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再見了!白海豚

2014/6/30 林貞岑

國光石化廠(八輕)預定在彰化西南方的濁水溪口填海造陸4000公頃,全台最大的芳苑大城濕地首當其衝,即將面臨消失危機。

聽到珍貴濕地將以每平方公尺100元廉價賣給財團,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蔡嘉陽又急又氣,三個月前聯合8個環保團體,提出「守護白海豚信託計劃」,發動民眾集資認股買下濕地,迄今已募集三萬人。學界更站出來反對國光石化建廠。中興大學環境工程學系教授莊秉潔評估,石化廠污染排放影響全國居民健康,估計會讓每人平均減少23天壽命。

中研院院士周昌弘、陳建仁和540位教授共同連署提案,要政府考量「維護全民健康,環境生態品質、並落實節能減碳之國家政策」,停止興建石化廠。

因早有研究指出,雲林麥寮的六輕廠,造成當地鄉鎮居民致死率上升,並且大量耗用水資源,嚴重威脅環境和健康,質疑十幾年前決策錯誤。

面對民間反石化的聲浪愈來愈大,政府單位以經濟開發為由,提出「海豚會轉彎」說法,訓練海豚為石化廠繞道,另外擇地而游。

可能,我們終究要向白海豚說再見,牠們不會再回生態丕變的彰化海岸。也可能,帶頭守護白海豚的蔡嘉陽等人終究成功挽留部份濕地,可愛動物仍來台灣。濕地生態與迴游嬌客終究能否成功留下?我們屏息以待。

位在彰化芳苑鄉和大城鄉的海岸,向來低調而寂靜。

週末午後,芳苑鄉的地標普天宮前,僅有一輛賣小吃的貨車,孤零零地停在正中央。

如果不是白海豚,彰化海岸這片東亞及澳洲候鳥必經、台灣最大的濕地,恐怕就默默被開發填地而消失。

早在1636年荷蘭人的古地圖中,記載著濁水溪以北的彰化海岸,是全台最大的潮間泥灘地。

濁水溪夾帶著豐富礦物質,灌溉了嘉南平原,提供了全台近半的稻米產量;出海口長期沖刷淤積成泥灘濕地,土壤有機質豐富,是鳥類和海豚等生物的大穀倉。

濕地生物豐富多樣,僅次於熱帶雨林,除了可調節水量防止淹水,也提供了良好的養殖魚撈環境,芳苑和王功地區世代以養蚵為生,當地盛產的珍珠蚵,受到充分日照,鮮甜肥美。

你不知道的國際級濕地

看不到盡頭的壯闊濕地,就藏在寺廟後方。芳苑大城濕地總面積達8000公頃,是日月潭的10倍大,相當於306個大安森林公園。更令人屏息的是,濕地潮間帶寬達6公里,是一般只有1000公尺的60倍,像海一樣在前方鋪展開來。

從堤岸邊走到堤頂,要走2550步,約需5~10分鐘。 以此為半徑向外畫個大圈,一望無際的黑棕色泥灘地、一根根淺灰色蚵架,如同巧克力蛋糕上的蠟燭,此起彼落佇立在泥地中。軟軟的泥灘地下,更蘊藏豐富生機。

窸窸窣窣晃動的小白點,是藍色圓殼的和尚螃蟹,一隻隻說好似的,用旋轉方式從土洞裡鑽出來,數百隻成群結隊、整齊快速地往前方移動。

橙紅色的夕陽醞染大地,一輛輛載著小朋友和家長的牛車,在泥地上悠悠晃晃的緩行過來。前方有群大人和小孩,戴帽子、穿膠鞋、短褲,手拿鏟子和水桶,低著頭在泥淖中挖文蛤和螃蟹。採蚵車嘟嘟嘟地載滿一籃籃的鮮蚵,準備要回家。

「這就是我20年前所看到的北彰化海岸,」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蔡嘉陽,腳踩著泥地,難掩激動地說,漲潮時只要站在岸邊,就可以近距離看見一群白海豚游到海溝邊覓食。

水鳥博士蔡嘉陽,守護彰化海岸20年

朋友都叫他「大杓」(水鳥大杓鷸的簡稱),現年40多歲的蔡嘉陽打從大學開始,就因研究水鳥而愛上彰化海岸。

大一時他騎著摩托車走遍彰化海岸,拿望眼鏡觀察鳥類覓食狀況,他發現彰化海岸鳥類豐富,全台灣最常見的鳥類有250種,彰化海岸就有160種。

原來,是看起來髒髒醜醜的海岸濕地土壤豐美,餵養哺育了無數鳥類。

有次他看到3000隻大杓鷸同時展翅齊飛,當嘴巴有18公分長,腹部雪白的大杓鷸翻轉落地時,「簡直就像是一片片的雪花飄落,」他感動萬分,好希望下一代能夠繼續看到這樣美麗的海岸。

他為自己的小兒子取名韶育(與大杓鷸同音),孩子兩、三歲時,蔡嘉陽就常背著他到海灘上數水鳥。

然而,生態發展難敵經濟開發,北彰化海岸因為彰濱工業區、西濱快速道路、工廠煙囪和風力發電廠等,鳥類數量愈來愈少。

大杓鷸從3000隻減少到500隻,蔡嘉陽發現光做研究,救不了他最愛的水鳥和海岸。

「台灣不缺教書的人,但缺少環境運動的人,」他是英國杜蘭大學鳥類生態學博士,卻毅然放下教職,站出來投入環保聯盟,以具體行動捍衛彰化海岸。

這些年來,敦厚溫文的蔡嘉陽受到不少阻礙。他經常孤單一人與地方勢力抗衡:反對西濱公路開發到海邊、反對彰化火力發電廠,反對國光石化和救白海豚,只要傷害到彰化海岸,蔡嘉陽一步也不退讓。

蔡嘉陽上書請命,終於說動政府願意將芳苑大城濕地納入國家保護範圍,卻一再因地方勢力與開發商施壓受阻。

贊成國光石化開發案的鄉民代表,直接到會議場中和蔡嘉陽對罵嗆聲,甚至撂下狠話恐嚇他,蔡嘉陽不動怒也不放棄。

「等了20年,彷彿就為了迎接這場戰爭,」蔡嘉陽跟太太說,他不去做就沒人可以做了。這兩年他放下手邊工作,全心為環境教育扎根,他甚至未雨綢繆,已經買好保險,做好萬一的打算。支持他的太太黑色幽默一句:「你走了,我們的生活會比現在過得更好。」他放心去衝。

7月7日傍晚,蔡嘉陽剛向內政部遞交白海豚信託基金申請書,連續幾天的相關活動,讓他已經沙啞失聲。

記者問他:「這活動還要進行多久?你覺得會成功嗎?」

黑灰色短髮夾雜,蔡嘉陽眉頭一緊,偏著頭深思一會然後平靜地說:「一直到它(國光石化)喊停為止,」他說,會和彰化海岸共存亡。

彰化海岸,不再孤單

一百年了後咱們子孫嘛得看,看你用性命守護的海岸,我知道,你無為啥,只是深深愛著,美麗的福爾摩沙,以後你不免擱感到孤單,因為阮尬你作伴。——音樂人「零」為蔡嘉陽寫的歌

蔡嘉陽為海岸奮鬥的背影,早在不少人心中埋下種子。

藝文人士為他寫詩、寫歌,一對國小學童的父母自發性到假日市集擺攤,放影片做解說,希望召募更多人入股,快點買下濕地。

拯救白海豚活動迄今三個月,國光石化開發案即將展開第二階段環評,但是「沒有任何官員來看過這片土地,」蔡嘉陽略帶無奈地說。

而看過這片天地的人都知道,只要看過就會愛上,不會容許為了開發而使生物多樣的它消失。

不少國小學童跑來看白海豚棲地,蔡嘉陽順手做起生態導覽。「媽咪,有活的螃蟹耶,」短髮的國小女生大寶,一手抓著粉紅色的海豚布偶、一手捧著指甲大的螃蟹,開心地又叫又跳。

來自台北的大寶,平時跟著媽媽張育憬在假日市集為白海豚活動擺攤「拉票」,大寶媽媽特地趁暑假,帶大寶和妹妹專程到到台南聽蔡嘉陽演講,並來看白海豚。

「你看,這就是我們以後要買下的地喔,漲潮的時候,海水跑進來,白海豚會在那裡游泳……」穿著印花褲裙的張育憬牽著小女兒的手說。我偷偷瞄到一旁很容易感動的蔡嘉陽,已經紅了眼眶。

諷刺的是,遠遠地隱約可見的六輕,冒著白煙的巨大煙囪和廠房如同剪影,怵目驚心鑲嵌在平靜無垠的濕地界線上,被當地居民稱為「惡魔島」。

僅剩不到100隻白海豚,棲息活動的區域愈來愈少,牠還有機會逃離魔掌嗎?

Box:台灣白海豚

是公認的稀有保育動物,出沒在苗栗到台南海岸一帶,近來因捕獵及缺乏食物等因素,目前僅剩不到100隻。白海豚游泳時血管擴張導致皮膚泛紅,又稱粉紅色海豚。

常出現在河口附近,與人非常親近,尤其農曆3月媽祖生日時會成群出現,所以有「媽祖魚」之稱。海豚是食物鏈中最高階的覓食者,海豚存在,表示海洋生態平衡健康,是有益人類的環境。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