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噤聲的戒嚴時代 那些年不能唱的歌

中央通訊社 標誌中央通訊社 2017/7/15 江佩凌

(中央社記者江佩凌台北15日電)五月天「入陣曲」暗諷社會不公不義,許多人聽了心有所感,但在30年前會被「曲詞狂蕩,危害社教」理由禁唱,對比現今台灣社會的自由開放,難以想像30年前戒嚴時期的噤聲年代。

戒嚴時期禁唱歌曲共有898首,被當局以各種理由查禁,太悲情的不行、太歡樂的也遭殃,甚至還被要求改歌詞。隨著1987年政府宣布解禁後,讓當年動輒得咎的流行歌曲,掙脫那個禁錮、噤聲的戒嚴年代,終於可以傳唱。

知名國產遊戲「返校」劇情以白色恐怖為背景,遊戲中播出「四季紅」、「月夜愁」、「望春風」、「雨夜花」四首禁歌,融入戒嚴時代背景,當年這些描述男女情愛的歌曲被當局認為「太露骨」,且歌詞產生政治聯想而被禁止。

大家耳熟能詳的台灣歌謠像「補破網」、「舊情綿綿」等歌曲,在反攻大陸的戒嚴年代,通通都是禁歌;當時有很多台語歌曲被貼上「不健康」、「煽動軍人士氣」的標籤。

「見到網,眼眶紅……」由李臨秋、王雲峰創作的「補破網」,完成於「二二八事件」第二年,歌詞反映百姓的無助與困頓,當時被有關單位關切,所以歌詞硬是被要求增加一段「比較好的」內容。廣播電台主持人王明山說,和「補破網」類似的還有「賣肉粽」,被認定歌詞影射「政府無能,百姓疾苦」,被迫改歌名為「燒肉粽」。

風靡全台的「舊情綿綿」,「青春夢斷你我已無望,舊情綿綿心內只想你一人,明知你是一去不回……」,因為「舊情」兩個字被聯想為中國大陸,為了凝聚反共意識,歌曲還是難逃被禁命運。

鄧雨賢寫的「媽媽我也真勇健」,歌詞反映農村青年到城市打拚的思鄉之情,透過寶島歌王文夏的歌聲紅遍大街小巷,成為黨外人士最愛哼唱的歌曲。然而在戒嚴時期,國民政府以「不健康」為由,一禁就是33年。

時下許多歌手翻唱的「山頂的黑狗兄」,歌曲節奏輕快、歌詞生動有趣,但當年卻被以「現在是非常時期,吃飽太閒,在山上唱什麼歌」而禁唱。

「打扮著妖嬌模樣,陪人客搖來搖去…」至今仍高度傳唱的「舞女」,更不被見容,當時被禁唱,理由是描寫酒家、舞廳的歌曲,敗壞社會風氣,是禍亂之源。

被禁最久、被禁最多的屬台語歌星文夏,共有99首歌被禁,包括「黃昏的故鄉」等經典作品,當時查禁的理由五花八門,其中「媽媽請妳也保重」一曲,被禁的原因是在軍中想念媽媽會「懷憂喪志」;而由洪一峰演唱的「望你早歸」,描寫盼望故鄉親人早日歸來,也被說讓人太過思念,易「懷憂喪志」。

戒嚴時期在當局大力推行國語風氣之下,國語歌星逐漸形成氣候。但是許多國語歌曲也逃不過禁歌的命運,且被禁的原因千奇百怪。

「我的熱情,啊!好像一把火…」,這首由動感藝人歐陽菲菲唱的歌曲耳熟能詳,但當時被說詞曲太曖昧,因而被禁播;另外「給我一個吻」是藝人杜德偉母親歌后張露在1950年唱紅,「給我一個吻,可以不可以…」,挑戰保守的戒嚴時期,被視為輕挑,「意境誨淫,妨害善良風俗」,因而被禁。

「盈淚歌后」姚蘇蓉1968年演唱電影主題曲「今天不回家」,紅遍大街小巷,但因為「家」代表大陸,「不回家」違反了當時政府「反攻大陸」政策,因此被以「歌詞頹喪,影響民心士氣」而禁唱。

「不要問我從哪裡來,我的故鄉在遠方…」,1970年代校園民歌風「橄欖樹」,齊豫唱出幽幽之情,也被以「主題意識不明顯」禁唱、禁播8年,「。

有「軍中情人」、「愛國藝人」的鄧麗君,她的「何日君再來」一樣被禁;「今宵離別後,何日君再來……」旋律優美,但在強調愛黨愛國的年代,因被官方認為「何日君再來」的「君」字,影射共產黨的軍隊,導致被禁唱、禁播。

警備總司令部1967年六月編印「查禁歌曲」資料冊,說明這些1961年前後查禁的國語歌曲,是會同內政部、教育部、交通部、國防部總政戰部、國立音樂研究所、中華民國音樂學會及台灣省警務處有關單位共同審查核定,凡是將這些禁歌錄音、灌片、播唱、演奏或刊載流傳者,除了扣押其出版物品,還得依有關法令議處。

當時所發布的十大查禁原因,包括:(一)意識左傾,為匪宣傳;(二)抄襲共匪宣傳作品之曲譜;(三)詞句頹喪,影響民心士氣;(四)內容荒謬怪誕,危害青年身心;(五)意境誨淫,妨害善良風俗;(六)曲詞狂蕩,危害社教;(七)鼓勵狠暴仇鬥,影響地方治安;(八)反映時代錯誤,使人滋生誤會;(九)文詞粗鄙,輕佻嬉罵;(10)幽怨哀傷,有失正常。

戒嚴的年代,音樂的創作被太多的政治力量所束縛,解嚴30年後,回顧這些曾被噤聲的歌曲,其中所刻劃的滄桑歷史,真的是恍若隔世。解嚴30年,音樂創作再也沒有任何政治壓力,每個人都可自由的發聲,甚至可以指名道姓罵政府、政治人物,對比那個禁錮、噤聲的戒嚴年代,現今台灣能享受到自由創作的環境更顯珍貴。1060715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