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黃秋生吐露:最後一次詮釋變態角色

達志 標誌 達志 | 圖片 1 /共 7 張: 黃秋生吐露:最後一次詮釋變態角色(2017年6月10日 台北訊) 黃秋生為宣傳新片《失眠》接受台灣媒體訪問,片中有一幕他殘忍割掉日本軍官的生殖器,畫面真實又血腥,黃秋生直言拍攝前他覺得「很尷尬」,因為要真的將對方的「JJ」拿起。不過因為再度飾演殘暴日軍,船木拍完《失眠》後灰心息影,黃秋生說:「其實這部算是壓垮他最後的一件事,因為他在大陸演了很多差不多的角色,大多都是這種日本軍官,一個人如果都是這樣很容易灰心。」黃秋生也表示自己會寫慰問卡給對方,問到自己是否也有類似船木的經驗?黃秋生坦言自己以前長期演反派、變態,「當然覺得會灰心,尤其以前演《人肉叉燒包》很多東西都是硬加在劇情裡,硬要殺人、強暴。從影卅多年的他也分享這些年來的心情點滴,也明確表達此次是他最後一次詮釋變態角色,黃秋生表示年紀大了不想在這方面的角色,就像感情一樣分就分,不會捨不得。

黃秋生吐露:最後一次詮釋變態角色(2017年6月10日 台北訊) 黃秋生為宣傳新片《失眠》接受台灣媒體訪問,片中有一幕他殘忍割掉日本軍官的生殖器,畫面真實又血腥,黃秋生直言拍攝前他覺得「很尷尬」,因為要真的將對方的「JJ」拿起。不過因為再度飾演殘暴日軍,船木拍完《失眠》後灰心息影,黃秋生說:「其實這部算是壓垮他最後的一件事,因為他在大陸演了很多差不多的角色,大多都是這種日本軍官,一個人如果都是這樣很容易灰心。」黃秋生也表示自己會寫慰問卡給對方,問到自己是否也有類似船木的經驗?黃秋生坦言自己以前長期演反派、變態,「當然覺得會灰心,尤其以前演《人肉叉燒包》很多東西都是硬加在劇情裡,硬要殺人、強暴。從影卅多年的他也分享這些年來的心情點滴,也明確表達此次是他最後一次詮釋變態角色,黃秋生表示年紀大了不想在這方面的角色,就像感情一樣分就分,不會捨不得。
© TPGNEWS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