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政府組影視國家隊 專家:先從結構面改善

中央通訊社 標誌中央通訊社 2017/6/5 中央社

「尋找台灣的超級IP」專題(中央社記者鄭景雯台北5日電)政府以國家隊概念協助影視產業進軍國際,「通靈少女」更為台灣影視業打了一劑強心針。但資深編劇吳洛纓卻大膽說,「台灣影視業是一條正在沉的船」,認為要提振影視產業,要先從結構面改善。

2017年2月7日,農曆春節剛過,鮮少出席文化部活動的總統蔡英文,卻難得現身由文化部長鄭麗君主持的電視劇產業新春餐會。

會中蔡總統高舉酒杯,強調影視產業是重要戰略產業,政府將動員跨部會、駐外使館、外貿單位等,建立文化金融體系,投資本土影視產業,以國家隊的概念協助進軍國際市場,讓影視產業有更可觀的產值與利潤,期待產業春天早一點來。

政策支持影視 期待改善產業結構

政府組「影視國家隊」的政策,促使中央社策劃一系列「尋找台灣超級IP」專題,訪問到產製IP源頭的編劇吳洛纓,一提到「影視國家隊」,她毫不客氣地說,「這就像是有政府背書的創投,見證雙方渡過蜜月期三個月,蜜月期一過,後面的自己想辦法」。

吳洛纓曾以「白色巨塔」、「痞子英雄」獲得第42屆、44屆金鐘獎戲劇節目最佳編劇獎,也擔任過金鐘獎評審、金馬獎初審評審。

投入影視編劇20多年的她,眼看大家在談一例一休,認為「影視產業還是一天拍16小時,或是能月休4天已經不錯」;她也敢言地指出政府的盲點,「若不從結構面去改變,國家再怎麼從內容面改善,台灣影視產業的環境仍然不健全」。

時常和文化部官員打交道的吳洛纓,總是在會議上大聲疾呼地為影視產業發聲,一而再地強調影視產業的困境不只內容、資金不足,更重要的是沒有好的勞動條件,「我們不講或不做,後面的年輕人更沒有話語權」;即便她認為「台灣影視業是一條正在沉的船」,還是極力為下一代爭取更好的工作環境,「至少可以為他們把路鋪平一點」。

IP化為數字 台灣現階段很難做到

如果台灣影視產業正如吳洛纓所說「是一條正在下沉的船」,那台灣還有什麼優勢?吳洛纓笑笑地說,「第一件事情就是忘了IP,那是中國大陸的遊戲,IP什麼時候會崩解,也是很大的問號」。

IP的概念從幾年前就不斷被提出,IP是來自英文Intellectual Property智慧財產權、知識產權的縮寫,在大陸多半談「IP 化」,指的是透過收購網路小說、遊戲、電影、文化作品版權,再將這些劇情稍加改編,製作成周邊產品例如影集、遊戲、電影等,這個產製的形式就被稱為 「IP 化」。

吳洛纓長期觀察,大陸會提出IP概念,主要是將IP化為數字,在資金龐大的情況下,大陸影視產業的做法是一條龍,從製作端、經紀公司、拍攝、電影院到影城,全都隸屬同一間影視集團,譬如萬達集團;「等同手上握有許多副牌,手上的東西越多,能打出的牌也多」,但這種作法台灣現階段很難做到。

台灣影視業正在沉船 樂見任何嘗試

吳洛纓對台灣影視產業前景感到悲觀,但最近公視與HBO Asia合製的「通靈少女」,在台灣與亞洲23個國家同步播出收視開紅盤,也給台灣影視產業打了一劑強心針。

吳洛纓說,「現在船要沉了,任何方法都是好方法」,她舉出這幾年像是「滾石愛情故事」在愛奇藝台灣站首播、「植劇場」推出四大類型戲劇吸引注目、「通靈少女」和HBO Asia合作,都是很好的嘗試。

吳洛纓也再次提到,「台灣應該先把IP擺一旁」,原因是IP最主要的來源是原生文學作品、漫畫、類型小說,這三項台灣都太少。不過她卻笑說,「台灣的IP寶庫或許是『新聞』」,台灣有好幾家24小時的新聞台,每天不停輪播新聞畫面,不僅讓台灣有許多議題可拍成紀錄片,「就連『卡提諾狂新聞』也都是從新聞裡找題材」。

她認為現階段台灣影視產業只能打拖延戰術,再看未來有沒有機會朝特定的戲劇類型發展,像是醫療、驚悚、推理等。從編劇的角度來看,吳洛纓說,「未來編劇會被工具化的傾象很重,編劇可能不再是以『人』為單位,會變成是工作室品牌」。

版權費第一次就被買斷 編劇權益被忽視

「16個夏天」、「酸甜之味」編劇杜政哲,目前也有一個編劇團隊,他會架構故事主軸,先寫前三集,後面則由助理分著寫,最後再經過他編寫潤飾,打團隊戰;另外也會簽經紀約,由經紀人去談每集編劇的酬勞、後續版權賣出如何抽版稅等。

不過杜政哲也坦言,他在影視圈打滾20多年,才可能談到抽版稅的部分,多半時候幾乎是劇本寫完,只拿第一次的版權費就被買斷,後續就算戲劇賣出海外,版權費也都是電視台在收。

吳洛纓不好意思地說,「就連我時常談要保護編劇權益,但到現在也還是會面臨到不簽約就先寫劇本的兩難情況」,影視圈有太多「潛規則」,有時因為人情壓力,有時為了想被看見,最後只能犧牲自身權益。

影視環境悲觀 仍要樂觀地走下去

「台灣影視產業好像有很多結」吳洛纓嘆了一口氣說,每一個結都代表一個問題;在悲觀之餘,吳洛纓最後還是回歸「樂觀」,「那就看哪一個結好拆,就先拆哪裡」。

台灣影視產業的路,時常是前人邊學邊鋪,有時借他國經驗有樣學樣,即便是政府提出要組影視國家隊,也沒人能保證現在鋪的路就能通往康莊大道。

文化部在4月成立「影視投融資專業協力辦公室」,5月底「第一屆國家影視音金融菁英班」也開訓上課,影一製作所總經理李烈雖然一語道破「通靈少女」在還是短片「神算」的時候,根本沒人要投資,「我們在爽什麼,那是HBO投資的,投資如果太保守,永遠只能看別人成功」;但她仍期許,透過菁英班課程讓金融與影視音有良好溝通,跨出以結婚為前提的第一步。

即便是吳洛纓,看似對台灣影視產業遠景沒有太多想像,還是不厭其煩地透過文章、講座、講課為台灣影視產業發聲,並且培育人才。她從建議台灣應設立「編劇系」,到近期支持「國片映演比例」,再大到建議台灣應該蓋片場等,為的還是希望有朝一日,這艘看似要沉的船,還能持續再往前行駛。1060605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