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同床異夢?夫妻無法心意相通問題出在這...

DO_NOT_USE_華人健康網DO_NOT_USE_華人健康網 2016/8/1 圖文提供/三采文化
同床異夢?夫妻無法心意相通問題出在這... © 由 華人健康網 提供 同床異夢?夫妻無法心意相通問題出在這...

對丈夫的漠視身心俱疲的妻子

同床異夢?夫妻無法心意相通問題出在這... © 由 華人健康網 提供 同床異夢?夫妻無法心意相通問題出在這...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每到丈夫快回到家的時間,亞夕美的胃就彷彿有重物沉沉壓著。大兒子還小的時候,她還很期待丈夫回家的時刻。但是,近來每當疑似丈夫的腳步聲一接近,她的心情就沉重無比,全身都僵硬起來。

同床異夢?夫妻無法心意相通問題出在這... © 由 華人健康網 提供 同床異夢?夫妻無法心意相通問題出在這...

數不清多少次她都覺得再這麼下去不是辦法,努力設法想去改變這種狀況。試圖和丈夫多溝通,想要增進彼此的了解。亞夕美的願望,應當不是強人所難,也並非奢求。只不過是希望和丈夫弘毅,如一般夫妻地交談、彼此傾聽、無論好事壞事都能分享,兩人一起度過難關。

同床異夢?夫妻無法心意相通問題出在這... © 由 華人健康網 提供 同床異夢?夫妻無法心意相通問題出在這...

事實上,兩人在結婚以前,她曾以為弘毅是能夠建立這種關係的對象。雖然弘毅不是個健談的人,但總是會專注地聽亞夕美說話,給她適當的建議。令她覺得弘毅雖然沉默寡言,即使不太喜歡閒聊,但重要的事總能清楚地傳達給她。

結婚之後通常也是亞夕美說得多。彷彿等待丈夫回家已經等到心焦如焚般,她總是把一天家裡發生的事鉅細靡遺地告訴丈夫。而弘毅也從來沒有嫌妻子囉唆的模樣,總能耐心聽她傾訴。

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弘毅在亞夕美說話時,幾乎有一半的時間都心不在焉,有時甚至露出一臉鬱悶的神情。而且,在亞夕美希望他能傾聽、給她支援時,弘毅卻把臉別過一旁。

其中的分界線,大概是她開始為小兒子煩惱的時候吧?當小兒子確診是發展障礙時,亞夕美竭盡全力地去尋找各種管道諮商,希望能夠找到改善的辦法,也定期帶孩子接受治療。即使這麼積極地尋求解決,心裡仍會無法接受現實,看到孩子比其他孩子成長遲緩時,無處可發洩的情緒,讓她的心情起起伏伏。怨嘆及抱怨遠遠多於報告孩子進步的情況。能夠傾聽亞夕美心聲的對象,只有丈夫弘毅,她以為丈夫當然可以包容,為她分擔。

然而,弘毅的反應卻完全與亞夕美的期待背道而馳。好不容易盼到丈夫回家,開始向丈夫訴說幾乎快爆炸的滿腹心事時,他的反應卻和亞夕美期盼的完全相反──丈夫立刻拉下臉,一一推翻了亞夕美的努力與做法,彷彿事不關己般地冷言冷語,最後,甚至就像一切都是亞夕美的錯般開始責備她。但亞夕美不過是希望丈夫能夠聽她說,為她分憂解勞。

即使並非如此,自責且深受無力感折磨的亞夕美,仍然因為丈夫說出口的言語而受傷。然而,能夠商量的人只有丈夫,她希望丈夫能夠站在孩子父親的立場,了解孩子的狀況。即使弘毅背過身去不理她,亞夕美仍然糾纏著絮絮叨叨。但是,丈夫卻露出更不悅的表情,一逕地喝著啤酒,並未專注地聽她說話。

丈夫的態度讓她火冒三丈,她怪丈夫:「為什麼你不願意好好聽我講呢?難道孩子的事跟你無關嗎?」丈夫惱羞成怒,蠻不講理地對她說:「就是因為妳這麼歇斯底里,才會沒辦法教好孩子!」丈夫對她的粗暴言語已成了家常便飯。

可能是這些狀況的緣故,曾幾何時,孩子們也開始討厭他們的父親。冷靜下來後,亞夕美盡可能不在孩子面前說弘毅的壞話,卻再也拂不去對於丈夫的失望與憤怒。

但站在弘毅的立場,他也有話要說。弘毅在公司剛晉升,承受著龐大的責任及壓力。他原本就是技術人員出身,並不擅長領導部屬、職場上的談判,但這些事也不能老是掛在嘴上。弘毅雖然很少在家抱怨公司的事,但內心為了工作已經飽受壓力。

雖說是自己的孩子,但每晚被迫聽到的都是不抱指望的狀態及妻子的唉聲嘆氣,對於他筋疲力盡的神經猶如拷問一般。妻子說的字字句句,彷彿在責備當父親的他。為什麼連孩子的事也要煩他?他內心真的這麼想。基於自我防衛,不覺地說話粗暴起來,出口責備妻子。

他們彼此的心情無法得到對方的理解,兩人在情感上漸行漸遠。就亞夕美的角度來看,她也無法接受丈夫不願聽她傾訴這些重要的事情,卻一昧索求她的身體。除了沒有那樣的心情,亞夕美對弘毅只感到嫌惡。

妻子的拒絕,只是讓弘毅的態度更加頑劣,形成攻擊性的行為。回家時連聲招呼都不打,就悶不吭聲地開始喝酒,只要對他這樣的態度有怨言,他便乘著醉意,口出惡言辱罵妻子,甚至亂發酒瘋。

孩子們對他十分畏懼,父親一回家就突然沉默下來,當父親不在家時,神情才會放鬆。亞夕美開始不解他們究竟為了什麼生活在一起,除了離婚,是否有其他途徑可以擺脫這種狀況?亞夕美開始認真地思考這件事。

一再交錯的依附典型

這對不幸的夫妻,是可以從許多伴侶身上見到,彼此一再交錯的典型。就讓我們從夫妻之所以彼此一再交錯的根本問題開始學習吧!

人際關係,尤其是夫妻或情侶間的親密關係,「依附典型」是了解當事人和對方是以何種方式產生關聯的最佳線索。

在說明什麼是「依附典型」之前,先簡單說明什麼是「依附」。所謂依附,就是支撐人與人聯結的「􃠣絆」。要說依附關係是一種心理聯結,不如說它是一種生物學上的關係。因為同樣的關係,在小狗、馬、猴子等其他哺乳動物身上也有這樣的本能,受到催產素這種荷爾蒙所控制。

不論是人類、馬或老鼠,父母之所以會拚命養育、疼愛子女,群居或組織家庭地生活在一起,都是因為藉由催產素的依附關係而形成。曾有實驗將恩愛的動物夫妻,給予讓催產素無法產生作用的藥劑,結果竟然破壞了牠們的關係,也不再養育照顧子女,只關注自己及新戀情。從這件事上應當就能了解依附關係為什麼如此重要吧!

而依附關係能否順利運作,將對表現的態度產生決定性的差異。從小就由特定養育者細心照顧時,催產素的結構就能健全,依附情感也會安定,這種類型稱為「安全型依附」。

催產素不僅能產生對人友善的感情、長久維持親密關係,也能有助於抑制不安及壓力、牢記他人長相等社會認知能力,以及為對方設身處地著想的寬容。因此,在安全型依附關係下成長的人,不僅容易與人維持親密關係,也更能溫柔、用心地體貼他人,不容易感到不安或壓力。

相形之下,幼年時沒有得到充分關愛或照顧,或是成長過程中常有愛情受到剝奪,為愛而受傷的經驗時,依附情感就無法健全發展,會表現出「不安全型依附障礙」。當不安全型依附障礙隨著成長而定型為人格特質後,不僅會產生難以掙脫的􃠣絆,也容易在養育子女上造成困難,欠缺對人體貼的感情,或是過度嚴格,對於他人的心情漠不關心,容易不安或感受壓力。

這種不安全型依附障礙,又可以大分為兩種類型,一個稱為「逃避型依附障礙(Avoidant-attachment)」,對任何人都難以建立親密的依附關係。封閉內心以保護自己,真正的意義說來,與他人根本沒有心靈上的聯結,連對自己最重要的人,也只會維繫表面上的關係來避免麻煩。是在缺乏關懷的環境下成長的人常見的典型。

另一種則是「焦慮型依附障礙」,和逃避型依附障礙正好相反,這一型的人尋求過度親密的關係,只要深入交往,就要求無時無刻黏在一起,不斷地索求被愛的證據,稍微拉開距離便覺得不愉快。離不開另一半,想要依賴對方,但另一方面,只要覺得對方的愛情冷淡了,覺得對方不關心自己,便暴躁動怒、不理睬或是攻擊對方。

焦慮型依附障礙和希望保持冷淡、關係不要拖泥帶水的逃避型依附障礙剛好呈現對比,因為希望擁有濃厚黏著的關係,用情再怎麼深,都很難讓這樣的人覺得愛情專一,結果作出這樣的結論後便背叛對方。這一型的人,只要對方稍微置之不理,便因為耐不住寂寞,所以轉而另求所愛,出乎意外地容易變心。換句話說,焦慮型依附障礙會因不同原因不容易維持穩定的關係,到最後和逃避型依附障礙走向同樣的結局。

形成焦慮型依附障礙的原因雖然也和缺乏愛情有關,但與逃避型依附障礙有些差異。焦慮型依附的人,多數都是在關懷時有時無的環境下長大。情緒反覆無常的母親,有時很疼愛,有時又會排斥拒絕或是嚴厲地責罵。原本很疼愛自己的人突然消失無蹤,也會造成同樣的傾向。

焦慮型依附和逃避型依附的反應,在其他方面的表現也有一百八十度的差異。例如,產生煩惱或壓力時,焦慮型依附的人會去找人商量訴苦、企圖博取周圍的同情或協助;相對的,逃避型依附的人則不擅長把煩惱的問題說出來或是找人商量。他們習慣封閉自己的內心,裝作一副什麼事都沒發生的樣子,甚至不尋求任何幫助。

而且,當有人向他們求助時,其反應也是恰恰相反。當有人覺得困擾而向焦慮型依附的人求助時,他們幾乎會傾出全力地幫助對方,不僅是把自己的事情拋到一旁,連對方的分內事務也會插手做,由於過度熱心,容易關心過度,到最後卻是白忙一場。

相對的,逃避型依附障礙的人,不僅是冷淡,甚至會刻意避開麻煩。因此,當一切平順時,對方看起來可能像是個親切的人,一旦發生困難需要協助時,他卻掉過頭去置之不理。要求對方協助時,不僅不會體貼幫忙,有的甚至會生氣,因為他們對於讓自己捲入麻煩的人,感到憤怒。

記住這些基本觀念後,我們再次看看前面的案例吧!

從依附典型來看,亞夕美可以說是典型的焦慮型依附障礙。她在心理上常會依賴丈夫,把丈夫視為討論的對象。即使是自己就可以思考判斷的事,還是鉅細靡遺地報告,希望丈夫肯定自己的做法,因為她向丈夫傾訴,就是希望聽到丈夫對她說:「妳做得很好!」渴望得到丈夫的肯定與支持。

另一方面,她的丈夫弘毅卻是逃避型依附障礙。原本就不擅長情感上的表達,無法訴說自己的心情,或是向旁人商量自己的煩惱。弘毅在公司的壓力堆積如山,但他無法向妻子說出口,全往肚子裡吞,封閉著自己。

兩人的依附障礙落差,在相安無事時看不太出來,一旦發生問題時,就變得明顯,亞夕美任何大小事都要找丈夫商量,向丈夫求助,更何況當心愛的孩子發生問題時,更是方寸大亂,完全失去判斷力。

但是,弘毅則是對於自己的狀況、痛苦悶聲不吭,也不會主動求助,完全藏在心裡。因為他什麼都沒說,妻子也沒發現丈夫內心承受極大的壓力,更不幸的是,妻子愈是向他求助鬧得天翻地覆,逃避型依附的丈夫愈是覺得鬱悶,別說體貼了,甚至會發脾氣或表現出攻擊妻子的反應。以致於事情會演變成妻子愈是要求他體貼或支持,愈是會被他的否定言語或冷淡的態度給傷害。

如果不從依附觀點來看,這個悲劇的差異,根本無法理解。即使是夫妻,這兩人對於情緒及行為的反應方式,宛如居住在不同星球的人。

要是亞夕美能夠了解弘毅愈是痛苦,愈難以言語表達,苦水總是往肚裡吞;而弘毅能夠了解亞夕美的怨嘆或抱怨,並不是在責備弘毅,只是希望他能安慰一聲:「辛苦妳了」,他們兩人之間或許就不會因為一再交錯而漸行漸遠吧?

當夫妻關係發生嚴重裂痕時,其中常和依附典型差異有關,有必要掌握其中問題,重新扣好扣錯了的鈕扣。

本文出自三采文化《夫妻這種病》

原文網址 http://www.top1health.com/Article/262/40397

更多來自 DO_NOT_USE_華人健康網 的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