嗎?

還記得去年Sebastien Vettel剛開始替Ferrari出賽時的光景嗎?第二場比賽就獲勝、全年總計達到超標的三勝(或許也是領隊Maurizio Arrivabene設定的兩勝目標太低?),當時全世界都相信紅軍揮別Fernando Alonso之後迎來的Vettel將帶領他們再登巔峰、甚至可能複製他同胞前輩Michael Schumacher的霸業王朝,使得大家對他們今年的進展有了更高的期望值(遠遠高於McLaren-Honda拿二十幾年前的歷史來說嘴的期望值)。

© 由 車訊網 提供
去年開季第二站就獲勝,曾經讓大家對Vettel帶領Ferrari復興的大業滿懷希望。

表現令人失望

今年開季預覽時,我也用過「反攻的時刻?」當標題來討論Ferrari更上層樓的可能性,但我當時也提過──我真的很英明,標頭後有加個問號──他們去年比前年的成績固然大有進步,但進步的分數還不到與Mercedes相差的分數,因此若要在今年爭冠,除非該隊突然有天兵天將附體、且銀箭軍團出了大包,否則Vettel去年的表現其實就已經差不多到頂了,這當然不是馬後炮,因為我在半年前已經說了。但Ferrari新車有一些改頭換面的設計,因此並非完全不值得期待(若能在亞軍的基礎上再多拿點積分,便已是完全及格),結果不只是第二場、現在12場都過去了,Ferrari仍然一勝未得,甚至最近三場完全沒上頒獎台。Mercedes前幾次的互撞可以算是出大包(以該隊風格而言),但因此撿到皮夾的並非Ferrari、而是本季開低走高的Red Bull,人家現在把準亞軍位置也拿走了、而且也未顯示下半季會疲軟的跡象,那紅軍該怎麼辦?

© 由 車訊網 提供
Ferrari領隊Arrivabene原本的專長是市場行銷,使得他對經理人才的重視超過技術人才。

轉投紅軍第二場比賽就獲勝,這或許會讓你對這組搭檔的期望值攀昇,但我要提醒:當年Alonso轉投Ferrari第一場就獲勝了,結果五年過去,他拿了幾個冠軍?一個都沒有、還在怨懟下分手。期望值就是壓力,紅軍這個牌子出產的壓力鍋,就是在一開始的期望值太高,因此給了自己太大的壓力,去年的成績雖然算是某種程度的宣洩,但其實也給今年累積了更大的壓力。跑了12場都沒勝績,這樣下去只有一種結果:炸鍋!

© 由 車訊網 提供
Raikkonen今年的表現並不輸Vettel,若純以積分定調誰是主力車手,後者可不見得安泰。

持續累積壓力

紅軍牌壓力鍋的產品特色正是炸鍋,但這鍋是怎麼個炸法?在Alonso時代已經看得很透徹,就是車手求好心切→賽車戰力始終不夠→車手開始批評車隊→車隊反而怪罪車手→雙方翻臉導致決裂,Alonso五年的青春就是這樣虛耗的,搞到年紀已成「大老級」的他還要換一支百廢待舉的車隊去蹲點,但那時起碼也是三年後才讓人看出這種趨勢,Vettel現在才一年半,他卻已經說出「Ferrari在退步」這種言辭,即便他沒說錯,但這種話在這支車隊是禁語。

因此,Vettel-Ferrari這個組合恐怕不但已經是炸鍋可期,而且這個鍋恐怕會比上一次炸得更快?不要說Vettel,任何人都看得出來Ferrari比去年更差了,與其討論紅軍該「怎麼辦」,眼下更該先搞清楚的是紅軍「怎麼了」!更糟的是Alonso五年的成績起碼都優於隊友,而今年目前超過一半的場次Kimi Raikkonen的賽後積分都還高於Vettel(包括撰文當時的現在),若純以積分論輸贏,Ferrari該考慮去留的似乎不應該是Raikkonen吧?

假如Ferrari這次要炸鍋,這就是個很好的炸點:大張旗鼓的、四屆冠軍的、正值盛年的頭號車手Vettel,成績竟不如現役最年長、職業生涯已薄西山的一屆冠軍Raikkonen,對紅軍而言,沒有比這更好的代罪羔羊了,甚至新聞標題我都已經想好:「『令人』失望(而不是『自己』失望)的前四屆(世界)冠軍」!在這樣的環境下,只怕Vettel和Ferrari的蜜月期會更早結束(搞不好已經結束了),然後再次複製每下愈況的混亂期。

© 由 車訊網 提供
Allison是現今F1少有的技術人才、也是去年紅軍復興的推手,但喪妻之痛令他倦勤。

技術人事動盪

季初,你可以說Ferrari的運氣不好,確實:Vettel和Raikkonen輪流故障、輪流被撞,兩人至今只有一次同上頒獎台(就是因Mercedes車手互撞而給Red Bull的Max Verstappen撿到勝利的那次),積分難有大幅進展,而且這兩人本來就私交甚篤,隊內少了Red Bull和Mercedes那種相互競爭求進步的推力。但到了季中,你發現不只是如此,甚至最近兩站的起跑第二排都雙雙給Red Bull佔去,這必定是Ferrari的車輛性能有什麼不對了吧?

在技術方面,Ferrari內部陷入人事風暴,早在開季四場均未獲勝時,義大利媒體已經傳出該隊將以隨Raikkonen回鍋而從Lotus(現Renault)一起來奔的技術總監James Allison取代Arrivabene接任領隊,但Vettel抨擊這則報導,Arrivabene則聲稱這是來自Mercedes陣營的分化計謀,不過這個計謀仍然奏效:Allison於7月離職(傳聞誰要取代我?我就先砍誰),後續還將造成他從Lotus帶來的技術團隊陸續離開核心,例如首席空力工程師Dirk De Beer。

© 由 車訊網 提供
賽季過半,Red Bull的風采已經完全蓋過Ferrari,若連亞軍都爭不到,還爭什麼冠軍?

事實上,當Allison的妻子在今年開季前的2月因癌症而猝逝後,他就無心於工作,但他的離職,意味著Ferrari新一批技術班子的瓦解,而且Arrivabene宣佈他們的技術團隊從此不再是一人主導制、而改為多人共決制,可以看出這已經是Ferrari打算要分攤責任、甚至是互相推卸責任的開始了。歷史上,Ferrari管理團隊只要改成多人共治,都是因為內部陷入混亂、並開啟未來更大的混亂,例如1990年代「車壇教授」Alain Prost遭到開除,並解僱領隊Cesare Fiorio、改成三人共管的亂局。

義大利輿論現在是媒體開始唱衰Ferrari領導階層,若按照歷史模式,接下來該是車隊批判主力車手了,雖然不知何時會開始,但恐怕不會比Alonso的時候慢;但無論如何,Ferrari今年應該已經沒戲唱了,Vettel暗示該隊已將問題解決方案(真的有解決方案了嗎?)用在明年規則修改後的新車設計,那我們就從明年再開始看這支車隊的走勢吧!(但並不是說我今年就不會再提到他們了)王以平

© 由 車訊網 提供
要說Ferrari今年對F1的貢獻,恐怕首推多次測試座艙保護設備Halo而已......

FIA再砸自己腳(知過能改?)

今年季初,我們就介紹過「F1史上最短命規則」、也就是所謂「大逃殺」式的即時淘汰制排位賽,當時已讓FIA委員會的威信再度受到質疑;而自今年起嚴格執行的無線電禁令也走上同樣命運。上期討論過無線電禁令的斟酌眉角:英國站Nico Rosberg面臨變速箱可能故障,Mercedes透過無線電指導他該如何因應,儘管受罰,但確保了他的完賽得分,競賽者永遠都在思考如何利用或鑽營規則的漏洞,而執法者只能事後補救,這就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匈牙利站前,FIA修正了無線電通訊規則:如果無線電通報車況有問題,該名車手必須連帶進休停站一次、否則直接除名,理由是既然你說了車況有問題,那進站檢修是應該的吧?這個規定就令車隊無法利用規則獲取僥倖,畢竟多進站一次──即便什麼事都沒做──的時間損失是難以接受的。但這新規則有兩項免責狀況:一是只有車況問題無法由車載感應器得知、且唯一目的僅是為了解決車況故障,才可進行無線電指導,如果指導後的性能比故障前更好,則同樣視為違規。二是以往規定出了車庫就不能進行無線電指導,現在將禁止範圍縮小到只在跑道上,亦即可以在正常休停(離開主跑道)時進行指導。

© 由 車訊網 提供
叫車隊在暑假不能休息,結果跑去和自己1歲孩子的媽Minttu完婚......還是要恭喜冰人再婚啦!

不過,以上兩段僅過一週就都成了廢話:德國站前,FIA宣佈嚴格執行了半個賽季的無線電禁令全面取消,只剩下暖胎圈到起跑前不允許任何通訊、以免車隊提醒車手起跑設定,其餘時間任何通訊內容完全不再受限。這些修改不必通過FIA委員會批准,因為這原本就只是FIA比賽總監Charlie Whiting的技術指令、並未正式寫入規則書。面對頻繁修改的比賽規則,Fernando Alonso呼籲FIA重視規則的連續性和一致性,朝令夕改的規則不利於這項運動的發展,他說:「絕大多數時候,我們修改的規則只是回到兩週前、兩個月前、甚至兩年前的舊規則而已......這對我們來說當然不是問題,因為適應規則是我們的專業工作,但穩定的規則才有利於車迷的跟隨。」另外,匈牙利站排位賽最後一圈出現黃旗,大家都認為此時無法再跑成績了,但Rosberg卻在此時跑出竿位圈速,這結果普受爭議,因此FIA策略小組也決定:排位賽期間如果出現雙黃旗狀況,就直接轉成紅旗(全場暫停),該圈成績一律不算。

更多來自一手車訊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