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你吃下多少基因食品?

2014/6/30 吳家恆

「你吃過基因食品嗎?」、「你贊成基因食品嗎?」對於台灣的消費者來說,這類問題似乎是不存在的。它出現在報紙的國際版、電視新聞的科技新知中,發生在遙遠的國度,與己無干。

但是在台灣,基因轉殖食品(genetically modified food,簡稱GM食物)是既存且在的:在沙拉油、醬油、豆漿、豆干、豆腐等各種黃豆製品,麵條、麵包、糕點各種小麥製品。你「可能」都吃過基因食品,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什麼是「基因食品」?

比方說,香甜的玉米,容易受蟲害,除了用農藥來防治之外,也可利用基因轉殖技術,把「遺傳物質植入活細胞或生物體,產生基因重組的現象,」如此一來該生物就會表現出原本沒有的特性。

在自然界中,一種叫做「Bacillus thruringiencis」的菌種有分泌毒蛋白的特性,使危害農作物的特定昆蟲無法生存,但不會危及其他昆蟲。

基因轉殖技術以酵素當剪刀,把負責製造毒蛋白的那一段基因獨立出來,經過轉移、複製,移到玉米的細胞內,讓這段基因的性徵表現出來、並傳給下一代玉米。

除了抗蟲之外,基因轉殖技術也可使農作物具有抗病、抗除草劑、抗低溫、延長保存期、耐運送、利於加工、改變營養成份的作用。

美國國內的黃豆製品中,有35%是從經過基因轉殖技術處理的種子長出來的。台灣的小麥、黃豆、玉米,幾乎全自美國進口,其中又有多少是經過基因轉殖技術處理過?國內的相關主管單位,包括國貿局、農委會、衛生署,到學術單位都異口同聲地表示:誰也不曉得。

以黃豆等大宗穀物製成的加工食品種類繁多,平常吃到基因食品的機會也難估算。

基因食品安全嗎?

唯一確定的是:基因食品對人體健康「沒有立即的危險」。這存在著極大的灰色地帶,於是有人寧可信其無,而另一方則認為有潛在的危險。

英國衛生部在今年5月發表的報告評估潛在危險可能來自:

●基因轉殖過程本身;

●基因食物是有害的;

●以基因食品為飼料的動物,經食用後對人體產生危害。

可是該份報告也承認,「目前沒有證據說明,應用基因轉殖技術生產的食物是有害的。」

今年年初,在「複製羊」桃莉誕生地愛丁堡東北方兩百公里的亞伯丁,基因工程科學家普茲泰(A. Pusztai)發表研究,餵食基因轉殖馬鈴薯的老鼠,胃細胞和腸黏膜受影響,而吃普通馬鈴薯的老鼠沒有。

報告還未公佈,普茲泰即遭任職的研究機構解職,引起20位科學家在英國下議院召開記者會,聲援普茲泰。蜚聲國際的英國皇家學會認為該項實驗所使用的馬鈴薯並未進行、也無意進行商業販售,而且這份報告在實驗設計、執行與分析諸多方面有瑕疵,所得結論並不足以採信。

上個月的《刺胳針》終於刊載了普茲泰的研究,「現在是公開發表,供大家辯論的時候了,」但是學術皇后的貞節已經蒙上陰影。

普茲泰事件充滿引人遐想的疑點,幾個月前發生在美國蒙桑托(Monsanto)公司農場的事件更是撲朔迷離。該公司以種植基因黃豆而著名,蜜蜂在吃了基因農場的花粉之後出現大量死亡的現象。

這兩個事件之間有沒有關連?是不是植物經過基因轉殖技術之後,產生了原來沒有的未知毒物,造成人或動物食用之後致死?目前已經有人對基因食品產生過敏,但是更深遠影響力會不會在十幾、二十年之後才顯現?

不過,從別的角度看,衛生署食品衛生處副處長陳陸宏也提醒:「米吃了幾千年,也沒人敢說米是安全的。」自然的食物也會引起過敏,一般的蔬果也含有致癌物。即使是已經確定能致癌的香菸,不也容許販售嗎?有必要對基因食品採取雙重標準嗎?

貿易的敏感地帶

從農業出口貿易的角度來看,基因食品是一種「非關稅貿易障礙」,美國與歐盟的衝突癥結即在此。歐盟拒絕美國基因作物進口,但是本身也有會員國在栽種基因作物,所以看在美國眼中,歐盟是以保護生態與消費者健康為名,行保護主義之實。

美國高舉全球自由貿易的大旗,挾著豐沛資源、先進生產技術、廣大消費市場,加上WTO的強大吸力,除了歐盟之外,亞洲、南美洲可以說幾無招架之力。

目前,基因轉殖的尖端技術多半掌握在主要農業輸出國(尤其是美國)手裡,身為農業輸入國的台灣處於相對弱勢,又有WTO入會的壓力。因此在基因食品的議題上沒有什麼置喙的餘地,一位參與談判的農委會官員說得透徹:「在入會之前,每一個會員國的臉色我們都要看。」

於是,在消費者沒有意識、沒有警覺、沒有設防的狀況下,基因食品流入台灣。基因食品的話題躍上台灣媒體的頭條,也是遲早的事。

基因食品有危害人體健康之虞,在消費者心頭投下陰影;它不只是客觀的科學研究,也是倫理宗教的議題;它重寫了智慧財產權的定義,衍生出新的法律領域;基因食品牽涉的利益商機無可限量,是政治權力亟欲操弄的對象,更牽動了全球政經權力版圖的疆界。

另一項引人討論的話題是:基因食品即使對人體無害,也會破壞自然生態的平衡,這是反對基因食品、甚至反對生物技術另一項主要理由。

《自然》雜誌刊載一篇報導,針對在美國農業廣泛使用的Bt農作物對生態的影響進行研究。把Bt菌類產生毒蛋白的基因,轉殖到玉米、馬鈴薯等農作物上,使得農作物不用殺蟲劑也能抗蟲,這項技術在美國廣泛使用(Bt玉米佔了25%),每年因此可節省100億美元的防蟲費用。

這種毒蛋白對人體無害,但卻會殺死帝王蝶(大樺斑蝶)。帝王蝶有著棕橙色的羽翅,上有黑色網紋,能跋涉一千多公里,從加拿大飛到委內瑞拉。

美國康乃爾大學的羅西(John Losey)把抗蟲害玉米的花粉撒到乳草──帝王蝶幼蟲唯一的食物,4天之後,44%的幼蟲死掉,此外也出現發育不全的蝴蝶。

經過基因改造、能抗菌、抗蟲、抗寒、抗旱的農作物,將會直接改變當地的生態食物鏈,這些作物的花粉又可能隨著風、昆蟲、動物、人類帶到遠處,擴大影響層面。

生態系統有如一副骨牌,帝王蝶和人類都是其中的一塊牌。若是有一天帝王蝶倒下的時候,引發的效應哪一天會波及人類自身?

阿拉丁的神燈

原本大自然透過「看不見的手」來篩選物種,現在人類卻憑一己的喜好、利益來挑選;原本要花數萬年才能發生的演化,現在只需要一到三年的工夫;原本根本不可能交會的物種,現在卻交會了。基因轉殖技術提供無限的可能,滿足科學家最狂野的幻想,也潛藏了無限的危機。萬一出了差錯,實驗室裡的科學家能控制嗎?政治人物能負責嗎?

人類在二十世紀發現了兩盞阿拉丁的神燈──核能和基因轉殖技術,喚出燈中巨人,但是巨人並不像童話描述的那麼溫順服從。人類曾經驚艷於核能的威猛,現在又想把核能巨人塞回燈中。基因轉殖技術會不會像《經濟學人》雜誌擔憂,步上核能的後塵?核能電廠一旦發生嚴重意外,後果無法彌補。經過基因轉殖的生物進入自然界中,所引起生態的失衡,豈是「後患無窮」所能形容?

不過,支持基因食品的人認為,基因作物對於減少人類對生態的破壞也有正面意義。農藥殺死害蟲的同時,也會殺死其他的生物;肥料促進植物生長,而殘餘土壤的氮肥會造成土壤酸化、河川優氧化。透過基因轉殖技術,可以減少農藥、肥料的使用。

只是,兩害相權之下,孰重孰輕?至今仍爭議不休。

一國兩制,四大皆空

目前,生產基因食品的疑慮在台灣可能還不存在。農委會目前有兩套管理規範,分別對國內動、植物基因轉殖技術的實驗有相當多的限制。雖然屬於行政命令,沒有罰則,但這類生物技術多半屬於學術研究單位,農委會容易掌握,而且大多不屬食物,因此對一般消費者的影響有限。

但對於自國外進口的基因作物,卻是完全不設防,形成「一國兩制」現象,民眾既不知道、不注意,也無從選擇。

基因食品的議題目前可說處於「四大皆空」的狀態:科學證據付闕如,國際社會無共識,政府單位待整合,國內民間無壓力。

農委會副主委李健全表示:「基本上,我們比較被動,等國際上有了共識,再來立法配合共識,我們總不能立一個和國際潮流不同的國內法吧?」不過他也承認,相關部會目前仍在蒐集資料的階段,沒有推動立法的時間表。

「老實說,我們還在『觀察』,」陳陸宏幾經琢磨後,用了這麼個字眼。這個議題涉及尖端生物技術,即使WTO將此列入下回合談判的議題,這個月底將在西雅圖召開會議,政大國貿系副教授楊光華認為:「要談的議題那麼多,這個技術那麼新,如果現有的科技水準都不能證明(基因食品)有害的話,」她懷疑是否能在兩、三年內凝聚共識、定出規範。

而在國內,民間或輿論的聲音還很微弱,也沒有立法委員在推動相關法案。向來受消費者信賴的消費者文教基金會,因為基因食品還沒有構成任何消費糾紛,所以也沒有明確的立場。以基因食品的切身性,以及它在歐美民間受重視的程度而論,台灣民間的沈寂顯得頗不相稱。

標示與告知

基因食品對健康有無負面影響是一回事,消費者是否被告知又是另一回事。

告知,就牽涉到標示的問題。在科學無力解決的時候,讓消費者在被告知的情形下自行選擇,是唯一能做的事。

這也是目前包括歐盟、英國、日本、紐西蘭政府,以及美國民間團體所採取的具體措施與要求。

李健全再三表示:「標示是必要的,至少要讓消費者有所意識。」這部份首先牽涉到衛生署的「重組DNA技術衍生食品之安全性評估準則」。衛生署預計在明年初之前對外公佈,之後就有要求輸入、製造者申報的法源依據。只是該準則最快也要再過一年才能完成行政程序,屆時國際情勢的發展,以及實施之後的執行狀況都有待觀察。

技術問題難克服

而且,如何標示的技術問題比要不要標示的原則問題還要複雜。

如果原料(基因黃豆)要標示的話,那麼加工製成的豆漿、豆腐、醬油、沙拉油要不要標示?如果麵包只用了1%的基因小麥,要不要標示?如果餐廳用了基因黃豆製成的醬油,要不要標示?如果攤販賣的臭豆腐是用基因黃豆製成,要不要標示?不實標示要如何檢驗?檢驗費用怎麼算?

這其中涉及太多目前的評估檢驗技術未殆之處。陳陸宏順手在辦公桌上一抓,握著拳頭:「我手裡是什麼,很難猜對不對?」他手一攤,露出一塊橡皮擦:「如果要你猜有沒有橡皮擦,就簡單多了。」基因轉殖的檢驗也是如此,植物的基因數目一般在四到六萬之間,如果檢驗單位不知道哪一段基因經過轉殖,以現有的技術無非是「大海撈針」,費時費力又費錢。

消費者能怎麼辦?

在「三空」的情形下,只有靠民間力量的覺醒和行動,這也是國外發展的方向。

美國的消費者團體採取遊說和法律行動,把重點放在「應否標示」上頭。美國農業部長認為標示是遲早的事,但他也希望標示是以告知、而非警語的形式出現。

在政府產生積極作為之前,一些大公司基於企業形象的考量,已經表達了不使用、不販售基因食品的立場。這些公司因為能掌握原料的來源,所以能如此宣示。而且,「我們不賣基因食品」也是具有廣告效益的訴求。

生產嬰兒食品聞名的Gerber已宣佈,該公司的產品不會再含有基因食品,公司發言人表示:「此一決定非關安全,而是對消費者的偏好所做的回應。」

在日本,麒麟、朝日啤酒表示,製造啤酒的原料絕不採用基因食品,以符合產品自然清新的訴求。

在英國,擁有20%市場佔有率的連鎖超市Sainsbury也表示,將不會販售基因食品製成的產品。

即使是跨國速食業者,在英國的屋簷下也不得不低頭,包括麥當勞、肯德基、漢堡王,宣稱在英國販售的產品不含基因食品。

在台灣,官方對生物科技寄予厚望,國衛院院長吳成文深怕台灣輸了下一輪生命科學世紀,「又會淪於科技殖民地」。

但是從中研院副院長楊祥發主持的「農業生物技術國家型科技計畫」來看,「經濟重要性、利基性」是重點,仍看不到就生態環境影響評估的專案研究。

台灣的消費者要如何回應「基因食品」這個話題?目前恐怕也只能靠集體的意識與力量了。

僭越上帝的領域

■公元前8000年:人類開始從野草中篩選,挑出可以作為糧食的食物

■1953年:英國劍橋大學的華生和克利克發現DNA的雙螺旋結構,獲得諾貝爾獎

■1984年:第一次基因轉殖蕃茄進行田間實驗

■1996年:蘇格蘭愛丁堡大學以羊的乳腺細胞完成「複製羊」

■1998年:日本菸草產業將經過基因轉殖的水稻,進行田間試驗

基因食品在國外

■美國

對外採取不用標示的明確立場,對內,食品藥物管理局(FDA)把食品中的基因轉殖成分看成添加物,所以不用經過批准。但是國內消費者和輿論的疑懼日漸升高,採取遊說、甚至法律行動。《時代雜誌》指出,美國國會可能會在最近提出標示法案,不過預料親農派的國會可能不強迫廠商標示,而由廠商自行決定。

■歐盟

歐洲與美國在生物醫學上的態度有根本的差異。美國把生物科技放到自由貿易的商業邏輯之下來思考,市場和利潤是首要的考量。但是在歐洲,宗教意識仍深植人心,醫學的爭議到最後幾乎都會牽涉到神學,加上民族意識的催化以及對生物科技的戒懼,近年又有英國狂牛病、比利時戴奧辛事件,不管官方或民間,歐洲各國對於基因食品的戒懼較美國為深。歐洲共同市場成形,從1997年以後,只要DNA經過轉殖的產品,都須標示。在2002年實施的修正草案,將對基因食品採取更嚴格的措施。

■英國

英國王儲查察爾斯曾以充滿宗教性的口吻表態,說基因食品「僭越到上帝的領域」,英國《鏡報》甚至把「首相」(Prime Minister)改為「首怪」(Prime Monster),大剌剌的「科學怪人食物」(Frankenstein Food)佔據了頭版的標題,表達了英國人對這項新科技的不信任、污名化和恐懼。英國從今年9月開始規定餐館、咖啡廳若是使用基因食品,必須在菜單上加以標示。

■日本

日本許多食糧都仰賴進口,但本身也是生物科技的先進國之一,申請基因轉殖作物田間試驗的件數排名世界第九。目前,「日本GMO產品標示政府諮詢小組」已經研擬完成GMO產品標示管理辦法,針對30種GMO產品進行標示,其中包括豆腐、味增、黃豆油、醬油四種黃豆製品,馬鈴薯泥、薯片、薯條三種產品。這項法令將於明年四月公佈,2001年四月正式實施。但是日本也規定某些產品必須百分之百使用日本原料加工,才可以標示「日本國製造」,這項措施保護意味濃厚,未來發展也為各方矚目。

■紐西蘭

基因食品是由「澳洲紐西蘭食品局」(ANZFA)負責管理與安全性評估,其標示的要求比歐美還多只,要基因轉殖成分超過5%之食品,就要加以標示。

基因食品在哪裡?

目前,沒有任何辦法從食品的外觀或標示來分辨,但是可以從食物的來源加以過濾。

黃豆:豆腐、豆干、豆漿、糖果、穀物片、冰淇淋、冷凍優格、植物性奶油、沙拉油

小麥:麵包、糕餅、饅頭、麵包、裹麵糊的食品

玉米:麵包、糖果、零嘴、餅乾、冰淇淋、沙拉醬

蕃茄:蕃茄醬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