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別說不可能!輪椅少年靠己徒步看世界

DO_NOT_USE_華人健康網DO_NOT_USE_華人健康網 2016/7/31 圖文提供/大田出版
別說不可能!輪椅少年靠己徒步看世界 © 由 華人健康網 提供 別說不可能!輪椅少年靠己徒步看世界

哥倫比亞真的是非常特別的國家,當地每個人的潛意識裡全都是堅實的反科技主義份子。

別說不可能!輪椅少年靠己徒步看世界 © 由 華人健康網 提供 別說不可能!輪椅少年靠己徒步看世界

日記:二○○八年九月十七日

雨天,是坐輪椅的人最討厭的天氣。就算人人都說,雨衣、雨傘能有效對抗雨水,但是我很早就發現這兩樣物品不可靠,是百分之百的叛徒,它們絕對不會遵守讓你保持乾爽的承諾,而是殘忍地把你推向雨水的魔爪之中。就算再怎麼努力避開水坑,水依然會從輪子噴上來,雨衣的袖口堅持不了多長時間,很快在上下交相攻擊中敗陣下來,無力抵擋地任由雨水滲透到身體裡。

另外,還有比暴雨,以及毫無作為的雨衣更糟的,那就是......爛泥巴。真好,只要有爛泥巴,事情就更精采了。大家說泥巴對皮膚很好,經過福梅克的這段路,我的皮膚應該變得相當柔嫩細緻了。如果晚個一天到福梅克,應讓會覺得那是一座像天堂一般的村莊,但是今天的天氣,我就只覺得這裡是沼澤的地獄。

當然,我真的不該抱怨,只要想想出發前,在客運站的售票口上看到的張貼內容,讀到了那段能叫人安心的文字:「二○○八年只有八人死亡!」(沒錯,哥倫比亞眾多可愛的獨特作風之一,每一間客運公司都會很驕傲地張貼傷亡人數,讓乘客對車禍有完全的瞭解。)我猜如果其他的客運公司都有二十幾位受害者,那麼一年內八個人死掉,一定會被認為是行車安全上的壯舉。因此,自己能夠平安地從車上走下來,活著抵達,就該萬幸了。

先不管雨水、爛泥與告示牌上的亡者數目,我今天經歷的這一切都是為了去戴安娜朋友的家,而我唯一擁有的資訊:他住在離車站很遠、很遠、很遠的地方。我離開客運站後,外頭只見一整片森林與滿地泥濘。樹林間,隱隱約約可以看見一條又深又長的泥巴坑,如果好天氣(或說乾爽的日子)那應該是一條宜人的道路。

戴安娜很詳細地跟我描繪路該怎麼走,總結就是:「沿著河岸走,不知道就問往愛德華家的路。」不過似乎有件事被遺漏了,我是要去問棕櫚樹,還是試著投石問路,因為「人」並沒有出現在我當前遇到的萬物之中。好險,我猜上帝對我的死亡另有安排,沒讓我困死在南美洲的爛泥巴中,走了很長一段時間後,我終於看到了一棟屋子,我下定決心那裡不管是不是愛德華先生的家,我要在那裡度過一夜。

我一點也不需要威脅那戶人家收留我過夜,瞎貓碰上死耗子,我找到了!開門迎接我的是一位氣質高雅的女士,她熱切地歡迎我進屋,而且也沒對我那副慘樣有任何不悅與批評。要描述愛德華先生的房子(或者說是棟別墅)很難用三言兩語帶過,在此之前,我都不曾想過自己要到怎樣的地方,不過我一進到這棟屋子裡,便發現這裡有著不一樣的特質,不妨用我內心抽象的情感來表達:經過好幾個小時在大雨、泥濘中行走,最後抵達一處如天堂般的避難地,簡直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愛德華先生是位很有錢的老人(老實說,我一直都不清楚他為什麼有這麼多錢,不過在很多國家這是不能問的禁忌)。這個地方讓他自己退休後,可以待在家裡,與世隔絕,度過餘生。為了讓生活不那麼無聊,他把位於福梅克小鎮上的別墅改建成招待旅人的宿舍,就如同愛德華先生自己說的:把這裡變成一處大家能夠回來的地方,可以隨意待個一、兩天,甚至是半年也可以。

房屋坪數很大,形狀像是四方形的甜甜圈。中庭很大,有吊床,走廊上也都有花圃,房間數量很多。經過好幾年的經營,目前已經有上百位來自世界各地的旅人住過這裡,這裡就像是旅人的家一樣,大家可以隨意留了各種禮物、痕跡與紀念品,像是雕像、書籍、陳年舊物,或是一些不知名的物品都可以在房間裡看到。

我偶爾會想愛德華先生一定已經聽過無數個旅人的故事,接待過許多不同的生命,認識很多不平凡的人物。坦白講,雖然我的人生計畫並不包括定居,但是內心仍很羨慕他。

住在福梅克的期間,我真的很放鬆,好好地度過了哥倫比亞人的鄉下生活方式(以及講話方式,那真的不簡單!)在這段時間,我也開始計畫接下來的旅程,決定我該往哪裡去。

最後我體力恢復,穿著乾淨的衣服,吃著豐盛的食物,並且我也決定好接下來要用全新的方法來開始冒險:徒步(當然,我的意思是滑輪椅)。

本文出自大田出版《旅行,讓我成為人生冒險家》

原文網址 http://www.top1health.com/Article/145/40394

更多來自 DO_NOT_USE_華人健康網 的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