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不捨放手母顧病兒30年 盼長照給希望

中央通訊社中央通訊社 2016/9/16 陳偉婷

(中央社記者陳偉婷台北16日電)極簡咖啡館老闆娘吳欣儒的弟弟長年重病,照顧重擔多在年邁的媽媽身上,身體的勞累全靠疼愛孩子的意志力苦撐,但心理疲乏,「想放手又不知道怎麼放」。

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推照顧者喘息咖啡館計畫,極簡咖啡是試辦的一號店。吳欣儒願意投入家庭照顧者的照顧計畫,就是看到媽媽30多年來,為了照顧弟弟心力交瘁,深知家庭照顧者生、心理都需要休息。

吳欣儒的弟弟今年48歲,但他從16歲開始就生病,需要洗腎。媽媽雖然捐腎給他,但只過了5、6年相對健康的生活,後來仍因排斥問題,必須持續洗腎。加上中風、嚴重骨鬆,弟弟行動不便,且只要小碰撞或搬動姿勢不正確,就可能骨折,生活照顧成大難題。

吳媽媽心疼兒子,認為不是孤兒,為什麼要送到機構照顧;且也擔心外籍照顧人力技巧不佳,一肩扛起兒子的照顧工作,一扛30年。把屎把尿、協助洗澡,且擔心其他子女受累,也多是一人承擔。

吳欣儒看著媽媽中年時就為了兒子勞身勞心,現在高齡80歲仍要持續照顧弟弟,曾不只一次勸媽媽「放手」,讓弟弟去住機構。不過,媽媽總回,「你們可以不用管我,讓我跟弟弟自生自滅。」

日前,吳欣儒的弟弟手術後出現嚴重妄想狀況,精神狀態極差、一人身上有多重人格,且隨人格不同出現不同個性,其中一個人格會罵五字經、打人。吳欣儒和媽媽連續3週、24小時都住在醫院,2人擠在一張小小的床上睡覺,長達3、4天沒有回家洗過澡。

吳欣儒說,有一次弟弟又發狂,打她和媽媽,她一時衝動就拿起枕頭、悶上弟弟的頭,「當下真的有一股衝動想要了結」,後來被媽媽拉開,她一個人躲到病房外的樓梯痛哭失聲,也終於明白為什麼有些家庭照顧者會走上絕路。

她說,每個家庭都有無解的結,媽媽曾無奈的說,「很想放手,但不知道怎麼放」。媽媽不放,其他的子女只能順著媽媽,否則怕媽媽就帶著弟弟自殺了。

照顧患者的壓力無從宣洩,困在心裡成了啃命的蟲。吳欣儒說,照顧工作繁瑣,心情總是緊繃,長年的勞心勞力也會讓照顧者性格轉變,可能更封閉自己、不知道如何求援。

吳欣儒也說,即使她家中有其他手足,也撐得很辛苦,家中每個人的人生都因此改變。她對長照2.0寄予期望,希望可以幫助他們這樣的家庭。

過去在徬徨無助時,吳欣儒打了家總的服務專線,電話另一頭的陌生人親切的提供長照資訊和尋求資源的方向,也成為吐苦水管道,讓她受到很大的撫慰。

了解家庭照顧者的心理需求,極簡咖啡投入照顧咖啡館行列,提供照顧者免費的「待用咖啡」,且也歡迎家庭照顧者到咖啡館打工,增加社交生活刺激,也讓生活有另一個出口。1050916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