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城市是為了與人相遇

2014/6/30 馬岳琳

去年甫得到建築界最高桂冠「普立茲克建築獎」的英國建築師理察.羅傑斯(Richard Rogers)雖然已經七十五歲,但卻總是行色匆匆,嫩綠色的Polo衫和鮮橘色的休閒鞋難掩他臉上疲憊的神情,但當他說「建築像詩,色彩則能賦予建築節奏感」時,立刻讓人連想到他的成名之作「巴黎龐畢度藝術中心」,大紅大綠的外露結構像是藝術家不容忽視的揮灑。

慶富大樓成高雄新風景

龐畢度是羅傑斯三十年前讓世人初識他設計才華的舊作,而他為台灣所設計的新作「慶富集團營運總部大樓」,則自去年底正式完工啟用。

緊臨高雄港海灣的慶富大樓,不僅擁有「智慧綠建築」的核心設計概念,在日照、空調、照明、電力與太陽能發電規劃上,面面俱到;十層樓高的立面中,一個個看似突出錯落的「玻璃盒子」外伸箱體結構,不但創造框景的視覺美感,更構成了豐富立體的層次趣味。外露的豔紅筆直骨幹與透明可見的鮮黃迴旋樓梯,也活潑了制式辦公大樓的形象,如今已是高雄軟體園區裡一道聰明耀眼的風景。

不過,羅傑斯最喜愛的,是設計機場、車站等公共空間。他為西班牙馬德里巴拉哈國際機場所做的設計,以如峽谷般充滿自然光與流動感的機場大廳,令世人驚豔。而高雄捷運中央公園站,也有幸能成為他的新作之一。

為高捷創造浪漫空間

高捷中央公園站站前懸空的白色巨大屋簷,好似一片飛舞空中的白色樹葉,既簡單又雅緻,「美麗的交通據點可以吸引人們多使用大眾交通工具、減少污染和資源浪費,所以我希望在城市裡多創造這類浪漫的公共空間,」羅傑斯笑著說。

事實上,節能與都市,正是羅傑斯畢生關注的焦點。

羅傑斯被歸類為「高科技建築」的代表人物,強調展現金屬與玻璃材料的運用手法,他讓大樓的鋼骨、管線外露,也讓機電設備、電梯與逃生梯等服務性空間集中在外部,充滿流動性與動態感,彷彿一條條鐵鑄和玻璃的蛇,蜿蜒地爬上建築物,「這不就像是在半空中的街道?我希望每個建築都具有透明性與公共性,人們可以互相看見,享受移動的樂趣。」

無論是設計摩天大樓、機場、車站,還是博物館,羅傑斯總想要平衡科技的冷調與建築的公共性,對他而言,建築不只是概念、科技與藝術的和諧共鳴,更是社會責任的具體實踐。

不過,羅傑斯並不認為自己是高科技建築師,因為科技只是建築的語言之一,用來應對時代的議題,氣候、材質與科技是交錯纏繞的,關鍵在於如何運用科技去使建築能成為永續環境的解答。

因此,羅傑斯對建築所關照的層面,不僅僅停留在建築物本身,而是擴張到整個城市的規劃與更新。

一九九七年,他應當時英國首相布萊爾之邀,出任中央政府都市特別小組(Urban Task Force)的召集人;二○○○年上任的倫敦市長李文斯頓,又任命他為倫敦都市計劃的首席顧問。

他熱愛城市,強調「建築品質、社會福利、環境責任」是永續城市的三大要素,他的城市理念不單在倫敦實行,柏林、首爾、上海等地的都市規劃,也都有他參與的身影。

從私人交通工具中收回空間

對羅傑斯而言,城市存在的目的就是要聚集人們、使人們相遇、產生溝通,並且對環境友善。因此,公園、人行道等都是城市構成的重要因子。「城市的關鍵在於要能使公有與私有獲得有效的平衡,」他主張,城市要能「緊密」(compact),而這個緊密度在於大眾交通系統的運用,儘量不使用私人汽車,而是多運用大眾交通工具、腳踏車、用走路的,讓人們能夠自在的生活、工作、休閒娛樂和購物,沒有階級或貧富之分。

羅傑斯的社會主義色彩濃厚,普立茲克獎形容他「對都市具有催化改造社會的功能深信不疑」。這位把事務所股權捐給慈善團體、熱衷城市規劃的建築大師,執著於建築的「社會性」功能,指出當前城市所面臨最重大的議題,在於是否擁有實用的公共空間。

「城市應該把空間從私人交通工具中收回,從人們私心的貪念中收回,把空間還給公共利益與責任,讓公共需求與私人需求產生對話,」他一再強調。 

房價高漲,令許多城市居民深以為苦,倫敦的高房價,更是舉世皆知的惡名昭彰,但作為倫敦都市規劃的首席顧問,羅傑斯卻聯合市政府之力,五年前推動了一項令人驚奇的住宅政策。

大家都愛死了倫敦住宅政策

倫敦立法規定,要求新建的住宅建築中,必須有五○%是人民「可負擔得起」的,「所謂負擔得起,是指這五○%裡,要有七五%的社會住宅與二五%的低成本住宅(兩者類似於台灣國宅的概念),」羅傑斯進一步說明。

也就是說,同樣的開發商在同一個地點,若蓋了私人豪宅,就必須在隔壁蓋同樣面積、但價錢只有一半的住宅。

目前倫敦尚未完全達到目標中的五○%,但已做到三七%,「這沒有什麼了不起,」羅傑斯認為,政府就該採取立法手段,並且負擔部份經費,實際執行時,昂貴的私人住宅與平價的社會住宅不一定要緊鄰在隔壁,但至少得在二、三百公尺之內,「這個新法規,大家都愛死了,」他滿臉笑意地說。

如同世界各大城市,倫敦的住屋需求極大,「你可以規定幾歲才能喝酒、喝了酒不能開車,你當然也可以立法制定住宅政策,政府要有勇氣和決心,」羅傑斯收斂起笑容指出,否則,城市會形成一個個貧或富的封閉小社區,不是富的搬走就是窮的搬走,將形成嚴重的社會問題。

「當有社區有警衛、不讓人進入時,那就不是社區了,因為社區(community)是要讓人溝通(communicate)的!」羅傑斯提醒,貧富差距將是下一波都市執政者要特別留意的問題。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