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別再製造天堂餿水桶了

2014/6/30 謝忠道

這一幕已經持續了半小時,朋友還是耐心地對孩子說:「你知道,食物沒吃完明天老天要下雨的!」我一聽,當場噗嗤笑出來,心想:「下雨跟這盤沒吃完的食物有什麼關係?」朋友跟我解釋,她小時候父母都是這樣說的,也不知道為什麼。

記得小時候祖母總是恐嚇我:沒吃完的東西都存在天堂的個人餿水桶裡,要吃掉在世時沒吃完的東西才能進天堂。那個時代家家都有回收廚餘的餿水桶,定時有人來拿去餵豬、做堆肥。餿水桶酸臭難聞,對小孩的我來說,拿剩菜剩飯去倒就已經痛苦不堪,別說想像將這一大桶吞掉了!

於是我被教育成一個很少在盤裡碗裡留下食物的人。後來發現,我這一代的孩子很多都是這樣被教育長大的。當時「誰知盤中飧,粒粒皆辛苦」常出現在課本裡作文裡,學校裡總有來自農家的孩子或是家境較差的,即使未曾體會農事辛勞,也知道食物得之不易。

以時代的軌跡來看,法國朋友小時候和我是差不多的,兩邊文化都有不准浪費食物的教育傳統。

然而這個道德教育在現代社會中,尤其在開發國家或是物質不匱的社會中,早就蕩然無存了。1980年代的消費經濟當道,鼓勵生產,也鼓勵消費。消費是為了經濟成長,惜物反被視為吝嗇,儉約被認為不懂享受。

不僅如此,愈來愈工業化的大量製造生產,讓人遠離自然土地生產線,當食物不再是透過人手與愛心製造出來,享用者不曾參與中間的艱辛過程,自然沒有珍惜之感。

浪費食物也耗損能源

世界糧食組織最近公布的一項報告裡指出:全世界的食物有四分之一在尚未消費前(烹煮)就直接被送進垃圾桶丟棄。在全球仍有13%的人口處在饑餓狀態時,這個現象實在教人震驚!

報告舉了一個小例子:比利時Wallonie地區平均每人每年丟棄15~20公斤的食物。布魯塞爾大都會區的家庭垃圾中有8%是被丟掉的可食性食品。換句話說,每年這個地區有1萬5千噸的食物被當成垃圾,平均每人丟了約1.5公斤的食物。有趣的是,同樣的報告分析,比利時每戶人家每年直接將等值174歐元(約8024台幣)的東西丟到垃圾桶裡。

「丟棄食物」背後所代表的不只是將食物當垃圾而已,還包括生產、製造、運輸、保存時所消耗的能源,水源和人力,所需的農藥,肥料對土地造成的影響,更形成處理垃圾增加所需的能源水源消耗。

浪費食物不再只是一個單純的個人式的道德教育問題,也是經濟、能源、環境、社會的多重耗損,歐盟報告分析,全球氣候異變因素裡,食品的生產製造運輸和保存造成的影響佔20%,這已經是個全球性人類史的問題了。

英國一份報告也指出,食品浪費不是僅僅個人行為,超市和工業製造商所丟棄的食物更驚人。在機器生產製造過程裡,有30~40%的原料或產品被丟掉,因為不合超市或生產標準而未出售丟掉的食品每年高達5億噸!事實上,食品浪費的現象幾乎全球化了。瑞典斯德哥爾摩國際水源研究機構、世界糧食組織(FAO)和國際水資源管理中心合作的一項研究,更細膩地指出貧富國家浪費的差異:貧窮國家的浪費多半在抵達消費者之前就損耗掉了,15~35%浪費在田野種植裡,10~15%浪費在製造運送和保存過程中。

富有國家在生產中浪費較少,但是一般人民丟棄的量高很多,例如美國,30%生產的食物最後是被丟掉的,總額高達500億美元。一位參與研究的專員說,這些食品浪費光是耗損的水資源,相當於水龍頭的水一直流,流失了40兆公升,足以供應5億人口每年的生活用水。

天堂餿水桶的故事有效

我當然沒有把這些數字和糧食組織報告說給朋友的孩子聽,倒是把天堂餿水桶的故事說了,兩個孩子聽得睜大了眼睛,半信半疑地看著我,又看看盤裡的食物。我也看著他們的眼睛,很堅定地點點頭。

不到一分鐘,盤子淨空,孩子被允許離開餐桌,一溜煙跑回自己房間玩去了。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