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四歲失貞、八歲出道?他在戀童邪教中長大…揭「小丑」瓦昆菲尼克斯不為人知的黑暗過去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6 天前 李頤欣
© 由 Storm Media Group 提供

1991年時,美國媒體曾為一個名不經傳小演員的花邊新聞喧騰一時。當時17歲的瓦昆·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對媒體宣稱他「早在四歲失貞」。這番言論與屆時美國境內炒的沸沸揚揚的邪教天父的兒女(The Children of God)相關傳言不謀而合,一時引爆了輿論熱點。「菲尼克斯曾遭性侵」、「天父的兒女染指幼童」等斗大標題一度充斥新聞刊頭。

在將近三十年後,瓦昆·菲尼克斯以《小丑》一片聲名大噪、成了家喻戶曉的影帝人選,而當記者問起那段「童年往事」,瓦昆卻輕哼一聲:「你真的信嗎?」他問道。「那完全就是在搞笑。那只是鬧記者的。真的就是一個笑話,因為我被記者的蠢問題整得太累了。」

這段令人傻眼的對談,不只標示出菲尼克斯性格的特異之處,卻也揭起他童年經歷的一角:關於美國著名邪教天父的兒女,也關於他漂泊不定的童年。

許多觀眾都是在看過《雲端情人》才認識瓦昆·菲尼克斯(圖/IMDb) © 由 Storm Media Group 提供 許多觀眾都是在看過《雲端情人》才認識瓦昆·菲尼克斯(圖/IMDb)
許多觀眾都是在看過《雲端情人》才認識瓦昆·菲尼克斯(圖/IMDb)

戀童邪教中長大

瓦昆·菲尼克斯的童年有多「特別」呢?他在家中排行老三,爸媽都是美國人,卻在波多黎各出生。據悉,瓦昆的爸媽在生下長子瑞凡(River)後,就投入天父的兒女宣教活動,輾轉在美國南方、委內瑞拉、波多黎各等地宣揚教義,並在這些地方生下了其後三個孩子(瑞恩、瓦昆和利伯蒂)。當時為了傳教,年紀最大的瑞凡和瑞恩常被派到街上賣藝表演。

當時天父的兒女還沒「走歪」,或也是因為與美國(組織主要據點)相隔一段距離,所以沒被影響,瓦昆一家將所有積蓄都投注在宣教活動上、積極宣揚教義。直到母親哈特再度懷胎,1977年某天,他們收到了幾封來自教派領袖大衛·白克(David Berg)的信件,上頭繪聲繪影地描述著一種新崇拜行為:宗教賣淫(flirting fishing)。瓦昆說道,他的雙親直到那刻才意識到,組織主事者白克其實是在誘騙信徒對其進行個人崇拜,不只要求信徒在加入組織時獻身,還對未成年兒童鼓吹性交。他回憶當時場景,當時他的爸媽好像罵了一聲髒話,轉身說道「我們得離開這個地方」。

「他們是理想主義者,他們曾相信自己找到了一個與他們享有同樣信念與價值的群體。」——瓦昆·菲尼克斯

「我的父母不過不失,」瓦昆在訪談中強調,畢竟當時美國狀況混亂,他們或許是為了安全、為了家庭才離開。所幸他們一家當時在委內瑞拉活動,無法直接接觸到教派,因而能宗教活動保持距離。

改名鳳凰劫後重生

但無論如何,菲尼克斯一家到底不能再以宣教為志業了。1979年,他們身無分文抵達佛羅里達,一家七口擠在一台休旅車裡。他們為自己取了一個新的姓氏:鳳凰(Phoenix,音譯菲尼克斯,原姓Buttom)。

回到美國後,他們各司其職貼補家用,爸爸找工作,孩子們繼續在街頭唱跳賣藝,最大的兩個孩子瑞凡和雷恩還共組了一個兄妹團體參加選秀節目,以此得到當地媒體的關注。但在爸爸背傷復發被強迫退休後,媽媽哈特扛下家裡經濟責任。他們舉家搬到洛杉磯,哈特在NBC找到了一個行政工作。為了補貼家用,哈特在NBC認識的一位童星經紀人愛麗絲·柏頓(Iris Burton)為菲尼克斯家的孩子們找了幾個廣告合作,讓他們在電視節目上露臉。他們也開始表演一些自創歌謠,如瑞凡創作的《Gonna Make It》。此外,他們也為表演去學舞,五個孩子穿著黃色T恤短褲唱唱跳跳,瓦昆當時一度因此迷上了街舞。

21歲奪影帝,最親哥哥意外離世

菲尼克斯一家的確與演藝圈有著不小淵源,但在五個兄弟姊妹之中,最早踏入演藝界且表現最為亮眼的,其實並不是瓦昆,而是家裡的長子瑞凡。1986年,瑞凡以電影《站在我身邊》(Stand by Me)闖下知名度,當時瓦昆才剛開始在一些兒童影片亮相。

1991年瑞凡·菲尼克斯以《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奪下威尼斯影帝(圖/IMDb) © 由 Storm Media Group 提供 1991年瑞凡·菲尼克斯以《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奪下威尼斯影帝(圖/IMDb)
1991年,瑞凡·菲尼克斯以《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奪下威尼斯影帝(圖/IMDb)

瑞凡·菲尼克斯有多成功呢?繼《站在我身邊》之後,他在短短七年間接演了十三部電影,其中幾部更讓他入圍奧斯卡獎、金球獎,並奪下威尼斯影帝頭銜。據悉,當時瑞凡的聲望幾乎高過李奧納多·狄卡皮歐,被譽為當代最具才華的影壇新秀。卻沒想到,才奪下影帝頭銜不到兩年,他便因吸毒過量意外猝死。

瑞凡的死對菲尼克斯一家的打擊可想而知,試想,一個家庭在短短十多年間兩次遭逢巨變會是怎樣的光景?瑞凡過世後,菲尼克斯一家退守到瑞凡生前在哥斯大黎加買的別墅裡,好從媒體追捕中暫時緩下一口氣。「我們只想離開這一切,」媽媽哈特說道。「那真的太可怕了。那些報紙,我們沒看任何一頁報導。我們只想離開。」

哥哥過世後,瓦昆·菲尼克斯與妮可·基嫚合演《愛的機密》(圖/IMDb) © 由 Storm Media Group 提供 哥哥過世後,瓦昆·菲尼克斯與妮可·基嫚合演《愛的機密》(圖/IMDb)

哥哥過世後,瓦昆·菲尼克斯與妮可·基嫚合演《愛的機密》(圖/IMDb)

雖然瓦昆不願承認其中關連,但瑞凡·菲尼克斯的死的確對他和往後作品影響極深——《Vanity Fair》

他們在哥斯大黎加待了好幾個月,直到瓦昆和他的母親決定飛去紐約參加導眼葛斯范桑(Gus Van Sant)電影《愛的機密》(To Die For)選角。抵達紐約時,瓦昆已經三四年沒演戲了,范桑回憶當時場景「我一看到他,眼淚就掉了下來。」 他說,「我不知道自己會哭,但那個場面真的太令人難過了。」

還記得瓦昆多年之前對記者開的「玩笑」嗎?或許是在瑞凡過世時,飽受媒體追殺所苦,瓦昆·菲尼克斯對媒體一直有著強烈的敵意,不僅直言自己「不愛受訪」,連受訪時也會挑釁問道:所以現在要用佛洛伊德解析我了嗎?正因如此,他遲遲不願公開談論瑞凡的死對自己的直接影響。但他從小到大、累積在他身周的種種「黑暗因子」,終究也反映在瓦昆的舉止上。

演戲就像呼麻,那感覺棒呆了

1984年,瓦昆第一次意識到「演戲的力量」。當時他為了戲中精神狀況不穩的父親,在警局對受害者家屬大打出手,當旁人試圖將他拉開時,他又是尖叫又是雙腳亂踢。「他們喊卡之後,我記得現場其他人、其他演員,我感覺他們都鬆了一口氣,」他回憶道。「曾有過那麼一刻,我自己也感覺到了,我的身體好像在震。我從沒忘掉那個感受。這就像你第一次喝酒、第一次呼麻的感覺。你會有種,媽的,整個身體感知擴張到前所未有的程度。那感覺棒呆了。」

瓦昆·菲尼克斯參演《溫馨家族》時,曾因過度投入劇情在片場崩潰(圖/IMDb) © 由 Storm Media Group 提供 瓦昆·菲尼克斯參演《溫馨家族》時,曾因過度投入劇情在片場崩潰(圖/IMDb)

瓦昆·菲尼克斯參演《溫馨家族》時,曾因過度投入劇情在片場崩潰(圖/IMDb)

的確,瓦昆一直都不是演藝圈的「乖乖牌」,早在他還沒出名前,他就公然在Prada型錄試裝時,公然拒絕穿上造型師搭配的真皮皮鞋(他是非常激進的動保倡議人士)。而他也不像其他明星藝人一般穿金戴銀,不只多次被目擊穿著空手道服在路上閒盪,甚至還以「愛穿帆布鞋走紅毯」著稱。

而針對《小丑》上映以來種種風波,包括槍枝暴力引發安全疑慮,以及影迷所關注的「會不會與希斯萊傑走上同樣的路」,瓦昆也坦言自己並不擔心。出席映後活動時,他早將為戲減掉的23公斤全數吃了回來,或許是在演了三十年電影之後,他早已學會將內心幽暗宣洩在鏡頭之前,並在收鏡之後、擔起瑞凡曾背負的責任,作為「第二個菲尼克斯」好好活下去。

責任編輯/潘渝霈

相關報導

.曾奪12人性命血洗影廳,電影「小丑」遭維安控場…導演嗆:為何基努李維不用被質疑?

.禁閉狹窄客房43天、要求肉搏不用替身,男星不惜為此送掉性命…經典小丑究竟有多迷人?

.他夢想為世界製造快樂,為何卻成為瘋狂罪犯?《小丑》預告海報接連釋出,網友看到飆淚

.沒有甜蜜家庭、美好未來,他們用硫酸找回青春…獻給當今父母,俄國男星拍下青少年放浪哀愁

.超級英雄最聲名遠播的反派:《小丑》為何惹來大規模槍擊威脅,這到底是一部什麼樣的電影?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