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內閣「老么」說真話!最年輕政委唐鳳:年齡並不是障礙

康健雜誌 康健雜誌 2016/8/27 楊竣傑

關於她入閣後是否能帶給年輕人希望,唐鳳引用魯迅的小說《故鄉》內的一段話:「希望本是無所謂有,無所謂無的。這正如地上的路。」鼓勵大家,只要擁有共同的希望,希望必能實現。

8歲自學程式、13歲起自學、16歲創電腦公司,33歲退休後轉任Apple、Socialtext顧問,建構「零時政府(g0v)」社群與「vTaiwan」等平台,唐鳳的求學與成就,已為人熟知;10月1日,她增加一個新頭銜:「科技政委」,不僅是台灣首位,更是行政院有史以來最年輕的政務委員。

8月24日傳出她將接任政委消息時,不僅網路界、教育界興奮,不少年輕世代對於她替政府注入一股活水,更充滿期待;雖然政院要借重她對數位經濟政策與開放政府推動的能力,但「唐鳳」,其實肩負著激勵年輕世代做更多事的榜樣。

唐鳳利用網路平台接受各界提問,做事的方式與態度,儼然是年輕世代的行事風格,成為準政委的第一步,她走得很「唐鳳風格」,也很創新。

年僅35歲的政委,要進入行政體系,和許多大她好幾輪的前輩們一起工作,她不認為年齡是障礙,但在「五代同堂」的職場,內閣「老么」,怎麼溝通、怎麼說服主事者,每一次都是年輕人、職場人的學習對象。

《Cheers》雜誌在網路平台詢問唐鳳關於世代的問題,她給予精彩的回覆。以下是《Cheers》雜誌與唐鳳的精彩Q&A:

Q:許多人認為妳的入閣,是激勵台灣年輕世代,妳自己會認為,入閣後可以讓年輕人與相關工作者看到希望嗎?

A:「希望本是無所謂有,無所謂無的。這正如地上的路。」

Q:承上題,無論妳的答案為是或否,是否可談談妳的觀察。

A:從 Ada Lovelace、兩代 Babbage 開始,經過歷代黑客的百年追求,創作出的個人電腦、網際網路,與解嚴時期的開放思潮同時進入台灣。這些價值的持守與深化,需要數位原住民和新住民互相學習,無分長幼。

Q:妳曾提到318之後的發展,未超出妳的理解,也並無特別焦慮台灣的未來,但台灣許多年輕人確實面對如此焦慮,妳如何以自身經驗鼓勵她們看待問題?

A:原本沒有路的地方,先民開出了路,但路不見得好走。若是我已經熟識的朋友個別詢問,我或許可以給出建議,但各人有各人的維度,我無法泛泛而論。

Q:各界都在談世代問題,年輕人認為社會不正義,妳認為這是問題嗎?妳會試著解決嗎?

A:雖然「實現族群公平、弭平世代爭議」並非我的政務工作,但確實是我個人關心的事情。未來在凝聚共識的具體機制上,如果能有些許貢獻,我也很樂意提供建議。

Q:面對民意與社會變遷的快速變化,妳身在政府機關,勢必會遇到節奏不如網路世界的問題,妳如何快速因應,並將正確的潮流,傳達給政府,也傳達給外界?

A:我會先以較熟悉的「實虛整合式公民參與機制」出發,再視事務人員的實際需求,引入更合適的渠道與空間。

Q:妳認為台灣的人才創新有何可改進之處?

A:貴刊「人才創新論壇」已經提出了許多具體見解,我還在吸收、學習,目前沒有更進一步的想法。

Q:雖然妳很年輕,但也和許多「前輩」們共事,請教妳如何與不同世代的對象溝通?

A:閣員同事們都是學養兼備的師長,我會以過去一貫開放而坦誠的態度來溝通。以國教院課發會的經驗為例,在我引入逐字稿共筆機制時,首先主動協作的孫明霞校長,有50年的教育工作經驗,在我出生時(1981)就已經是高雄高工的資深教師。由此可見,年齡並不是障礙。

Q:妳如何定義25到35歲世代?

A:我認識人的方式,是從人心中的價值,而不是階級與角色。後者會隨時間改變,年齡更是如此,所以我無法從這個尺度回答,尚祈見諒。

Q:承上題,妳看見他們有何主張?

A:同上。

Q:承第8題,妳如何促成?

A:同上。

更多來自康健雜誌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