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勇敢跨出第一步:以莉.高露的田園美好時刻

康健雜誌 康健雜誌 2016/6/14 楊倩蓉

金曲獎最佳原住民歌手以莉.高露與先生陳冠宇大概是最志同道合的夫妻了。

這對金曲獎夫妻,既是音樂上的最佳夥伴,6年前更回歸田園,攜手下鄉種田去;6年來,他們一邊耕作一邊創作,至於如何兼顧?以莉笑著說:「我們都跟著農作物來排定作息,農閒時,我們夫妻倆輪流北上安排活動,農忙時,我們就不再接任何活動,忙著插秧與收割。」

當年,以莉曾經足踏三吋高跟鞋,抱著雙手雙腳離土地愈遠愈好的想法,在台北音樂圈努力找尋舞台,卻對未來感到茫然。返鄉務農後,反而激發出她的創作天分,2012年首張創作專輯《輕快的生活》就引起各方驚艷,並獲得當年金曲獎「最佳新人」、「最佳原住民歌手」與「最佳原住民專輯」三座大獎。

去年,她透過群眾募資發行第二張專輯《美好時刻》,短短數天就募得近百萬元,以莉.高露感動地說:「原來有那麼多不知名的歌迷在支持我,讓我在創作上更有信心。」

很多文青都很羨慕以莉.高露與陳冠宇這對文青夫妻能過著兼顧創作的田園生活,談到這裡,以莉.高露笑著說:「返鄉務農,我當然有後悔過。」

7歲從花蓮移居台北後,以莉.高露說,她早就忘記腳踏土地的感覺。30歲之前,拼命在台北生活與工作;雖然唱的是原住民歌曲,但是沒有信心也覺得不踏實:「那時我唱的都是別人的創作,沒有自己的東西。30歲時我就想,比我聲音更好的原住民歌手很多,年輕一代也不斷上來,再過幾年我很快就被淘汰。」以莉.高露說。

往前看,看不到身為原住民歌手的未來,往後看,她卻看到江山代有才人出的危機。為了改變,也因為不知該如何改變,她決定先回花蓮老家種田,與另一半開始過著農耕生活。

© 由 CommonHealth 提供

這個改變,在旁人眼裡,不就是換個城市居住,但對鞋櫃打開本來全都是三寸長高跟鞋的以莉.高露來說,忽然之間返鄉務農,第一個要克服的課題就是:早起。

尤其夏季天氣熱,上午9點就已經日曬到令人中暑的地步,所以農夫通常清晨5點就得下田耕作。好不容易用半年時間將自己的夜貓子作息改為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但以莉.高露說,接下來又要挑戰農活需要的體力。

她指著前方的土地說:「很多人以為一分田不過就是這樣小小一塊,實際上耕作時,光插秧這個動作,有經驗的老農夫一下子成排就插好,但對於沒有經驗的我們,僅是把秧插好,就耗費大半時間。常常覺得自己已經插好很多秧苗了,但往後一看,還有一大片土地沒有插上去。」

她曾經懊惱地蹲在田地裡想著:怎麼自己會決定返鄉務農呢?然而邊懊惱,還是得認清現實,繼續做農活下去。

時間一久,她開始體會到務農的樂趣,光是看一株稻子從自己親手種下秧苗開始,慢慢茁壯長大,就是很大的成就感來源。

最重要的是,以莉.高露說,土地彷彿有吸納人負能量的功能。當年,她帶著在台北生活的挫敗感回鄉,心情焦躁不安。但透過日復一日腳踏泥土的耕作生活,反而讓情緒安靜、沉澱下來,所有的負能量都不見,也激發起她對創作的嘗試。

她開始整理從小到大的記憶,除了童年時族中耆老們口中哼出的古老歌曲外,記憶中的所有人事物,全都變成創作上最重要的養分:「作農活時,我就把紙筆放在身邊,靈感一來就記錄下來。現在有手機更方便,用滑的做紀錄,」以莉.高露笑著說。

土地回饋給她的,不只是情緒沉澱與種出好吃的稻米,更有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從八方匯聚而來,透過打工換宿一邊體驗農耕之樂,一邊分享創作心得,透過群眾募資製作新專輯的想法,就是從交流中激發,讓她又大膽地跨出一步。透過募資直接與聽眾交流,因而獲得更多在音樂上的想法與回饋。

很多人以為,這對夫妻過白天做農活,晚上回家創作音樂。但是以莉.高露笑著說,對別人來說,聽音樂是放鬆,對他們夫妻倆,聽音樂是工作。尤其在田裡一整天之後,回去根本沒力氣聽音樂,只有在開始想創作時,會像做功課一樣,大量聆聽別人的作品,然後才能進入專注醞釀的狀態。

其實,何必非要人為的音樂不可?鄉間的蟲鳴鳥叫,就是最好的大自然天籟。

回頭來看,以莉.高露說,她很高興當年自己雖然迷惘,卻沒有停滯在當下,而是鼓起勇氣跨出改變的第一步。因為採取行動、換了角度,她也終於重新看到自己能夠掌握的未來。

更多來自康健雜誌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