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做個健康的飛行遊牧族

2014/6/30 司晏芳

隨著全球化腳步,提著筆記型電腦與行動電話,穿梭飛行在世界各地,已是很多人的工作方式,再加上出國旅遊與探親,愈來愈多人需要搭飛機。

根據民航局統計,1999年台灣國際航線旅客數有1千7百萬人次,國內航線也突破3千2百萬人次。

民航飛機製造業者樂觀預估航空市場會成長55%,未來20年旅客數會是現在的3倍,空中巴士更預備將飛機的座位數,由現在300~400個提高到550~940個。

飛行遊牧族聽來很炫,當飛行變成生活的一部份,了解身體在飛行中起了哪些變化,如何保持舒適健康,甚至避免突發疾病,是現代人必須學習的飛行功課。

飛一年,老三年?

大氣壓力會隨高度遞減,以洲際長程客機飛行高度而言,三萬英呎高空的氣壓是地面的26%,含氧量也跟著下降,人類根本無法生存。

為了讓人能適應,機內艙壓調整提高到約8千英呎的高度,和阿里山一般高,含氧量只比地面少了18%,所以大多數人是可以承受的,但濕度與壓力的改變,往往令人不適。

為什麼空服員常常飛個三、五年,就離開人人稱羨的高薪工作呢?因為長期空中旅行加上影響生理時鐘,催人憔悴,有句話說,「天上一年,地上三年」。

其實機艙環境相當乾燥,「機艙甚至比撒哈拉沙漠還乾」,《旅遊健康管理》一書這樣寫著。長時間待在機艙,又不能卸粧,加上常常快速穿越不同時區,無法好好睡,原本水嫩嫩的肌膚長久這樣下來,想不老也難。

隨著科技進步,現在機艙的相對濕度大幅提高,和冷氣房一樣。不過,還是有人一上飛機就開始流鼻血,建議你可以用濕毛巾捂住口鼻來尋求緩解。

回想看看,你有在飛機上吃過豆子、洋蔥、包心菜嗎?

這類會使人脹氣的食物,航空公司表示通常不會讓它們出現在飛機上的。

在密閉的空間,一旦外界壓力變小,裡頭的氣體向外膨脹,像你在飛機上看到的洋芋片和花生包裝袋,看起來總是鼓鼓的,起飛時會特別明顯,就是這個道理。

當你的肚子原本就裝了一公升的空氣,一起飛加上不走動,特別容易使你脹氣。在這種情況下,自然不適合再吃下任何會脹氣的食物,當然也包括可樂等碳酸飲料。

不只肚子,身體其他部份也一樣,所以不用在三萬英呎上穿緊身褲襪、繫腰帶,那只是活受罪。

最好穿著寬鬆衣物,換上軟鞋或拖鞋,將那些束縛人的衣物,收進行李中。

而壓力的改變,在起降的時候感受最明顯,耳咽管括約肌會因瞬間壓力差關閉,你會聽到「啵」的一聲。特別在準備落地時,耳朵會痛,有人甚至會暫時失聰。

桃園敏盛醫院中正機場門診中心傅世慧醫師建議,在起降時,可以用吞口水的動作來調整耳咽管兩側壓力差,或嚼口香糖或含顆糖。而嬰幼兒利用吸奶嘴的動作,亦有相同的效果。

但如果你有嚴重中耳炎,上述動作可能就幫不上忙,因為黏膜腫脹使管道變得狹小,內耳會不容易和外界達到平衡。

傅世慧醫師指出,感冒的旅客應該儘量不要搭飛機,除了因為在有空調的機艙內容易傳染給其他旅客,最重要的是,你的鼻塞症狀會更嚴重。

因為鼻黏膜腫脹,鼻腔和外界的通道狹小,剛起飛時,情況還好,鼻腔內壓大於外界,把阻塞的鼻通道撐開,此時病人反而覺得鼻子「通」了。

然而,一旦要降落,此時外界壓力大於鼻腔,若下降太快,鼻通道反而會急速關閉,鼻子急速塞住,造成鼻子極度疼痛,往往是以流鼻血來收場。

上飛機來補眠?

你是那種在起飛前會把所有事忙完,以為上了飛機再好好睡一覺的人嗎?

其實在機艙中很難入睡,在引擎隆隆聲,不斷有人要請你借過,若運氣不好遇上人聲嘈雜的旅行團,那就更糟了!

若有人想用機上免費酒來買醉入睡或自行吞顆安眠藥來調時差,可就大錯特錯了!

華航航醫部主任歐陽立建議:「上飛機前最好把你的睡眠債還完。」維持身體在正常狀態上機,而且在機上儘量正常作息。

此外,酒精、咖啡和茶都有利尿的效果,更容易加速身體在乾燥的機艙中脫水,特別是酒類會抑制口渴中樞,讓你絲毫不覺得口渴。

桃園敏盛醫院駐中正機場的傅醫師也提醒,長途飛行的旅客可以在上機後,把手錶調整成目的地時間,在機艙內就開始調整時差。

其實航空公司的上餐、熄燈、開燈多會參考目的地時間,幫助旅客來調整作息。

而需要服藥的慢性病人,歐陽立醫師建議以出發地時間來服藥。

請千萬不要自行服用安眠藥,因為誰都不知道在空中什麼時候會發生緊急狀況,而昏昏沉沉的你可能因此來不及反應。

加上連續睡上十幾個小時不走動,你有可能發生「經濟艙症候群」。

經濟艙惹的禍?

去年10月,28歲的愛瑪.克里斯托福森,由雪梨飛行20小時返回倫敦,飛機上她曾說感到不舒服,但一下飛機突然昏倒,來不及送醫搶救。遺體檢驗發現在她腿部有血液凝塊,被認為和長期飛行且又坐在狹窄的經濟艙座椅有關。

航醫歐陽立說:「經濟艙症候群不是正確的說法,她的死因在醫學上歸類為深部靜脈血栓(Deep Vein Thrombosis),如果久坐不動,任何人都可能發生。」

深層靜脈血栓症並非新病。在一、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有許多士兵長期躲在防空壕或戰壕,踡坐在狹小的空間,不能自由行動,不敢飲水,身體因而產生血栓,因此早在1940年代,深層靜脈血栓症就出現在醫學文獻上。

根據統計,深部靜脈血栓發生在50歲之前正常人的機率是0.5%,表示每1000人中可能會有5人罹患深部靜脈血栓,而且機率會隨著年齡提高而上升。

只要長時間站立、坐著或躺著不動,肌肉沒有伸屈收縮,都有發生深部靜脈血栓的危險。

去年台南新樓醫院發現一名年輕人因連續玩電腦72小時的病例;台北榮總也有一名學生因5天搭長途車旅行而造成血栓的例子。

1999年研究也指出,任何沒有相關疾病或危險因子的人,都有可能因四週內有連續4小時以上的旅程引起「旅行後靜脈血栓」,不論他們是搭乘那種交通工具旅行。

華航的歐陽醫師建議,搭機時兩腿應不相交疊,而且應每小時活動一下,尤其運用腿部肌肉輪替做伸展屈收動作30秒~1分鐘,並轉換坐姿,以促進下肢血液循環。

華航、長榮均透露在長程線客機上,空服員會每隔一段時間為醒著的旅客提供飲料服務,其實這是航空公司為了讓你常起身走動的妙招。

多喝水,就容易想上廁所,自然就不得不離開座位,達到走動、伸展肢體的效果,這是他們「柔性的提醒」,華航發言人王振畬笑著說。

桃園敏盛醫院駐中正機場醫師傅世慧建議,在機上儘量維持和平常地面一樣的作息,多喝水、少吃點、常走動,而不是十幾個鐘頭都拿來睡覺、看電影、吃東西,一路「坐」飛機。

飛機安全

其實,針對美國西雅圖塔可馬機場1986~1987年間的研究指出,機上緊急醫療事故最常見的原因是腹痛、胸痛、呼吸急促、癲癇。

而統計1977~1984年間,全球120家航空公司所發生的機上死亡,發現其中77%在飛行前是沒有健康方面的問題,而死於心臟方面疾病佔了56%,高居第一位。

但只要在第一時間搶救,給予心臟電擊,存活率可高達90%。

所以1986年美國聯邦民航局(FAA)開始要求飛機設置急救箱,規定要有聽診器、血壓計、口咽通氣管及急救藥品。現在,美國聯邦民航局更計劃增列心臟電擊器為飛機必備的急救設備。

我國也有立委建議跟進,不過,民航局回復媒體詢問時表示,對本國籍民航客機採取「鼓勵、不強制」的立場。

現在有些航空公司還可以在飛機上藉遠距醫療,透過衛星電話連線,尋求地面中心專業醫師緊急醫療諮詢。

上機前先準備

英航更嘗試將機上的心電圖顯示器直接和地面中心連線,讓地面醫師有準確的心電圖資料,協助處理機上緊急醫療事故。

不過,在期待航空公司加強設備及人員訓練的同時,旅客最好自我管理飛行健康,讓機上緊急醫療事故的機率降到最低。

桃園敏盛醫院駐中正機場醫師傅世慧建議,要先自我評估身體狀況合適飛行與否,有心肺相關疾病或慢性病患,在飛行前應先諮詢家庭醫師或要求航空公司照會醫師協助。

華航航醫部主任歐陽立呼籲,醫界要加強醫師旅遊醫學的訓練,以提供一般民眾及慢性病患專業指導,方便大眾預防和自我健康管理。

在起飛前先了解自身的狀況,會比上了飛機才注意來得有準備,而且飛行的品質會更好。

(審稿專家:桃園敏盛醫院中正機場門診中心醫師傅世慧)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