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吳淡如--離開軌道享受冒險人生

2014/6/30 採訪整理/秦嘉彌 攝影/劉國泰

人為什麼會覺得像蠟燭燒盡?

其實都不是工作壓力太大,而是因為樂趣太少,老在擔心東擔心西,沒為自己活。

只要離開原來的軌道,你就可以不是原來的你,即便只是去香港灣仔喝碗茶,或是到夜市吃一碗臭豆腐,甚至到7-ELEVEN喝一杯三十五元咖啡,我其實就很放鬆很愉快。

老實說,我並不規劃休閒的時間,我的工作和休閒之間,並沒有明顯界線。目前我所做的工作都是我喜歡做的,而我喜歡做的事情在我的人生定義裡面,也都可以叫做「遊戲」。

當你更改了自己的內心裡的「語言密碼」,你看工作的角度可能會轉個大彎。工作並不那麼可怕或可惡。

去年一年,包括生活在飛機上的時間,我大概有一個多月的時間在北京。在台時生活「充實」,在北京的行程也密集到超乎任何人的想像,早上五點鐘到攝影棚後開始錄影到十一點,第二天我再錄完一個月份的節目(不過,我還是會趁著清晨時間逛北京批發市場,忙裡偷閒的感覺讓我很愉快)。第三天早上七點我就搭飛機回台灣,別人會覺得我很忙碌,但我還蠻喜歡快節奏的生活。工作也可以是旅遊,讓我離開原來的軌道,我就不是原來的那個被消磨力氣或跟瑣事纏鬥的我。

我曾做過六年的旅遊記者,在那段時期曾經從蘇格蘭開車一路造訪威士忌的酒莊直到英格蘭;也有一次從紐西蘭南島的皇后鎮一路開車玩到奧克蘭再渡海,我喜歡那種有目的的流浪,走走看看,有時思考,有時發呆。

當我在離開原來生活的時候,我更能不費力的思考未來的方向,獲得新的動力與靈感。有時只有一兩天,我也會忽然跑到香港灣仔的某個地方喝一碗六塊港幣的二十四味茶,吃一碗魚蛋河粉,逛一逛再回台。如果有一段時間自覺生活沈悶,我會渴望去冒險,比如,到祕魯是我臨時決定的,一時興起,買了機票就到機場去,不一定要有同伴才出發。

對於旅遊,我的規劃從不完善,那一次莫名其妙到了祕魯之後,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連旅館也沒訂,但正因如此,當旅行中的意外或驚喜在你毫無計劃間突然進入你的腦海時,那種刺激特別的美麗。旅遊真正需要的是膽識,還有需要去接受天意的安排。

我的心情常常在變化,所以我無法企劃三個月後自己會去哪裡,也許我今天決定,年假要去巴黎,第二天我可能忽然決定到肯亞。我喜歡未知,不會因為要去的地方危險,就因此阻擋了我的道路。就算去南極,我也在一分鐘內就義無反顧的決定了。

能創造快樂就先創造

一般人常認為工作不快樂,這是因為他把工作當成了「不得不做」的差事,也並未真正愛上自己的工作。我在工作時總是盡力而快樂的,旅行對我而言只是想換個形式來生活,因而旅行時常比工作時還要忙。

我覺得現在上班族的問題在於把工作當工作,娛樂當娛樂。工作等於不快樂,而休閒「必須」快樂。然而「不會玩得讓自己開心」的人很多,如果連休閒也不快樂的時候,人生就加倍沮喪。

我的ON跟OFF的按鍵都在我心裡 ,一念之間 ,不管我在工作還是在旅行,我可以讓自己開心。

要在工作找到樂趣,必須有實力去做你喜歡的工作。我覺得自己之所以對每一個工作到目前為止還可以充滿熱情,是因為我愛它,就像出書到現在已近二十年,寫作時仍讓我興奮莫名,永遠像面對新戀情。

人為什麼會覺得像蠟燭燒盡?其實都不是工作壓力太大,而是因為樂趣太少,老在擔心東擔心西,沒為自己活。我三十歲以後每年會學一樣新的東西,盡量及時創造生活樂趣,我不會回家只躺著看電視當休閒,新的嘗試像源頭活水,讓你把工作變得更加有樂趣。

學會了解自己很重要,一個人若可以隨時在生活中找到一些讓自己身心舒展的方式,那個ON跟OFF的開關你就會自然調適得很好。

更多精彩文章,詳見《》

※本文由《》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