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做白日夢,也能想出好點子

2014/6/30 呂錦珍

遇到解決不了的疑難雜症時,該怎麼辦?

長輩們向來喜歡教誨我們發揮跑馬拉松精神,絞盡腦汁思考到最後一分鐘。但是最新的大腦掃瞄研究卻首度提出科學證據,證明創意思考不是「拼」出來的,而是「閒」出來的。

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心理學家克利斯多夫(Kalina Christoff)主持最新相關研究報告發現,提起「做白日夢(daydreaming)」,一般人多會負面聯想,像是懶惰或不專心。但他卻發現,胡思亂想時,頭腦比專注某項工作時更為活躍。當思緒飄盪時,或許我們沒有完成某項眼前的工作,但腦子卻可能在忙著處理我們人生中更重要的大事,如生涯規劃或情感關係。

這項研究首度讓實驗對象躺在功能核磁共振大腦掃瞄(fMRI)中,操作一些極度單調瑣碎的重複性工作,如根據螢光幕上的數字按下某個按鍵,研究人員則分分秒秒緊盯腦掃描顯示的大腦專注力表現,並觀察實驗對象的行為,及根據他們自己的回報,判斷實驗對象在思緒飄離眼前工作時,大腦是否就陷於「怠工」的空白狀態?

實驗結果推翻了過去科學界對大腦處理資訊的根本假設。據統計,一般人在清醒時,有高達三分之一的時間處於「做白日夢」狀態,科學界向來認為,人類在思緒飄離眼前工作時,只用到處理簡單例行工作的「預設網路」(default network)。

但這個實驗卻透過腦部斷層掃瞄看到,當人把心思移轉到一些所謂「不花大腦」的工作上,其實進入一個很重要的認知狀態,大腦反而把注意力轉向解決生活中的重要課題,開始啟動處理高階層、複雜難題的「執行網路」(executive network)。當大腦不對外界刺激產生反應時,內部各個活躍區就開始互動,並專注思考內在事物,在看來毫不相關的想法間,形成全新以及富有創意的連結。

「創意就是把事情連結在一起......當你問一個有創意的人他是怎麼那麼有創意地完成某些事情時,他可能會有點罪惡感,因為他自己也不太知道,他只是看到一些事情,經過一段時間後,這變成一種自然而然的能力。這是因為他們能夠連結自己的經驗,綜合成新的事情,」蘋果電腦創辦人賈布斯的這段話,無意之間為白日幻想和創意思考的最新研究做了最佳印證。

靈光一閃來自大腦的「預設網路」和「執行網路」的平行運作,而不是此起彼落。長久以來,科學界一直認為,若是其中一個網路處於活躍狀態,另一個一定是休眠狀態。

但這篇刊登於《美國國家科學研究院期刊(Proceedings of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的研究報告卻指出,實驗對象愈是在不知不覺的狀態下做白日夢,兩個大腦網路的運作就愈為活躍。

先知先覺的白日夢走向創意

不過,大腦的白日夢區運作活躍,並不等於生產力或創意思考就源源不斷。另一位主要研究者聖塔芭芭拉大學心理系教授史庫勒(Jonathan Schooler)就在實驗中區分出兩類做白日夢的人。

第一類做白日夢的人屬於「不知不覺」型,即使他們在實驗前就接到指示,要他們發覺自己開始走神時,要按下某個按鈕,但他們總是要等到研究人員看到腦斷層掃瞄活動後提醒他們,才發覺自己在做白日夢。相對來看,第二類做白日夢的人屬於「先知先覺」的人,他們會在發現自己思緒飄離時,即時按下按鈕。

「重點是,光做白日夢是不夠的,」史庫勒說,「胡思亂想是最容易的一部份,困難的是要能夠保持足夠的自覺意識,就算你開始做白日夢,也還能夠打斷自己,注意到某個有創意的洞見。」

這項研究最重要的結論之一就是,「不知不覺」的白日夢似乎無助於創造力的提升,也就是說,企業老闆和學校老師還是有理由要約束這類「不知不覺」的胡思亂想。

歷史上記載不少這類有創造性的白日夢,一些偉大的科學家和數學家都以此聞名。最著名的例子之一就是阿基米德坐在浴缸中突然悟出阿基米德浮力原理。

愛因斯坦在校數學成績不佳,而且因為經常做白日夢而差一點被踢出大學,但愛因斯坦卻宣稱他是在某個夏日凝視陽光,並幻想若能夠騎在太陽的光芒上該有多好,因而發明了相對論。

3M最成功的辦公室發明便利貼,是另一個胡思亂想的結晶。3M工程師佛萊(Arthur Fry)習慣在教會唱詩班的歌譜中夾入小紙片,以便能夠迅速找到詩歌,卻因為紙片經常掉出來而誤事,佛萊在1974年某個週日早上聽著牧師證道時思緒飄離,開始細細思索自己的「書籤」問題。「我開始想,我真正需要的是一個小小的書籤,能夠黏在紙上,但當我把它拿下來的時候,不會把紙撕壞。」除了便利貼,佛萊名下註冊的專利還有二十多種,這位優秀的發明家不但是多產的「白日夢遊家」,更重要的是,他能適時察覺自己正在白日幻想,並進一步把幻想轉換成有用的發明點子。

白日夢有助社交互動能力

做白日夢時的抽象思考能力大為提升,也有助於發展人類的社交能力。「人類能做白日夢是因為人能夠把自己投射在像是未來的想像情境中,」哥倫比亞大學腦神經科學研究者梅森(Malia Mason)說:人類做白日夢時,多半是想到彼此,想到很多假設的情境(what-if),並會想到將來這些情境可能會如何發展。

從這方面來看,白日夢的情節就很像一齣連續劇,人在這齣劇中反思一些真實的和假想的人際互動關係。而這正是人與其他動物的最大區別。

多給孩子一些空白時間

常看電視是不是能激發更多做白日夢的想像力呢?答案完全否定

英國東安各利亞大學的研究者貝爾頓(Teresa Belton)最初對這個議題產生興趣,是因為閱讀了一些小學生寫的故事。「很多故事都很瑣碎單調,缺乏想像力,」貝爾頓說,「彷彿這些孩子思路都卡住了,即使鼓勵他們發揮創意,他們都不知道該怎麼做。」經過幾個月的觀察後,貝爾頓的結論是,孩子們缺乏想像力,跟生活中沒有「空白時間」有關。「空白時間」就是沒有安排任何活動或接受感官刺激,閒閒沒代誌。

很多孩子只要一感到無聊,就馬上打開電視,結果他們就一直沒機會學會用自己的想像力做某種形式的娛樂。

「白日夢填補了空白時間,而這種活動是可以到處帶著走的,」貝爾頓說,「但這是需要練習的,太多孩子從來都沒有這種練習。」

雖然從佛洛伊德時代,心理學家就開始探討白日夢,但大家習慣貶抑天馬行空,直到最近才開始有些不同的看法,甚至認為在大腦「預設網路」作白日夢,是人類心靈的最基本特質。白日夢是大腦產生新的聯想和連結的思考過程。「如果你的心靈不會漫遊,就只會被眼前事物所束縛,白日夢讓你做心靈時間旅遊和其他心靈模擬活動。你的思緒脫韁奔馳,」史庫勒說。

怎樣做有效率的白日夢?

白日夢究竟該怎麼做?以下是一些建議:

1.做白日夢前,確定身心需求獲得平衡。比如說,先上廁所,喝杯水等。

2.選好做白日夢的時間,比如準備睡覺時。在你疲倦時,邏輯思考比較少來干擾,所以就算你的白日夢做得荒腔走板,你也不太在乎。

3.選個好的地點做白日夢。比如說,你的臥室、廁所(別笑,效果很不錯的)、或書房一張舒服的椅子上。

4.放任眼睛自由移動,走神、渙散失焦、甚至鬥雞眼都可以。

5.放鬆心靈,聽聽音樂,隔絕一些干擾,增添一些情緒。

6.想像一個現實生活的真實情境,讓它在你心中上演,儘量戲劇化,彷彿你即將走入這個真實情境中。

7.想像一切會讓你快樂的事情,放進一個故事裡。

8.角色扮演是另一種白日夢,也很有幫助;有一個角色模範(role model)會更好。

9.想像你自己扮演的這個角色三年以後,試著在白日夢中模擬你角色模範的言行舉止。

10.模仿角色模範讓你讚賞的特質;在不同背景和情況中演練。比如說,衝突、派對和會議等。這會加強你的問題解決能力。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