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再見日月潭

2014/6/30 張素璇

清晨從南投縣貓蘭山上俯瞰魚池鄉,似水的迷霧,掩住了錯落不一的房舍﹐整個日月潭就在翠山圍繞中,更顯出它的白淨。

漁夫黃武雄坐在木舟上,收起一個個魚筌,很開心地請水上的訪客共享生食潭蝦的滋味。聊到收成,他眉頭卻緊緊一皺:「潭中的蝦跟人一樣,愈來愈少了。」

黃武雄是邵族人,傳說中,他的祖先追逐著白鹿而無意間發現了這塊美地。於是,他們開始在這裡定居,打獵、捕魚、唱歌、跳舞。

就在二十年前,日月潭也還是台灣的觀光「聖地」。觀光人數從四十萬不斷成長到最高點,達到一百二十萬人。但是從十五年前開始,日月潭卻成許多人心目中「不可不來,(因為名氣大),不可再來(因為整體環境惡劣)」的地方,近一年來,投入心血規劃日月潭的經濟部中衛公司代經理邱明民感歎。

沒落的日月潭

當台灣國民所得提高,旅遊愈來愈興盛的時候,日月潭這個少數擁有「湖光山色」的地方,為什麼卻漸漸沒落?

翻船事件是導火線。

七十九年八月二十五日,日月潭一艘夜航的遊艇,因為超載而翻覆。九十人快樂的出航,只有二十五人回來。從此之後,危險的陰影讓日月潭的觀光人數直線下降。從民國六十七年的一年一百二十萬的觀光人次,到現在的八十萬人次。

船難事件還波及到附近的九族文化村。九族文化村副總經理李澎生記憶深刻,發生船難之後,隔月業績馬上下降了三○%。

船難之後,許多觀光客來到這個台灣最大的湖泊,就不敢再坐船。加上日月潭也沒有吸引人的新設施,觀光客因而不再停留。

走進日月潭視野最佳的中信飯店,餐廳裡空的位子達三分之二。中信飯店總經理陳首魁表示,非旺季時,一百多人的服務生服務不到十個客人,是常有的事。八十四年度中信飯店虧損很多,即使免費招待同仁住宿,也沒有人願意來。

往日盛況不再

然而在二十年前,無論度蜜月、學校遊覽或全家旅遊,日月潭曾在台灣人的回憶中,寫下甜蜜的一頁。

台灣很少有大面積的湖泊,高山湖泊更是少有。不斷變化的潭面,再加上起霧時的朦朧,常有許多情侶乘船其中,湖上一雙雙的倒影融入了翠山群峰。

天然的邵族歌舞,更是吸引人的視覺和聽覺。「二十年前,在山上種田種到一半,常會聽到表演的緊急通知,一群人急急忙忙地從山上跑到山下,演出最拿手的邵族歌舞,」一位賣熱食的邵族婦女,回想著當年盛況。

那時也有許多新婚夫妻選擇在日月潭度蜜月。他們往往會租一套紹族公主和王子的衣服,在紹族的庭院和傳統瞭望台式的建築前,拍下甜蜜的相片。長長的木造碼頭上,更是穿梭各式各樣的遊艇。

但如今,船家戴著斗笠,坐在紙箱做的簡陋價目表旁,等待觀光客上門,常常一天做不到五件生意。

日月潭的景色依舊,昔日的風光卻不再,最大原因在於三十年來,硬體設施、商家經營的理念都沒有進步。

長期缺乏投資,日月潭至今仍沒有一條豋山步道,也沒有供遊客休憩的休閒設施。過去二十年,政府補助不到一億八千萬,平均一年不到一千萬。這些錢只夠修路燈和蓋公廁,「三個所長只蓋了三個公廁,」一位風景管理所的職員歎道。

沒有新遊樂設施的日月潭,在求新求刺激的消費需求下,缺乏新鮮感,漸漸地無法和新式遊樂場競爭。

鏢客惡化消費品質

遊客減少之後,日月潭的消費品質開始惡質化。

首先,是強悍的鏢客開始在日月潭出現。這些鏢客常以招手搭便車的方式出現,遇到心軟的遊客讓他上了車,就以感謝的名義邀請對方到他家喝茶。但是茶一下肚,鏢客就開始推銷鹿茸,為了擺脫糾纏,觀光客常勉強買一兩五百元的鹿茸,但鏢客卻強迫推銷半斤、一斤,「往往買下來要花好幾萬元,」南投縣警察局行政科科長王群育說。

曾經,就有個台北女孩連夜找三個男生陪同,南下請南投縣風景管理所的職員幫忙,退回七萬元的鹿茸酒。

惡性循環下,遊客更少。現在不到假日,「遊覽車沒有幾部,」王育群指出,強迫推銷的鏢客也漸漸少了。

剩下的鏢客,改以另一種方式生存。在公車站牌前、道路路口處,鏢客會拉你去吃飯、坐船和住宿,但不清楚狀況的消費者,也因此付出昂貴的「仲介費」。

沒有增加遊樂的價值,加上惡劣鏢客強迫推銷,許多人不想重遊日月潭。沒有人重視的日月潭,得天獨厚的湖光山色,也逐漸暗淡。

來到日月潭,最先躍入眼簾的是髒亂的攤販,和層層掩蓋日月潭的廣告看版。靠近潭邊,還有湖水垃圾的酸臭味陣陣撲鼻。

攤販帶來的垃圾是日月潭的一大毒瘤。「髒得連一個風景區都稱不上,」兩年前,南投縣風景區管理所所長鄭肇家來到日月潭時,整個停車場被攤販佔據。攤販將兩坪不到的地,擠入三台冰箱,吃剩油污的餐盤到處都是,警察取締卻趕不走。

鄭肇家花了一年的時間整頓攤販,拆除有礙觀瞻的招牌,並說服了十九家的旅館業者,自行出錢在各個出入口處做聯合招牌,才還給日月潭岸上清麗的面貌。

把遊客找回來

潭水裡多年堆積的垃圾,則是用了四、五百車次的垃圾車,花了三個月的時間清理乾淨。

當管理所連續兩年得到省府清潔比賽前三名時,一句來自交通部觀光局科長的評語:「徐娘半老,猶如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曾使得鄭肇家所長感到挫折。

然而這樣的挫折,卻化成一股不斷往前的助力。風景管理所跨出的第一步,是辦活動吸引人回來。

八十五年九月二十八日,名為水沙漣(日月潭舊名)之月的活動,在日月潭的潭上舉辦。

以墨色山水為布景,中秋的月做聚光燈,愛樂管絃樂團在水上舞台,悠悠奏出黃暖色的夜。碼頭上的民眾像是水波一樣,一圈又一圈地圍著水上舞台,陣陣從潭上吹來的微風薰得觀眾微醉,沈浸在浪漫的詩意中。

活動成功之後,交通部觀光局局長張自強還親自到縣議會,請議員幫忙通過日月潭升格國家公園的案子,同時省政府也撥下四億八百萬的補助經費。

這筆錢,將在未來三年,建設日月潭未來發展的雛形。規劃單位更請來楊英風等藝術家參與設計美學的規劃,他們要把日月潭設計成符合中國美學的地方,重回國際觀光的舞台。

在日月潭振興方案規劃書中,日月潭的九大景點,兩大生活區,將以新的面貌展示。

新修築的步道,賣的是純淨新鮮的空氣,和森林的芬多精。建築觀景台提供愛鳥者觀賞水鳥生態,還能在安全的水域玩水,往玄奘寺的路上則可以看完一部精緻的西遊記。

想一覽邵族文化,就到德化社聽邵族人說老故事,到德化國小參觀用圖騰傳說布置的美麗校園。

管理層級太低

消費、住宿也不必再擔心鏢客的問題。日月潭的消費資訊將透明化,旅客有充分的資訊做判斷。以後,各旅館房間的價格、坐船的費用,以及老實做生意的商家,都會詳細地列在一本旅遊手冊裡,可以在日月潭各旅遊點或是飯店大廳前免費索取。或是拿一本遊樂護照,按圖索驥的玩,還可以多享折扣。

然而實現這樣的美夢,卻有著管理上的問題。

主要原因在,南投縣風景區管理所的層級太低,無法指揮高層級的機關。日月潭產權分屬林務局、國有財產局和台電等中央單位。南投風景管理所一個縣轄的單位,根本協調不動。

缺乏高層級的機構管理,在邵族居住的德化社裡,就已出現了環保問題。四年前由縣政府地政處蓋的污水處理廠,因為沒有接收單位,到現在從未使用過。岸上住戶仍舊將廢水排放到湖水中。

管理人力不足,也是一個問題。管理八百公頃的日月潭的風景管理所,卻只有十個人的正式編制。一個人往往身兼數職,工作壓力大,常常留不住人,離職或提早退休的已達一半。負責清潔業務的郭進興解釋,風景管理所的事,不是人可以做的。他苦笑說:「本來要來養肝的,現在卻累出胃病來。」

然而在種種問題尚未解決之前,日月潭的商家,卻已鎖定了大陸市場。

天盧飯店副總經理施瑞峰說,平均每星期都有一批大陸考察團來日月潭觀光,因為他們認為:「沒來過日月潭,等於沒去過台灣。」

日月潭,是大陸人民對台灣的唯一記憶。一幅日月潭的山水圖,掛在北京人民大會堂上,就是對岸對於自由寶島的全部想像。而八十四年來台訪問的大陸人士,就有四萬人,估計未來會更多。

但是有著國際知名度的日月潭,能不能趕上新一波的觀光熱潮,讓大陸人民留下深刻印象,還想再來?

一個月前的夕陽時分,落日晚霞紅暈了半個天際。四個分別來自馬來西亞、菲律賓、德國、芬蘭的大女孩,划著船,在水波金光中靜靜盪著。在芬蘭擁有一條船的女孩說,日月潭比芬蘭的湖還美。因為芬蘭只有小丘,沒有這麼高的山。

太陽漸漸西下,日月潭開始等待新的早晨。明天,日月潭會不會不同?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