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京都花街與藝妓專業的世界

2014/6/30 韓良露

對不了解藝妓文化的人而言,這是個難以回答的選擇題,兩者有何不同?難道不可魚與熊掌兼得?但在經我的背景說明後,這些企業家夫人都選擇要做成功的藝妓。

以上的題目,和我最近讀的天下雜誌日本館出版的《京都衹園350年經營學》都是從經濟、商業、經營管理的角度來研究藝妓文化。作者把一本商學的博士論文拓展成豐富有趣的藝妓文化研究的書籍,不僅詳細地介紹了外人(不只是外國人,包括一般日本人以及花街世界外的人)難以窺其貌的京都藝妓與舞妓的來龍去脈,並深入地分析許多舞妓見習的育成制度、置屋與茶屋的分工、挑選顧客與付費的機制、京都花街彼此支援與競爭的系統等等,都揭示了京都花街經營本質的專業,而這份延續兩百多年的事業體的主要經營者卻是職業女性。

不管從經營規模或經營決策的角度來看,《京都衹園350年經營學》打破了舊時代大部份女性無法在社會工作以及少數只能靠身體賺錢的時代限制。花街的女性工作者賣藝與賣頭腦多過於賣身,花街是提供男性社交娛樂的所在,其實和經營現代演藝事業提供顧客歡樂的本質很相近。

一九八四年的冬天,我第一次拜訪京都,在東本願寺對面旅館通的日式旅館住了一個多月。那年冬天十分寒冷,京都觀光客不多,京都市的文化局和旅遊局合作推出了不少京都文化見習的活動,我付費參加了到角?參訪島原大夫的茶道(當時京都也只剩下兩位七十多歲的島原大夫了,後來角?就關閉了)。另外還有免費到祇園甲部觀賞舞妓的演出,我因為晚上很閒,拿了免費票去看了好多次的演出,也因此對京都的花街以及舞妓、藝妓、大夫的養成文化產生了長期的興趣。

京都花街提供了非常複雜的文化研究材料,不管是從社會學、經濟學、性別研究、商業管理、文化保存等等面向,都提供豐富了解京都以及日本文化的內容。

例如我在文章開頭提出的選擇題,看完《京都衹園350年經營學》一書的讀者自然會了解受歡迎的藝妓,也許一年出場三百天,可以拿到豐厚的花代(工作時數的出場費,如同今日的執行業務所得),但扣除置裝、化妝、交通等等昂貴的成本,真正落入手中的錢是很有限的,尤其藝妓的社會地位不只和本人的才藝與美色有關,也和她所穿的和服有關(懂了吧!現代想擠身上流階級的女性為什麼那麼在乎名牌服飾了)。但高價的和服動輒上百萬到上千萬台幣(不是日幣哦!),再受歡迎的藝妓,就像今日天天有節目的女性演藝人員,能賺到的身家畢竟有限,否則為什麼女名模、女明星還會想嫁大企業家或小開。

但成功的藝妓不一樣,她們出場不必多,甚至多了她們的旦那還會不高興,旦那是長期支持她們的金主,也許從舞妓時期,就負擔起她們的化妝、衣飾及學習各種表演課程費用。支持藝妓需要的錢更多,舞妓不須穿太好的和服,藝妓卻必須比衣飾;舞妓住在置屋裡,藝妓還得有自己的房子、僕人加各種開銷。

如同《京都衹園350年經營學》一書中所說,好的置屋「母親」(非親生之母)會為年輕不懂世故的藝妓(多約二十歲至二十四歲之間)挑選好的旦那,旦那不能只有錢而已,還要有相當的社會地位。因為一位藝妓一輩子需要依靠的旦那不可能只有一位,如果因某大企業的社長旦那退休了,藝妓必須換旦那,後來接手的人也會考慮前任的旦那是不是符合眾望。如果藝妓跟過不太稱頭的旦那(像黑道或醜聞纏身者),將會使她的身價大落。

京都花街非常注重藝妓和日本傳統文化保存的關係,到花街找藝妓的顧客,絕不是只為找女人尋歡,這些人要有一定的文化素養。他們會在乎藝妓身上的和服是否夠格(例如書中指出京都織品同業的聚會絕不會找穿次等和服的藝妓出場),因此會懂得品鑑藝妓身上的西陣織、友禪染,會欣賞藝妓演出的三味線和茶道。這些人彷彿共同組成了日本傳統文化生活延續小組,藝妓等於是活古蹟,而顧客是參訪古蹟的人。

花街對京都不只有提供觀光收入的價值,對維護京都傳統工藝的貢獻也不小。想想看,除了京都御所的皇親國戚外,誰像藝妓有能力支付各種昂貴的費用,不管是和服的製作、維護、穿用、髮型髮飾的修整、茶器具、花器具、金銀工藝、茶屋的傳統建築設施、高級料亭的設備……,凡此種種,不僅是重要的經濟消費,也提供傳統工藝延續的錢脈,再加上茶屋、置屋女主人及藝妓高明的眼光,也維持了傳統工藝的品質(沒有好顧客,那有好工藝師)。

為什麼此時此刻,我們須要讀這本《京都衹園350年經營學》?絕非只從異色的眼光去探奇,京都花街的高度專業技能,可提供今日許多衣食住行的服務業參考的面向。如果說職業無貴賤,那是指把專業做好的人,一群讓世界陷入災難的金融家,不專業、不值得尊敬之處,當然比不上好好提供專業服務的京都藝妓。

(本文作者為南村落總監、生活美食家)

書名:京都衹園350年經營學

作者:西尾久美子

出版社: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2010/03/09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