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表現電影最好的部分 廖慶松獲金馬特別貢獻

中央通訊社 標誌中央通訊社 2018/11/17 汪宜儒
表現電影最好的部分 廖慶松獲金馬特別貢獻 © 中央社 表現電影最好的部分 廖慶松獲金馬特別貢獻

(中央社記者汪宜儒台北17日電)第55屆金馬獎今晚在台北國父紀念館舉行頒獎典禮,特別貢獻獎由人稱「廖桑」、從業電影45年的廖慶松獲得。

在廖慶松口中,老搭檔侯孝賢是「永遠的人生導師」。這一晚,從侯孝賢手中接過獎座的廖慶松,在開始致詞前卻老大不客氣地要站在一旁的侯孝賢幫他拿獎座。而從頭到尾乖乖舉著獎座的侯孝賢,也不忘淘氣拿著獎座逗弄正認真向所有合作夥伴與單位致謝詞的老友,顯見兩人的好交情。

廖慶松說,剪接師是電影最後的守門人,更像是面鏡子,照應了剪接師的態度,「有多了解影片,就有多恰如其分的電影」。他說自己有個願望,就像李安所說過的,「希望我們所有人都像家人,一起合作努力,造就華語電影最好時代」。

廖慶松是1973年中影第一期電影技術人員訓練班畢業的資深剪接師,隔年進入中影公司製片廠任職剪輯,與多位傑出影人如楊德昌、侯孝賢、萬仁等合作無間,打造出「兒子的大玩偶」、「恐怖份子」、「戀戀風塵」、「悲情城市」等經典作,有「台灣新電影保母」美譽。

廖慶松經手無數影片,入圍金馬最佳剪輯的紀錄已十數次。關於獎項的得失心,他先前在接受中央社記者專訪時笑說,自己早在前幾次槓龜時就選擇全然放下,他指著工作螢幕、拍著椅子扶手說:「幹電影的,就是做,我最喜歡坐在這裡,一直看、一直調,直到片子與導演想傳遞的情感最接近的那一刻。」

廖慶松說,自己從來只想做自己專精的事,他引用日本導演小津安二郎的譬喻「我只是個賣豆腐的」,「我專精的,就是跟影片溝通」。

他說,每一次剪接,自己都會不見,「剩下的只有導演的狀態、我所感受到的導演想表達的狀態」。他形容自己不是電影裡的整形外科,比較是腸胃專科或腦科,「等我整好了,這個人還是同一個人」。

確實,很多導演看完廖桑的剪接成果後,都會對他說:「對,廖桑,這就是我要講的。」他說,自己聽了太多、其實都會有點不好意思,但也覺得有成就感,「因為那表示我真的理解了導演的創作理念,懂了影像最原始的狀態」。

他說,自己的藝術哲學是心經裡的「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那就是空無。他坦然通透笑說:「我不在意(剪接的)流派、風格,我只有同理,同理導演與影片,想表達出電影最好的部分,可能是這樣,我才拿不到剪接獎。」(編輯:唐聲揚)1071117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