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向女人致敬

2014/6/30 林慧淳

快速老化帶來沈重的照顧負擔,是台灣社會亟需面對的事實,偏偏台灣還沒準備好。

截至2013年底,台灣已有269萬名老人,不到10人就有一位,且隨著國民平均壽命延長及生育率下降,老化速度直追日本,預估到2050年,台灣將超越日本,成為全球最老的國家。

虛弱、退化、失能是老化必經之路,隨著老年人口數逐年提高,照顧的需求也將有增無減。

過去老人在農業社會的大家庭中確實可獲得較妥善的照顧,但現今都市化、以核心家庭為主的生活型態,一旦家中有失能老人需要照顧,家庭成員必然承受經濟上及生理、心理的沉重負擔。

從2013年內政部發布的老人長期照顧及安養機構概況就可看出,當時全國共有260萬名老人,但各地老人長期照顧及安養機構進住總人數僅4萬多人,也就是說,由家庭負擔照顧責任仍佔多數。

扛起照顧責任,三明治女人的困境

既然家庭要扛起照顧老人的責任,那麼究竟誰來付出勞務?

答案不意外──女人。

女性往往一輩子都背負照顧責任:婚後顧小孩、照顧父母和公婆,年老時更因平均壽命較男性長,多數女人得照顧生病的丈夫。

台灣八成照顧者為女性。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簡稱家總)多年來針對服務家庭照顧者的調查中也發現,家庭照顧者平均每天照顧時數是14小時,平均照顧年數高達10年。

正由於這群女性必須將多數時間花在照顧上,影響工作,許多人在長輩病倒時辭職全心投入,長期沒有經濟收入,因此當長輩辭世、照顧終了後,不但生活失去重心,如果本身又未婚的話,更可能陷入又老又窮卻無人照顧的困窘境地。

況且這些照顧者無論是女兒或媳婦,年紀也約有四、五十歲,整天處於緊繃狀態,壓力指數很高,往往是下一個病人。

家總調查全國家庭照顧者睡眠狀況結果顯示,八成照顧者隨時得保持警醒,無法安心入睡,只有兩成能夠連續睡眠超過4小時,而有一成八的照顧者得仰賴輔助藥物入眠,甚至有人在照顧對象過世後仍半夜驚醒,以為長輩呼喚她。

詢問他們有何期待,八成以上的照顧者希望「放鬆與休息」、「好好睡個覺」,超過六成則盼望「家人給予肯定及支持」。

偏偏除了喘息服務是提供給照顧者之外,「現有資源都給了被照顧者,制度沒能為照顧者多做什麼了,」家總理事長、文化大學社會福利系副教授陳正芬嘆道。

人生角色衝突,無法兼顧

人生角色衝突是照顧者面臨的另一個困境。一個人的能力和體力有限,當父母生病需要投入大量精神和時間照顧時,必然擠壓到扮演其他角色的時間,讓人深感挫折。

佳華(化名)得知母親失智後,毅然決然放棄美國高薪,連同丈夫、兒女舉家回台照顧母親,剛開始家人都支持,但是,「時間一長,就什麼都不是了,」她神色黯然。雖努力做好女兒的角色,卻在太太、母親的角色上缺席,因此她經常感到愧疚,此外,她擁有生化博士學歷,對於失智症用藥了解甚深,每次醫療決策權衡取捨已是不易,兄姊不認同她的做法時,又要承擔更大的壓力。

照顧母親10年,一路紛爭不斷,直到母親去年癌末病逝,佳華頓失生活重心,她覺得自己什麼都沒了,母親沒了、經濟沒了、手足情誼沒了、家庭關係也沒了,一直陷在哀傷情緒中久久不能平復,後來在兒女勸說下,她決定離開台灣赴美療傷,重新找回自我。

往往照顧責任也讓女性的人生規劃轉彎,這時候,和「重要他人」溝通彼此的價值觀,共同面對照顧責任是很重要的一環。陳正芬對先生的鼓勵記憶猶新:「我有我的夢要追,妳也有妳的,如果我不支持,將來妳會怨我。」

重新定義孝道

事實上,為了生病的父母辭去工作、拋家棄子,實踐孝道的犧牲奉獻,未必是最好的選擇。

「父母在意子女的好超過他自己,他們看到你因此被拖垮、耽誤,會開心嗎?」杏語心靈診所心理治療師余仁龍一語道破。

照顧父母絕非不顧一切自己跳下去、或將父母綁在身邊才是孝順,必須更聰明地運用各種資源,將照顧的負荷平均分攤。

在老人照護產業耕耘20年的李梅英,婆婆失智後夫妻倆並未走上辭職一途,而是選擇由養護機構照顧她,「雖然老一輩情感上期待與兒子同住,但理性上,婆婆失智,和先生一見面就吵架,如果長久住在一起,只會不斷消磨彼此的情分,大家都痛苦,那又何必呢!」

現在夫妻倆每隔兩、三天就去探視婆婆,少了照顧過程的折騰和精神壓力,反而更能珍惜相聚的一點一滴。

四大重點,減輕照顧負擔

若決定要接下照顧責任,一定要為自己想清楚,並設下停損點,當自己覺得壓力大到無法承受時,千萬不要硬撐,儘快尋求其他家庭成員的協助,對自己、對父母都好。

解開親情與自我實現的兩難,找出兩全其美的方案,讓長輩既能過有品質的老年生活,又能減輕照顧者的身心負擔。

1.老人自立生活,子女定時關心

長期投入婦女運動的台大外文系教授劉毓秀認為,現有照顧資源幾乎都花在中、重度失能老人身上,社會應換個角度重新建構照顧體系,以「延長健康、推遲疾病」的預防概念思考。

除了政策應重新檢視之外,每個人也可從自身做起,提早幫助父母獨立。

心理治療師余仁龍分析,老人家需要「三感」──安全感、價值感、存在感,有了這些條件,就能舒適安心。

因此,除非不得已(例如中重度失能),否則不要逼他們離開熟悉的環境,可穩固安全感。

而許多人退休後會選擇當志工,或主動幫兒女帶孩子,也是要創造自己的價值感。存在感則奠基於人際互動,兒女的關心傾聽、或鄰里間的交流,都是長輩確立自己存在的途徑。

余仁龍認為,父母過去的生活重心總繞著兒女打轉,好不容易把孩子拉拔長大了,該是時候讓他們做年輕時想做卻沒時間做的事。當他們減少對子女的依賴,就能慢慢建構自己的人際網絡,找到能夠快活度過人生下半場的方法。

老人家的「三感」滿足了,維持身心健康,便可延後疾病、失能的來臨,達到「疾病壓縮」的理想狀態。

2.家族共同照護,手足力量大

每個人都可能變成照顧者,若能提早建構家族照顧共識,可避免未來單一成員接下照顧責任時陷入孤立無援。

李梅英和兄姊的做法或許足為表率,早在多年前父親面臨長期照護議題時,6個兄弟姊妹就共同開了專門帳戶,大家每個月存錢進去因應未來需要的支付。

他們也用通訊軟體LINE設立群組「李家班」,兄弟姊妹在群組上討論父親病況及醫療決策;無獨有偶,華視副總經理郭至楨也善用智慧型手機的通訊軟體,讓遠在美國的大哥及其他不同住的姊妹能掌握父親的最新訊息。

儘管兄弟姊妹理當是主要照顧者的最佳後盾,但有時因溝通不良,反而幫了倒忙。

有些人以動嘴表示「我不是漠不關心」,成天指手畫腳「聽說那個醫生不錯,要不要帶媽媽去看?」、「有身心障礙手冊可以申請什麼資源,你可以去試試看」,如此反而造成主要照顧者的壓力,甚至後續還責怪「我上次不是說要那樣做,為什麼你沒做?」、「前天就跟你說媽媽腳腫了,妳不處理結果就……」,這些有意無意的指使和加罪,聽在主要照顧者耳裡有多受傷。

李梅英說得堅決,「就請這位家人直接幫忙做事吧!」推薦好醫生不如直接帶父母去看、申請社會福利就交由他負責,才能真的幫上忙。

至於醫療決策的難題,身為么妹的李梅英也開導兄姊:「大家都不希望有遺憾,但醫療選擇本就各有優缺,只要我們決定了,未來不要有『早知道就......』的聲音,因為變化原本就無法預料。」

3.善用輔具,減輕照顧者負擔

一般人對輔具的印象是拐杖、輪椅、助行器等器材,事實上,輔具種類多元,針對肢體、視覺、聽覺等各種障礙,都有適合的輔具。

可惜,台灣人不愛用輔具。「因為大家都把外勞當成萬能輔具,」彭婉如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王慧珠搖頭說,台灣很早就引進外勞、依賴外勞照顧老人,以至於一、二十年來整個社會錯失「面對老化」的良機,反而一提到照顧就直覺想到外勞。

雇主將老人相關一切事務例如上階梯、移位、翻身、洗澡、餵食、打掃……等統統要外勞搞定,卻從未想過,有些輔具可以讓老人延緩老化,或是過得比較舒適。

例如年紀大了不便彎腰,使用穿襪器就可以坐著穿襪子、善用鞋把就可以自己穿鞋子,或是擔心漏尿的人換穿防漏尿內褲,就算出門也不擔心找不到廁所,有了適合的輔具,老人家日常生活不必隨時仰賴子女或外勞照料,自己就能自由活動,身心愉快。

即便是失能需要照顧的老人,在輔具的協助下,不但照顧者可省力,也能提高長者的安全。

彭婉如文教基金會專員林玉萍舉例,老人家經常需要移動位置,現況多由外勞徒手硬抱,但若採用移位機或移位滑墊,照顧者幾乎不費力氣就能輕輕將老人家「滑」到床上,也更安全,但一般家庭根本不知道有這種輔具。

正因國人對輔具的認識尚淺,因此雖然早有許多台灣廠商研發出許多有益照顧老人的商品,卻大多外銷。

各縣市皆設有輔具資源中心,或可上輔具資源服務網(repat.sfaa.gov.tw/index.asp)查詢。

4.照顧長輩也要照顧自己

在照顧父母這條路上踽踽獨行,也別忘了照顧自己,如果累了,就要尋求正式體系如機構、外勞、居家服務的協助,或向其他家族成員求援。

「政府更應以具體行動成為照顧者的後盾,」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心理師、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北投門診心理師呂依真指出,家庭照顧者在困難的環境體制下,不但沒拋下自己老病的家人,反而長期付出犧牲,照顧他們直到最後,政府實在不該一味把「預算有限」當成藉口,而是該當家庭照顧者背後最大的支持後盾,以具體行動改善長照體系裡的種種缺失,讓照顧者不再覺得照顧工作只是家務事,她並不是孤單一人。

每個人也都可以成為身邊照顧者的後盾。

例如同事間有人長輩身體不適需要立刻處理,可發揮同理心代班或接下多一點工作。

高雄醫學大學護理系副教授邱啟潤指出,了解照顧者的難處,適時伸出援手、給予鼓勵、讚美與掌聲,他們就能獲得更多能量繼續守護家人,讓照顧的漫漫長路不再孤單無助。

每個人都會老,未來都將面臨相同考驗,用愛相互扶老,直到晚年抵達時。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