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兒科專家邱南昌 鬥嘴培養父女情

中央通訊社中央通訊社 2016/8/14 陳偉婷

(中央社記者陳偉婷台北14日電)馬偕兒童醫院醫務部主任邱南昌和女兒邱詩婷常用「鬥嘴」培養感情,也曾摔門、冷戰。但父女感情好,邱詩婷盼考上汽車駕照,以後載爸爸上班,不捨醫師爸爸這麼累。

邱南昌是小兒科、感染症、小兒神經學、兒童重症醫學專科醫師,小孩的生理問題都難不倒他。從小在男孩圈長大,有2個兒子和1個女兒,怎麼和唯一的女兒相處,是邱南昌生活的重大挑戰。

邱詩婷受訪時說,小時候覺得爸爸是超人,只要提出願望,多困難的事情爸爸都可以解決;也因為爸爸是醫師,從小到大生病從沒來看過醫師,不管是感冒、發燒、皮膚過敏,甚至是學校有人染肺結核的接觸者追蹤,全都靠爸爸搞定,也覺得很驕傲。

邱詩婷記得,小時候吃飯曾經不小心吞到魚刺,當時爸爸剛好在國外開會,家裡其他人就拿了白飯、狂喝水等民間療法處理,但她還是哇哇大哭不停,直到打電話給國外的爸爸「隔空問診」,聽到爸爸的聲音才平撫情緒。

有個醫師老爸固然「方便」,但爸爸太忙,也讓女兒很擔心。邱詩婷說,爸爸工作忙、會有情緒,有時候一回家就會口氣比較兇的管教她,她可能正好忙著學業、繪圖,也不禮貌的頂撞回去,三言兩語間,父女火花四射,甚至曾經搞到兩人都摔門、拍桌。

邱詩婷說,跟老爸最長曾經2、3個星期不講話,她一回家就窩在房間,爸爸也會跟醫院的學生吐苦水,抱怨女兒都不理他。每年爸爸收到學生的卡片,上面寫最多的一句話就是「希望老師跟女兒能好好相處」。

就算再忙、再累,邱南昌花很多時間陪伴家人,假日約家人郊遊踏青,平日有空也會接送孩子。邱詩婷記得,國三時有一晚補習,很晚才回家,又下大雨,她搭公車回去,結果一到站就看到爸爸拿著傘在站牌前等,「老實說,那時候我真覺得我爸真是天下第一帥」。

不過,邱詩婷也記得,好幾次爸爸可能工作太累、視線不清楚,晚上開車時曾差點撞到人,也讓她很心疼,也怕爸爸工作太忙、太累,拖垮了身體。

談到對爸爸的愛,邱詩婷會邊把臉皺成一團,邊搖頭,說不出一個愛字。不過,今年暑假她努力上駕訓班,希望快點拿到駕照,鼓舞她的最大動力就是「想載爸爸去上班」。

常用鬥嘴和女兒培養感情的邱南昌隨身攜帶女兒畫著他形象的鑰匙圈,他覺得華人男性很難把愛掛在嘴邊,但會用行動證明。當初知道女兒選志願選了台北的學校,也是心裡一陣高興,又怕表現出來女兒就改變主意。

邱詩婷從小就喜歡畫圖,小學就學電腦繪圖,父母也都支持這個興趣,邱南昌還曾要女兒幫他畫大頭貼頭像、畫line貼圖賺錢養他。但當邱詩婷選了私立大學媒體設計系當志願,還是對爸媽造成衝擊,擔心「怎麼要去念私立學校」、「畫畫會不會沒有出路」。

邱南昌說,雖然希望孩子可以考慮從醫,但從不敢直講,也認為就算喜歡畫畫,也可以當作「副業」。但他3個孩子都有自己的想法,自己選擇了想走一輩子的路,家長了解的不一定比孩子多,還是要尊重孩子的選擇。

他表示,時代改變,爸媽不能再用過去思維衡量孩子的選擇,要讓孩子適性發展,且尊重他們的想法;孩子則「要對爸媽好一點嘛」,爸媽也是一般人,情緒也會起伏,如果有不對的地方,「小孩也要多擔待喔」。1050814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