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危險心靈男主角-黃河:來自父母的相信

2014/6/30 黃惠如

嗶、嗶,你有一通新訊息,」黃河偷偷低頭打開手機看簡訊。

金鐘獎頒獎典禮很長,他等得有點煩,偏偏他的獎項是最後一項的大獎──最佳男主角。

「你一定會得獎,」和他在《危險心靈》裡一起演戲的小捲胡桓瑋傳來簡訊。

他忍不住出去打電話給他,「好啦,如果我得獎,我就去探你的班,」當時小捲正在屏東拍戲。

回到座位後,又一封簡訊:「我祖先說你一定得獎,」黃河本來不緊張的,這些朋友的關心讓他愈來愈緊張。

「恭喜黃河,危險心靈」,頒獎人女星天心大喊。

導演易智言在台下不顧眼光跳起來大吼大叫,像個青少年。

黃河上台後驚訝地不知所措,一直按著太陽穴,說著沒有組織的得獎感言:「台灣連續劇…我還有很多要學習…這是我18歲禮物,」但每一句話都激起更大的歡呼。

是的,18歲,台灣史上最年輕的影帝。

「啊,不可思議,」黃河今天想起得獎那一刻,還是不斷搖頭,「這個形容詞很爛,但還是不可思議!」

這孩子冷靜後,在自己的部落格感謝了一拖拉庫的人。

得獎的隔天,他真的跑到屏東去探班了,兩個青少年在豔陽下又叫又跳。「你看,我的祖先很屌吧,」那一個朋友後來說。

黃河得獎的作品是《危險心靈》,飾演的角色是謝政傑。

謝政傑是國三生,《危險心靈》就從這個國三生的角度,省思台灣陷入陳痾的教育制度,並刻畫青春期的困惑與憤怒。

「謝政傑」是絕大多數台灣人在學生時代的共同創傷,五年級的網友在《危險心靈》的官方網站留言:「我頭暈目眩,有一種失憶症病人被喚起記憶的感覺,」也有高中生說:「雖然我才剛脫離學測,但每看一集我就忍不住一直流淚……」

演活「謝政傑」

16歲的黃河用他純粹的生命演活了這個角色。

一開始選角,導演易智言和製片侯文詠在西門町等青少年會出沒的各個據點站崗,看了一千多個國中生後,最後選出十幾個易智言覺得「還OK」的演員,一起上兩週表演課。

某次在表演課黃河腳抽筋,一個人痛得坐在角落,很無助的樣子,易智言走過去幫他按腳,心中突然激起保護這個人的慾望。

黃河的確有這樣的惹人憐愛的特質。如今細看金鐘獎頒獎典禮,當黃河在台上不知所措時,另一個頒獎人資深演員劉德凱在他身後輕聲說:「慢慢來。」

這樣的特質來自他的纖細易感。

黃河曾在路上撿回流浪貓,那三個星期裡,易智言工作室裡的每個大人都被問:「要不要養貓?」但每個人都回答「不要」,於是現在黃河養了3隻流浪貓。

而且他對世界好奇,他愛沈思、喜歡追究問題,讓他多了份質感。當他失戀時,不會問易智言,怎麼把這個女孩找回來、要送她什麼禮物之類的問題,而是問「為什麼愛情會結束?」易智言回答他:「結束的目的是(為了)要開始」。

他愛讀文學,最近在讀的一本書是勞倫斯.卜洛克的《衣櫃裡的賊》,喜歡吉本芭娜娜、山田詠美,也讀《希臘神話》和《聖經》。學校的國文課是他最喜歡的科目之一,「這是很深奧的學問,想想看可以看到不同朝代的人發生的事情。」

即使他有不同一般青少年的特質,但他真的還是青少年。

和你熟了一點後,便倒著爬樓梯;一直把經紀人王永慧的頭髮弄亂,永慧忍不住大喊「黃、小、河!」

易智言在受訪時,黃河窩在旁邊偷拍照,每當易智言吊書袋說起康德、村上春樹時,他就「嗚呼」地怪聲怪叫。

易智言說黃河就像一般青少年一樣,愛睡懶覺、賴皮、對媽媽不耐煩、急著想獨立、沒有恆心、毅力。嘮嘮叨叨一堆形容詞後,易智言對鏡頭「我重講好嗎?這樣我好像在罵他」,看得出對黃河的保護。

但易智言是慈母也是嚴父。

採訪結束後,我們在門口收東西,黃河溜進易智言辦公室,易智言大罵黃河,過敏長蕁麻疹發燒三天後到昨天才告訴經紀人進醫院掛急診,造成他會花著臉上《康健》雜誌與網站,「你怎麼可以耽誤別人的工作!」

螢光幕後的抉擇

表演工作和一般工作不同,是用自己的肉身做為工具,事實上背後的付出超過想像。

在《危險心靈》螢光幕後,同是國三生的黃河,也面臨人生一大關卡。為了拍戲他要休學一年,任哪個父母都會遲疑或反對。在蘇州工作的黃爸爸回憶,他打電話來說,要休學拍戲一年,黃爸爸疑惑地說:「這樣好嗎?」黃河說:「這樣很好呀!」

一年放在人生的長流來看,的確不長,這個機會也是少有,但難的是相信孩子的決定。

「做什麼都沒關係,只要讓我們知道,一定要相信他,他才會告訴你,」隔著台灣海峽的黃爸爸這樣說。

但青少年要被「大人」相信,要自己值得被相信。「做得像大人,我們對待就會像大人,」經紀人王永慧說。

拍完《危險心靈》後,黃河好像長大了一點,真的長大了。

黃爸爸記得,黃河拍完後,他回國和黃河約在台北市東區見面,一下子竟然認不出自己的兒子來。一來,黃河抽高了,二來,整個人成熟了。

表演也讓黃河學會從不同角度看事情。他說,演戲前,總覺得大人就是這樣,爸媽就是這樣,演戲之後,發現不同的角色就有不同的思考角度,沒有對錯。

侯文詠某次提到,和黃河聊天,黃河說昨晚媽媽罵哥哥讓他睡不著,侯文詠說他老婆也會在家罵小孩,也讓他睡不著,不過他對媽媽有個方法,就是「不問是非、只求她開心,」沒想到黃河聽進去了,一個多月後黃河開心地跑來跟侯文詠說,他和媽媽的關係好多了。

另外,演戲讓他眼界大開,遇到很多生命豐厚的人,「我們年輕人才要趕上去呢,」黃河說。

導演易智言也說,《危險心靈》劇組帶給黃河的是,讓他看到不同人生的樣貌,有他的、侯文詠的、李烈的、高捷的、陳大璞(攝影師)的,黃河發現人生不只是國中、高中、大學而已,原來可以變成不同模樣,人生的選擇一下子被打開了。

但選擇的原則,依舊是認識自己。

誠實、誠實、誠實

認識自己是一個歷久不衰的問題,黃河今年18歲,做過最勇敢的事,就是在目前就讀的復興商工不選術科,而是選擇升學班。升學班不僅要術科夠好,也要準備學科。

一聽有點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但看到黃河就明白,他功課累得長蕁麻疹,連睡飽都是奢侈,但黃河經歷種種反而覺得,基礎的學習是重要的。

況且他有其他的體會。

最近和考上建中、成功高中的國中同學見面,「很討厭,」他笑著說,他聽他們分享豐富精彩的社團、老師、學校生活,嘟囔著「能早點開竅就好了」。

得獎彷彿是外界定義的「成功」,而他本人還來不及細細品嚐成功的甜美,就以建立學習習慣,來延長自己的「賞味期限」。

黃河不僅又再上表演課,形容這次上課彷彿複習,也固定在易智言工作室每週六上電影課,一起觀賞、討論經典電影。

雖然看出他開始對表演這行認真,但他對「要做個專業的演員嗎?」這樣的問題充滿警戒,他說不管未來要做什麼,都要多學習,他還想學日文、吉他和跳舞,知識與技能才會決定你變成什麼樣的大人。

那想成為怎樣的大人?他先說有想過但沒有答案,他停頓想了許久,全場3個記者、2個攝影加上2個經紀人一同等這個答案,「會畫畫的中年男子,」全場同聲噗呲。

黃爸爸說,對黃河的未來「一、點、都不擔心」,相對於黃河走一條不同一般人的路,而且演藝這行相較而言需要更多的運氣,反而不像其他家長擔心在未來的競爭失足。

發掘他的易智言期待他,並不是成為偉大的演員或大明星,而是能誠實面對自己,面對自己的優缺點,在選擇中發揮,得到成就感後,能夠多喜歡自己一點點。

未來會怎樣?彷彿是個謎題,但如果每個孩子都擁有父母師長這樣的相信與期待,無論能不能得影帝,都是幸運的。

採訪後記〉 NG八次

採訪那天,終於見識到易智言對待青少年的耐心與智慧。

當時《康健》網站攝影師設計了一個影像開頭,讓黃河對鏡頭說「Action」。但黃河想要更專業像真正戲劇拍攝時,導演唸的那長一串。

黃河第一次說,易智言在辦公室聽到了,大喊不是這樣,要怎樣才對。黃河照唸後,易智言又大喊「沒有(說)『speed』啦,」黃河也大聲回說:「你明明有說『speed』」,又一直要旁人認同「他剛剛明明有說對不對?」唉,這時他真是很「盧」的青少年。

這時,易智言走出辦公室遠遠地站在一角,扮演攝影現場的副導、音控、攝影。黃河喊一句、他回一句,

但黃河還是因為過早拿開打板而NG。

黃河開始覺得在外人面前丟臉,說「我可以不要那麼high嗎?」有氣無力重來一次,易智言又大喊:「大聲點,我聽不到。黃河不要撒嬌!」

黃河朗聲再說一次,又配上燦爛笑容,這次終於OK,共NG八次,已經晚上9點15分了。

謝謝易導!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