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F1愈來愈好開 大數據佔領F1

車訊網 車訊網 2015/10/10

F1愈來愈好開 大數據佔領F1 © 由 車訊網 提供 F1愈來愈好開 大數據佔領F1

世界已經進入數位科技時代,身處賽車金字塔最頂端的F1當然不會例外,但科技不僅方便了我們的生活,也方便了F1車手的操作......看到刊頭大圖的方向盤,你恐怕不相信F1會好開:首先要搞懂上面這些「東西」的作用、記住它們的位置(最好能內化成本能直覺,以免駕駛時因忘記而亂按亂調),然後還要瞭解根據車況的不同該如何對它們做相應的調整、還有什麼時候該按什麼鈕(同時還正在跟其他車手競爭),這或許就已經是很大的門檻,但正就是這些東西,讓F1愈來愈好開。

© 由 車訊網 提供
現代F1大量倚賴數據,因此,與工程師一起檢討電腦數據成為賽車手的重要功課。

車手應該自己摸索

你會懷疑我究竟是怎麼定義「好開」的?試想:只要熟記這些控制系統的用途,需要調整車況或不同設定(甚至車況出現異常)時,只要轉轉按按那些鈕,電腦就會自動做出調整,不需要用身體的感覺或豐富的經驗主動改變當下的開法,相較於要自己想辦法因應輪胎磨太多、供油混合比不夠、兩個檔位不見了、一個汽缸停止了......何者會比較容易處理?現在的F1只要你死背強記,記好每種狀況相應調整的鈕是哪個、要調多少,開起來就能有模有樣。

© 由 車訊網 提供
Montoya認為:只有把感應器都拔掉、讓車手重新靠自己感知賽車,F1才會好看。

前F1車手、現任美國印地賽(IndyCar)車手Juan-Pablo Montoya認為,如果F1拋棄現在的大量電子設備、例如各式感應器,比賽將會更好看:「如今的F1車手太懶了,對賽車毫無感知能力,有異常就要知道該放慢,只有把這些外掛的感應器都拔掉,車手才能重新開始感知賽車,車隊和車手都深陷於過剩的數據,只有讓車手重新感知賽車,真正有才華的車手才能鶴立雞群。」

© 由 車訊網 提供
Button的駕駛風格以纖細出名(所以成為「省胎王」),但再纖細也細不過電腦數據。

Jenson Button也同意Montoya的看法:「在我們開始比賽的年代,車手必須學習自己找尋賽車的手感,從來不該是車隊告訴你哪個彎要快、哪個胎太熱,車手全要靠自己去感知,如今車手能掌握的數據太多了,因此可以隨便啟用新手,但能感知賽車才是車手自我提昇的重點。」當新手都能靠著數據來瞭解車況時,老手的經驗和手腕就不易顯出優勢,這也說明為何如今連菜鳥車手都能輕易把車子開上手。

© 由 車訊網 提供
感知型與數據型的差異,使得Hamilton(前)與Rosberg(後)的應變能力大相逕庭。

感知型vs數據型

感知型車手不需要死背大量數據,因為他的才華可以自己靠直覺抓到方法、以本能去應對,因此,遇到突發狀況的調整彈性會大很多;數據型車手一切以電腦跑出來的報表為依歸(甚至包括進哪個彎要用幾檔、幾轉、油門和煞車的深度),只要一有和數據上不合的地方(尤其因為與對手纏鬥而打亂自己步調、或者賽道上突發的側風、乃至於溫度濕度的改變),就會陷入手忙腳亂、甚至恐慌,只因為「這和課本上講的不一樣」。

© 由 車訊網 提供
如果Lauda在30年前就覺得連猴子都能開好F1,那他又會如何看待現今的F1?

以Mercedes兩名車手為例,當Nico Rosberg認為自己跑得不夠好時,甚至會去參考隊友的數據,但Lewis Hamilton哪有什麼固定數據?他的數據都是靠自己的感知跑出來的!這種數據就只適合跑出來的車手個人而已(甚至他自己還會調整),在任何其他人身上都無法完美套用,因此你會發現後者比賽時的應變能力比前者好得多,而這樣的車手也較容易讓人看出其個人獨有的駕駛風格,數據型車手就不行,因為他把自己當成(只有固定反應模式的)電腦。

© 由 車訊網 提供
1997年世界冠軍Villeneuve(舉牌者)在入行前就靠F1電玩熟悉賽道,甫出道即展現強大戰力。

30年前,Niki Lauda(現任Mercedes車隊非執行董事)曾說:「把猴子放在F1座艙裡,牠也能把車開好。」30年後,Sebastien Vettel說:「我必須像電腦一樣,才能發動我的賽車。」這已經是世代的差異:以前的車手要搞懂如何以自己的頭腦和身體去因應車況,現在的車手只要搞懂方向盤上那些按鈕就好,說實話,這並不比操作電玩困難多少,的確如此,數位科技的進步還提高了模擬器的逼真度,車手只要能在模擬器上把車開好,就能在賽道上把車開好。

© 由 車訊網 提供
現代F1還能完全由車手自己決定的恐怕只有方向盤該轉多少,這不就是全輔助模式的賽車電玩嗎?

減少工程師的教導

更有甚者,當車手任何應變措施都要由車隊工程師透過無線電進行教導時,這已經不算是車手自己在開車了(你能想像車手問車隊「方向盤左上數來第四個按鈕是幹嘛的」嗎?)。去年FIA著手限制工程師對車手的無線電通訊內容,只能告知當下狀況、不能教導如何因應,一開始是限定哪些不能講,現在更進展到限制只有哪些能講、並逐條寫入規則書內,就是要讓賽車的主導權交回給車手、遇到問題要自己解決,不然難道賽車不包括比車手的手腕嗎?

© 由 車訊網 提供
感知型車手也有不好的極端:Maldonado就因過於直覺而肇事連連,但GP2出身者都是這樣開的。

今年暑休前後,FIA修改了起跑規則:賽車起跑跟汽車起步一樣,要能掌握扭力最佳化的離合器嚙合點(雖然如今F1是半自動排檔,但車手還是要自己操作離合器,只不過也改以方向盤上的電子撥片控制),以往都是由車隊工程師邊看著遙測數據、邊以無線電建議車手最佳嚙合點(配合引擎轉速),但這現在也列入禁止,車手要回歸靠自己摸索最佳嚙合點,畢竟這也應該算在車手本人的技術範圍內啊!

近年來,連市售超級跑車的上手門檻都愈來愈低(當然非指購買門檻、而是駕駛門檻),使得車主可以靠各種模式按鈕、以電子設定去應付以往須靠駕駛技術才能克服的狀況,但如果連應該靠駕駛技術為生的職業賽車手也是這樣(甚至當換了不同的輪胎後,只要撥動方向盤上的模式旋鈕,車身所有設定便能自動調整),你還會覺得他們有比你了不起多少嗎?

更多來自一手車訊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