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吳映潔年輕出道大起大落 曾之喬太早成名的代價Charming

Wow!NEWS 標誌 Wow!NEWS 2017/2/3
© 由 Wow! News Network 提供 © 由 Wow! News Network 提供

五個女孩,宛如五種繽紛色彩,散發各自獨特的美麗,她們才華洋溢,青春奔放,近年來在戲劇、唱歌與主持的優異表現受到肯定與矚目,屬於她們閃亮發光的時刻,就是現在!

© 由 Wow! News Network 提供

鬼鬼16歲時,參加電視節目《我愛黑澀會》而被發掘,組成「黑Gril」進軍演藝圈。當時年紀小,根本不懂自己其實很紅,只記得第一次上大型舞台表演,台下的尖叫聲好大。現在,常有歌迷告訴鬼鬼:「我喜歡妳十年了!」鬼鬼才驚覺:「原來我們就是大家的青春啊!」但是這十年的演藝之路,並非一帆風順,鬼鬼在18到20歲時,也曾經歷合約風波,當時她很想去拍戲,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子?最低潮的時候,曾經一整年幾乎沒有工作。問她當時怎麼辦?她眼神堅定地說:「就硬等。」後來,她終於等到機會,開始拍戲。回想第一次體驗到演戲才能被肯定的感覺,是演《戀夏38℃》一人分飾二角,飾演個性反差極大的雙胞胎姊妹,有一場哭戲讓導演黃朝亮都感動哭了,跟鬼鬼說:「妳不錯,有感動到我!」後來鬼鬼在兩岸拍了許多戲,穩紮穩打戲劇事業。

然而,想發唱片的鬼鬼,一直沒有放棄夢想。直到去年,一個看著她從小長大的演藝圈前輩,知道她很想發片,協助牽線韓國經紀公司CJ E&M,從韓國出道,以「Gemma」為藝名,意思是「Ghost+Emma」,一圓發片夢。從零開始不容易,當鬼鬼首次站上韓國的音樂舞台,即使台下觀眾的眼神是如此陌生,鬼鬼依然毫不退縮,努力唱完整場表演,這是她人生最大的挑戰。「我在韓國演藝圈最大的收穫就是學會『主動打招呼』韓國演藝圈前後輩嚴謹分明,看到前輩一定要鞠躬問好。我是新人,看到每個人都要鞠躬。」鬼鬼說著。現在不管到哪裡,她都主動跟工作人員問好,每一次的小舉動都會溫暖人心,一點一滴累積好印象。談到被大家誤解的事,鬼鬼說:「有些網友會說我是被『潛規則』才能在韓國出道。在此澄清,「沒有」!我不出賣靈魂跟身體去做有利益的事情。」甜美的外表下,有著一顆獅子座堅毅的心,她告訴追星夢的人:「實踐夢想的過程一定要開心的走!」

曾之喬14歲被李亞明挖掘出道與劉品言組成Sweety,發行首張專輯,16歲以第一女主角之姿接拍首部偶像劇。曾之喬的演藝之路,堪稱相當順遂。當年她主動報名參加歌唱比賽,立刻在眾人裡脫穎而出。「但當時如果你問我為何想當歌手,並沒有絕對的原因,我就是很世俗的想要被看見。」早熟的曾之喬,對成功抱著莫名的憧憬,也沒想太多。等到進來之後,才知道成名的代價,充滿不可承受之輕。

剛出道就當上女主角,看似幸運,但其實壓力非常大。曾之喬說,「明明沒談過戀愛,還要在鏡頭前演出愛情對手戲。而且沒出道之前我是個運動員,個性其實很MAN,自尊心很強,總覺得要把心放柔軟很尷尬,因此哭戲常常哭不出來,逼得導演只好不停地罵我羞辱我,只為了把我逼哭,於是我也只能逼自己撐過去。」好強的她,咬緊牙根不服輸地努力拼,還真的拼出一部又一部戲約。但心裏受的創傷,卻一道道斑駁留下來。「在演藝圈,遭遇找不到自己、身心靈崩潰的過程,都是必然的。這對大人來說都不容易,更何況是小孩。所以現在看到14歲的小孩,我都覺得你去旁邊玩沙啦,不要進來這個圈子。」

瑞瑪席丹母親是台灣人,父親是黎巴嫩人的她,聊到天生的樂觀基因,「我想主要是遺傳我爸爸那邊,因為他經常樂觀到over,比如我小時候家裡生意不好,曾經碰過隔天都不知道學費在哪裡的狀況,但他就會說沒關係。還有我在黎巴嫩的親戚們,他們整個國家的環境明明很困苦,跟他們在一起卻很快樂,快樂到讓你覺得,生活在台灣的我在難過什麼東西啊!」

© 由 Wow! News Network 提供 © 由 Wow! News Network 提供

明亮如太陽的個性,帶領她度過生命的難關。算一算,車禍發生至今七年了,最初她原本抱持開放的心,不刻意掩飾自己身上醜陋的疤痕,穿著短袖短褲出門,但走在路上,卻難免承受許多人的異樣眼光與背後的指指點點。因此心理上真正調適到走出來,其實是在兩年前。「信仰幫助我很多,還有每次旅遊回來,我就會覺得世界上有更多重要的事情要去care。人生不是只有外表,還有知識、經驗、回憶等內在的東西,因此你要知道自己的價值觀,不要讓不好的東西影響你觀看自己的方式。」現在的瑞瑪,很喜歡自己的樣子,她更直言,現在的自信心,甚至比車禍之前還要強大!

© 由 Wow! News Network 提供

邵雨薇絕對比妳我想的都還複雜難懂。她一下子能在偶像劇《1989一念間》中飾演熱情開朗的少女,也能在偶像劇《樓下的房客》中全裸演出,扮演變態殺人魔。那份遇到任何角色挑戰都無所畏懼的大膽,讓她染上一層迷濛性感的魅力。一開始,邵雨薇只是個在高雄銀飾店打工的店員,被找去上《我猜我猜我猜猜猜》中的超人氣店花單元後,引來遊戲公司糾纏一年,簽下她成為代言人,穿上日本學生制服跳著健康操,扮演萌系教主「夢夢」,拍廣告、MV,還巡迴校園辦演唱會。本以為萌系教主的夢做完了,就回去當學生,將來也許去當空姐,沒想到竟然就這麼成為演員,去年甚至成為台北電影節的影后大熱門。

私底下的邵雨薇,不若在銀幕前那樣甜美。衣櫃裡只有黑白兩色的衣服,還有點社交恐懼症。「很妙的是除了拍戲外,我是個還蠻做自己的人,這樣竟然還能在演藝圈生存。我的個性真的很怕生,要相處一段時間後才能跟人交朋友。在台北生活了六年了,我會約出去的朋友大概五根手指頭而已。所以很容易讓大家覺得我很冷漠,但我是一個極不愛解釋的人,反正我就不是這樣,你要怎麼想就怎麼想。」演了超過十部戲,邵雨薇也逐漸從一個不會開玩笑的人,變成會開玩笑的人。碰到生悶氣不說話的導演,還會硬著頭皮上前逗他:「導演,對不起,你可以說話嗎?告訴我怎麼演嗎……」然後導演就笑出來了。邵雨薇笑笑說,也許是自己對這圈子更自在了吧!

© 由 Wow! News Network 提供

溫貞菱人稱「小桂綸鎂」,這幾年的表現非常亮眼,2014年以電視電影《曉之春》拿下金鐘獎最佳女配角獎;2015年以電影《小孩》入圍台北電影節最佳女主角獎。之後以電視劇《一把青》當中邵墨婷的角色,大大打開知名度。

演了這麼多的戲,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其實溫貞菱目前還是學生。由於年紀小就出道,國高中幾乎都在拍片,讓她嚮往單純的大學生活,目前大二讀外語系的她,非常認真上課,所有工作都排在寒暑假,平常也堅持下課後才排工作。預計明年出國交換學生一年,夢想畢業後到法國念研究所,學習攝影或表演。喜歡讀書、喜歡學習新事物的她,對任何事物都充滿著興趣與新鮮感。問她是個好情人嗎?她笑說自己的事個充滿活力的人,喜歡給對方驚喜,記得有一次萬聖節她刻了一個南瓜放在電梯裡,讓對方打開電梯就看到南瓜!SURPRISE!她還想過在假裝廁所搗在血泊中,想看看戀人會是什麼反應?幸好沒有做,實在太嚇人。她的腦子裡裝滿了各種想法,笑說自己說的話別人常常聽不懂,只有頻率相同的人才懂。她說:「我喜歡重製『reset』這個世界,希望自己可以不斷將重新拋空,重新感覺這個世界的溫度、氣味,妳會發現活著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接下來,她即將有一部新的電視電影《最後的詩句》即將上檔,請大家拭目以待,持續關注溫貞菱的表演喔!

更多Wow!News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