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克里斯史密斯:創意來自感動力

2014/6/30 天下雜誌

英國的音樂產業,出口的淨收益比英國鋼鐵工業還要高。

英國音樂人組成的工會,規模比英國煤礦工人工會還要大。

來自英國的優質設計,隨處可見。目前全球生產每一輛車的原型中,都有英國皇家藝術學院學生或畢業生的創意。香港國際機場、香港j豐銀行總部、德國國會大廈,都出自英國建築大師諾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手筆。

為什麼這個島嶼古國,成為領導世界的創意之都?

英國政府的政策,為蓬勃發展的文化創意產業,舖好一層沃土。一九九七年入閣擔任文化部長的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就是幕後功臣。

現在台灣政府喊得震天價響的文化創意產業,英國的工黨政府早在九年前便大力提倡。九○年代中期開始,「酷不列顛」(Cool Britannia)運動蔚然成風,英國政府用「酷」重新行銷英國的國家形象。史密斯是文化創意產業的定義者,也是喚醒政府重視文化創意產業的第一人。

在四年任內,史密斯確保文化預算增加八○%,並改革國家樂透彩,在預算吃緊時,爭取二百萬英鎊(約一億一千萬台幣)的國庫額外補助,讓人們可以免費參觀博物館、美術館。

科學態度 文化熱情

當時,「文化創意產業」是人人琅琅上口、卻涵義不清的時髦名詞。醉心英國浪漫詩人華茲華斯(Wordsworth)的史密斯,上任第一件事,卻是以科學精神,著手調查文化創意產業中每項類別的產業規模、就業狀況、與年營收額,不僅清楚定義創意產業,更以數據佐證文化創意產業的經濟價值。

他任內出版兩次《文化創意產業圖錄報告》,許多數據描繪出一個故事:文化創意產業已儼然長成英國的經濟小巨人。早在五年前,英國文化創意產業年總收入超過一千億英鎊(約五兆六千億台幣),雇用一百三十多萬人,出口總值與日俱增。圖錄在手,史密斯說服工黨政府,創意產業可能正是英國經濟成長的動力與財富之源。

為了找出政府在創意產業可以施力的方向,史密斯成立「文化創意產業小組」,邀請創意界的翹楚,如時尚設計師保羅.史密斯(Paul Smith)、「火戰車」(Chariots of Fire)的製片大衛.帕德曼(David Puttman)、披頭四的唱片製作人喬治.馬汀(George Martin),將他們與各部會首長帶到同一個討論桌。往往,官員們乾脆闔起卷宗,與創意家辯論文化政策。經過小組討論的抽絲剝繭,史密斯找出英國政府的三個方向:教育體系的支援、智慧財產權的保護、資助年輕創意家。

這位曾經手握一兆多英鎊預算的前文化部長,如何抓住明確的施政主軸?這位英國創意產業的催生者,對台灣有什麼建言?

文化創意產業主要有三個定義。首先,這個產業的原物料是人——人的心智、技術、靈感。其次,這個產業的經濟價值萌芽於想像力豐富的個人,像是建築、出版、電影、音樂、設計、電腦軟體、電玩遊戲、表演藝術等。第三,這個產業的產品,並不一定是可見可觸的物體,而是使我們興奮、感動、或娛樂、吸引我們的一個「東西」。在文化創意產業,資產不是來自大地,而是來自腦袋。

台灣有很長一段時間,經濟實力建築在優異的製造能力上。但我感覺,以經濟表現來說,台灣這方面的能力逐漸被削平。文化創意產業值得台灣耕耘,為台灣未來挹注經濟成長動能。

政府在思考如何扶植文化創意產業之前,必須先知道自己到底在說些什麼。除了確切描繪出每個創意產業的規模,我們也希望能找出障礙所在:是什麼阻礙了這個產業的發展?有沒有政府可以幫忙的地方?因為,政府介入並不會自動幫忙這個產業。有些文化創意產業,不論有沒有政府的幫忙,都能自力更生,不斷發展,他們最不想要的就是政府干預。但有些文化創意產業,卻希望有政府能在融資、教育體系支援、或是智慧財產權保護上幫個忙。你必須清楚地辨別,哪些領域是需要政府協助的。

我們找出了幾個政府應該施力的方向。第一個是教育。學校上課時,應多花時間在藝術、音樂、舞蹈、戲劇上,就像學校強調數學、經濟、語言一般。很重要的是,我們必須確保教育體制內,創意科目仍然活躍。我們也必須確保,讓那些想去時尚學校、設計學院、電視電影學院、舞蹈或戲劇學校的學生,都能如願上學。若問我對台灣教育有何建議,那就是,千萬別忘記在教育體制內煽起孩子們創意的火燄。嚴格控管、硬背強記、凡事形式化,都會扼殺創意。

另一個政府應該幫忙的領域,是智慧財產權的保護。對這個產業來說,智慧財產比商品來得重要,這個產業的經濟價值就在智慧財產之中,可能是一段音樂,一場表演,或一套軟體,除非創作者能確保其創作價值被保護,不然的話,整個文化創意產業將會崩解。在今日的數位世界,輕擊滑鼠的瞬間,就能傳送和使用智慧財產,政府實在有必要建構出一個法規架構,與其他國家達成國際協議,讓數位科技變成文化創意產業的機會,而非威脅。

第三個我們找出的領域,就是如何讓小型的創意產業生存下去。尤其是在住宿與展覽空間上。在倫敦,房租、物價都很高,年輕的創意創業家要找到可負擔的住宿和工作室,不是件簡單的事,這是文化創意產業遇到最多困難的地方,也是市政府該扮演自己角色的時候。市政府應該將倉庫類型的處所,改建成工作室,並以創意創業家能負擔的租金出租,加上某種程度保障他們的工作。現在英國的哈立法克斯與伯明罕就提供處所,讓創意創業家群聚,自然形成聚落。

這三個領域,是英國政府找出協助文化創意產業的方式。

政府要做一個平台

我想我給台灣的建議之一是,不要試圖包山包海、什麼都做,不要想要在每一個文化創意產業有卓越的表現,找出你們有機會成為世界頂尖的領域,然後集中力量去做,這才是最能充分發揮潛力的策略。

政府不應該太過努力去介入這個產業,商業與文化活動之間的綜效會自動產生。政府不是去命令、支配這個產業,政府不應該告訴文化創業家他們應該做什麼,不是去決定文化創意產業的內容,或是引領產業方向;政府要做的是一個平台,讓文化創意產業自然開花結果。

你們有一個非常活躍、多元的文化,你們應該引以為豪,在你們的傳統上耕耘,台灣是一個發展文化創意產業的沃土。只要走一趟故宮博物院,就知道你們的優勢在哪裡。要有企圖心,運用你們的優勢。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