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只要一句話,就算是20年夫妻也不會漸行漸遠

康健雜誌 康健雜誌 岡田尊司

人們都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但為何外頭的人想往裡頭跳、裡頭的人又想跳出來呢?解決現代人最困擾的夫妻關係…

所謂婚姻不是該與心愛的他/她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嗎?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你們不再熱切地想跟對方溝通?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你覺得努力也沒有用?他為什麼不能面對?你為什麼不想包容?如果成為夫妻是種病,處方是什麼?

對丈夫的漠視身心俱疲的妻子:為什麼彼此心意無法相通?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每到丈夫快回到家的時間,亞夕美的胃就彷彿有重物沉沉壓著。數不清多少次她都覺得再這麼下去不是辦法,努力設法想去改變這種狀況。試圖和丈夫多溝通,想要增進彼此的了解。希望如一般夫妻地交談、彼此傾聽,兩人一起度過難關。

事實上,兩人在結婚以前,雖然弘毅不是個健談的人,但總是會專注地聽亞夕美說話,給她適當的建議。結婚之後通常也是亞夕美說得多。她總是把一天家裡發生的事鉅細靡遺地告訴丈夫。而弘毅也從來沒有嫌妻子囉唆的模樣,總能耐心聽她傾訴。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弘毅幾乎有一半的時間都心不在焉,有時甚至露出一臉鬱悶的神情。而且,在亞夕美希望他能傾聽、給她支援時,弘毅卻把臉別過一旁。

其中的分界線,大概是她開始為小兒子煩惱的時候吧?當小兒子確診是發展障礙時,亞夕美竭盡全力地去尋找各種改善的辦法。即使這麼積極地尋求解決,心裡仍會無法接受現實,看到孩子比其他孩子成長遲緩時,她的怨嘆及抱怨遠遠多於報告孩子進步的情況。能夠傾聽亞夕美心聲的對象只有丈夫,然而,好不容易盼到丈夫回家,開始向丈夫訴說幾乎快爆炸的滿腹心事時,他的反應卻和亞夕美期盼的完全相反──丈夫立刻拉下臉,彷彿事不關己般地冷言冷語,甚至就像一切都是亞夕美的錯般開始責備她。但亞夕美不過是希望丈夫能為她分憂解勞、站在父親的立場了解孩子的狀況。即使弘毅背過身去不理她,亞夕美仍然糾纏著絮絮叨叨。但是,丈夫卻露出更不悅的表情,讓她火冒三丈,她怪丈夫:「為什麼你不願意好好聽我講呢?難道孩子的事跟你無關嗎?」丈夫惱羞成怒地對她說:「就是因為妳這麼歇斯底里,才會沒辦法教好孩子!」

可能是這些狀況的緣故,孩子們也開始討厭他們的父親。冷靜下來後,亞夕美盡可能不在孩子面前說弘毅的壞話,卻再也拂不去對於丈夫的失望與憤怒。

弘毅在公司剛晉升,承受著龐大的責任及壓力。雖然很少在家抱怨公司的事,但內心為了工作已經飽受壓力。每晚被迫聽到的都是不抱指望的狀態及妻子的唉聲嘆氣,對於他筋疲力盡的神經猶如拷問一般,彷彿在責備當父親的他。基於自我防衛,不覺地說話粗暴起來,出口責備妻子。

他們彼此的心情無法得到對方的理解,兩人在情感上漸行漸遠。亞夕美開始不解他們究竟為了什麼生活在一起,除了離婚,是否有其他途徑可以擺脫這種狀況?

重新扣好錯位的鈕扣:一再交錯的依附典型

這對不幸的夫妻,是可以從許多伴侶身上見到,彼此一再交錯的典型。人際關係,尤其是夫妻或情侶間的親密關係,「依附典型」是了解當事人和對方是以何種方式產生關聯的最佳線索。

幼年時沒有得到充分關愛或照顧,或是成長過程中常有愛情受到剝奪而受傷的經驗時,依附情感就無法健全發展,會表現出「不安全型依附障礙」。當不安全型依附障礙隨著成長而定型為人格特質後,容易欠缺對人體貼的感情,或對於他人的心情漠不關心,容易不安或感受壓力。

這種不安全型依附障礙,又可以大分為兩種類型,一個稱為「逃避型依附障礙(Avoidant-attachment)」,對任何人都難以建立親密的依附關係。封閉內心以保護自己,與他人根本沒有心靈上的聯結,連對自己最重要的人,也只會維繫表面上的關係來避免麻煩。是在缺乏關懷的環境下成長的人常見的典型。另一種則是「焦慮型依附障礙」,和逃避型依附障礙正好相反,這一型的人尋求過度親密的關係,不斷地索求被愛的證據,離不開另一半,只要覺得對方的愛情冷淡了、不關心自己,便暴躁動怒、不理睬或是攻擊對方。

記住這些基本觀念後,我們再次看看前面的案例吧!

從依附典型來看,亞夕美可以說是典型的焦慮型依附障礙。她在心理上常會依賴丈夫,把丈夫視為討論的對象。即使是自己就可以思考判斷的事,還是鉅細靡遺地報告,渴望得到丈夫的肯定與支持。

另一方面,她的丈夫弘毅卻是逃避型依附障礙。原本就不擅長情感上的表達,在公司的壓力堆積如山,但他無法向妻子說出口,全往肚子裡吞,封閉著自己。

兩人的依附障礙落差,在相安無事時看不太出來,一旦發生問題時,就變得明顯,亞夕美任何大小事都要找丈夫商量,向丈夫求助。但是,弘毅則是對於自己的狀況悶不會主動求助,完全藏在心裡。因為他什麼都沒說,妻子也沒發現丈夫內心的壓力,妻子愈是向他求助,逃避型依附的丈夫愈是覺得鬱悶,以致於事情會演變成妻子愈是要求他體貼或支持,愈是會被他的否定言語或冷淡的態度給傷害。

© 由 CommonHealth 提供

如果不從依附觀點來看,這個悲劇的差異,根本無法理解。

即使是夫妻,這兩人對於情緒及行為的反應方式,宛如居住在不同星球的人。

要是亞夕美能夠了解弘毅愈是痛苦,愈難以言語表達,苦水總是往肚裡吞;而弘毅能夠了解亞夕美的怨嘆或抱怨,並不是在責備弘毅,只是希望他能安慰一聲:「辛苦妳了」,他們兩人之間或許就不會因為一再交錯而漸行漸遠吧?

當夫妻關係發生嚴重裂痕時,其中常和依附典型差異有關,有必要掌握其中問題,重新扣好扣錯了的鈕扣。

更多來自康健雜誌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