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因為我們都內疚

2014/6/30 黃惠如

吳若權裁好綠色、紅色色紙,今年做個雙色的,又剪下廣告紙上的花當裝飾,用色筆畫邊裝飾。但寫什麼呢?

「對不起、原諒我、謝謝妳、我愛妳。母親節快樂」。當然「包上紅包更好」,吳若權俏皮地說。但有一天,吳若權翻找東西,才發現每年每張卡片媽媽都留著。

***

「我們何其有幸成為母子。成為母子,是上輩子就決定了,我選擇了母親,也謝謝她願意接納我成為她的子女,從她身上學習人生這門最難的功課,」吳若權說。

年紀愈長,愈明白最難的功課不是分數、不是業績、不是老闆要求的成長,而是人生這堂必修課。

吳若權從媽媽身上學會臣服。

近年來,媽媽飽受青光眼、白內障所苦,但媽媽堅持去一家習慣看的老醫生、老診所,老得像古蹟,每次都像去見老朋友般,一看數年。直到有一天醫生說「去大醫院吧,我不能幫妳了」,媽媽才轉向大醫院。

一到大醫院,醫生一直搖頭,狀況很糟,吳若權很自責,又不是不陪病,花那麼多精神還讓媽媽飽受疾病所苦,他內疚地問媽媽,「媽,我們是不是太晚去看醫生?」

媽媽說,「一切都是命,我們認命就好。」他驚訝媽媽面對即將失去的光明,竟有隨順、臣服這樣了不起的力量,原來他太低估媽媽了。幸而後來視力稍微恢復。他原本還擔心媽媽無法面對死亡議題,常常藉故和她分享生死觀,「生死大事,她懂得比我多,媽媽才是生命的導師」。

17年前,媽媽就用肉身教他要擁有完整的人生。

媽媽中風以來,吳若權挑起照顧責任,靠著意志力,過著緊繃到不可思議的生活。早上五點多就到公司,七點多回家帶父母去看中醫,再到電台主持節目,折回中醫診所接父母回家,然後再進公司工作至晚上11點。他認為「這功課不只是她的,是我們的,是全家的」。

因為一生圓滿不是頭銜,而是領受愛的力量。

他不覺是照顧媽媽,「是媽媽在看護我,提醒我,要更愛自己」。以前遵循主流的價值觀,追求著外界定義的財富與幸福,他看到有些朋友在追逐的過程中迷失,不認識自己。外界看他為了照顧父母,犧牲放棄許多,但他認為是「父母犧牲肉身教導我們,你可以擁有更完整的人生」。

媽媽也用生命教他,不要吝嗇改變。先改變自己,父母也會改變。

有次,他安排媽媽到姊姊家,再到購物中心逛逛,吳若權覺得這是精心安排,既可讓姊姊、姊夫有機會相處盡孝,媽媽也可出門逛逛。沒想到,媽媽一路碎念、抱怨。開車回家等紅燈時,吳若權發飆,「我已經做到這樣了,為什麼妳還是要這麼不高興?」媽媽才說出,因為她生病,每個人都要配合她,她耽誤了每個人,她覺得內疚。「因為我們都內疚,都不捨,都覺得拖累了彼此。」

因為說出了實情,看到彼此的內疚、不捨,更能同理彼此。

為了不讓自己比媽媽早走,發奮健身

他以前覺得媽媽好煩,為什麼老要問他幾點回家,稍微遲了一點,就會打電話催問。後來他同理媽媽,那一代歷經抗戰,成長於砲彈一來就沒有明天的日子,極度缺乏安全感,後來,他主動承諾「11點回家」,媽媽就不再過問,比較不會掛念兒子,「如果連這麼一點安全感都不給,做子女的未免太吝嗇。」

吳若權深知,人生無常,最怕自己比媽媽早走,前陣子背痛,身體告訴他不再年輕了,為了要陪伴媽媽到「萬一那一天」,他勤於運動,冬天慢跑、夏天游泳,自律如同戰士。

吳若權說,他這輩子最大的弱點,就是怕看醫生,偏偏為了媽媽,一年到頭頻仍進出醫院,像走廚房,他把這視為老天爺給的鍛鍊。每次幫媽媽看科技照映出來的真相時,那一片如紫色玫瑰的陰影,醫生說怕是癌化,世界瞬間崩解,後來發現是潰瘍,又彷若無期徒刑減刑。

走出醫院,眼見路人的頭可轉動、鼻可呼吸,「原來活著就是中大樂透,」一身難得,這一課也是媽媽教的。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