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在台南建「心靈的豪宅」

2014/6/30 作者:黃亦筠

兩個台南人創業三年,在台南偏遠的靠海地區推出「碧波飛」,這個拿下第一屆台灣住宅建築「最佳住宅建築首獎」的夢想住宅,為何能超越眾多豪宅,它有著什麼與眾不同的特色?

「把一件事做對,需要無盡的時間和擔憂,但發號施令去做一件錯誤的事,卻只要一秒鐘……」──《白城魔鬼》

車子一路從台南市中心,開往鄰海的安平,元根建築工房建築師顏茂倉,沿途心中百般咀嚼的,是他最近看的書裡的這句話。

今年五月,五十歲的顏茂倉和伙伴四十五歲的元根建築工房主持人吳武易,兩個台南人一起創業三年,花了「無盡的時間和擔憂」,在故鄉打造出心中理想的住宅「碧波飛」,得到第一屆台灣住宅建築獎「最佳住宅建築獎首獎」。

建築師的決定,足以影響一座城市的面貌。

五月剛當完第一屆台灣住宅建築獎評審的建築設計師黃永洪有感而發,「房市熱在台北燒,但台北的建築師,最近卻流行到台南看建築,」成大建築系畢業,十年前也曾在台南做案子的黃永洪驚訝地發現,大樓豪宅案林立的台北,卻沒有半個案獲獎。

這幾年,台南並未搶搭上房市熱乘勢而起,這座台灣老文化之都,保持一貫隱而不顯的低調,默默耕耘城市建築的厚度。

「碧波飛」:建築師參訪大熱門

遷居台南多年的誠品書店連鎖店暨設店處協理曾乾瑜觀察,台南住宅或許沒有台北豪宅的豪華與精雕細琢,但對於生活、居家空間配置,卻充滿個性與主張,彷彿這個城市與人內化的DNA,「就是回到本身的居住環境去設想,」曾乾瑜說。

其中,元根從買地、設計到施工一手包辦蓋出的「碧波飛」,因為突破傳統透天厝窄長小立面的設計,以加寬地基、低層化,增加讓家庭成員互動的生活空間的設計,是建築師參訪的大熱門。

同樣在台南執業,得到過台灣建築獎及優良綠建築獎的建築師石昭永就很有感覺,他正住在傳統透天厝,發現這類透天厝為了維持單價不要變高,通常土地切的不大,狹窄拉高到四樓半,「住在裡頭,我每天都覺得自己好像山羊,家庭成員各自住一層,上樓就不想下來,溝通變少了,」看過元根設計的透天厝,石昭永對建築低層化,讓空間配置發揮互動特色,印象深刻。

整個「碧波飛」社區才二十戶,一戶五十坪、三層樓,是個小型社區建案。車庫沒有厚重的鐵捲門,鄰居們常可以利用車庫空間進行社區活動。每戶裡頭都有一座小中庭,無論從哪層樓都看得見小中庭搖曳的綠樹,但每戶環繞的石牆,又讓住戶有私密的安全感,天氣好,還能看見不遠處正好有人在泛舟的鹽水溪,風吹過帶有海的鹹味。

整棟建物沒有標新立異的設計,但經過三個多月,黃永洪卻對元根施工的細膩過目不忘,譬如小中庭,地上鋪的石頭和石頭之間留有縫隙,水從縫中間流走,下面有排水系統,不會積水,「內行人去看,會發現有很多超越視覺的東西,是有經驗後的用心,」黃永洪說。

人文思考:建築不只是鋼筋、模板、混凝土

元根的辦公室有很濃厚的書卷味,書架上是一排世界文學名著,許多是顏茂倉從亞馬遜網路書店郵購來,台灣書店找不到的文學書。吳武易在「碧波飛」住家中的書架,書也在不斷暴增,員工打趣地說,兩人最愛比賽買書,每年還一起逛國際書展。文人的浪漫讓吳武易及顏茂倉走了一條「很不商業的建築路」。

「你必須有體切感,施工的時候,把它想成是自己未來的家,你才會努力,才沒有任何藉口,」個性帶點浪漫與理想性的吳武易說,「蓋房子不只專業技術,還要放入生活中點點滴滴的細節。」

這種感同身受的體切感、浪漫與理想性,是吳武易與顏茂倉的共通性,讓他們成為事業伙伴,也讓他們吃足苦頭。

首先,他們堅持統包型態,從設計以及施工自己做,才能控制品質。找到了安平這塊地,因為土地便宜,決定在這裡一展身手,為了標地草圖一天就畫好,但期間施工包括圍牆的石材貼合狀況不滿意,兩人堅持打掉重貼,惹得工人大罷工,花了一年多,整個才完成施工。

此外,理想性同業更質疑。在台南推透天住宅案的建商認為,在偏遠靠海的安平區,推超過一千萬的住宅案並不容易,「他們設計很有創意,但不符合傳統透天厝住戶的使用習慣,」一名在台南推案的建商對銷售狀況很保留。

但文人性格的顏茂倉總拿美國詩人Robert Frost的,「The Road not taken」,來捍衛信念。「我們通常選擇人跡比較多的路,你從沒想過人跡未至的路是如何,『碧波飛』就是這樣,」顏茂倉覺得很多人知道他要不同的房子,可是要如何不同,卻不一定講得出來,「做建築師,你要了解很多,了解人怎麼生活,不只是鋼筋、模板、混凝土」。所以,顏茂倉和吳武易先建後售,肯定他們房子的人再買。

同時在成大建築教大四畢業設計的顏茂倉,穿著簡單的牛仔褲、白棉杉,圓框的眼鏡讓他更像個文學老師,在美國當建築師十年,一九九一年一場劇變將他帶回故鄉,「那年我父親癌症過世,同一天我大女兒出生,卻有唐氏症,」顏茂倉的生命出現大轉折,也在故鄉重新展開生活,在自己故鄉,土地親近和建物不完美的衝突性,卻讓顏茂倉獲得創意的養份。

顏茂倉其實是吳武易成大建築碩士班的口試委員之一,兩人各自有工作,直到三年多前性格和理念相近的兩人,才一起合作。

從小就住在台南和平街五條港區,家附近許多木工廠,吳武易小時候自己動手做出的第一個玩具就是一艘木頭輪船,國中同學會吳武易就和老師說自己長大要當建築師。成大建築畢業後,很會畫建築圖的吳武易卻因為想了解怎麼蓋房子而到台北營造廠工作。

「工地工人蓋房子的經驗比你多太多,常常一句我綁鋼筋二十幾年,沒人像你說的那樣綁,」吳武易回憶自己二十二歲到工地上工,「真的很沒自信」。帶著在營造廠的磨練,吳武易回到台南創業。

年紀比顏茂倉小,娃娃臉卻已有白頭髮的吳武易,沒有建築設計師標榜的性格打扮,上台北演講也是一條卡奇褲、帶著一個環保袋,但在建築業打滾十多年,看過無數建築、蓋過許多房子的吳武易會決定創業,走統包,自己當業主主導營建不是沒有原因,以前蓋房子電腦圖叫出來就可以copy,廁所的位置、房間格局都很固定,對他來說蓋房子並不難,「但你很難告訴孩子,那是爸爸蓋的,」吳武易說。

走進吳武易在「碧波飛」為自己保留的住家,沒有傳統透天厝的窄長陰暗,午後的夕陽透過大片落地窗,坐在樓梯間木頭做的大書架牆前,彷彿一座日光書房,在主臥房外面就是一家人共用的工作室,小孩可以一起做功課,晚上吳武易回來晚了,可以在不打擾到家人的狀態下,安心在這個共通工作室繼續工作。空間讓他可以與家人共處,也可以獨處。

回歸本質:好好生活比外形外物更重要

住在社區的鄰居,許多是找了很久房子的換屋族,了解安平區的不便利及較弱的生活機能,但從市中心進入安平後,卻被海港邊翠綠、親水的環境吸引,包括吳武易在內的住戶甚至在車庫裡放了一艘小船,天氣好就到旁邊的鹽水溪泛舟,社區互動很緊密。

吳武易和顏茂倉覺得,這已經很接近心中理想的房子。沒有國際名牌建築團隊、昂貴的擺飾,只有對自己想做的事情的自信。「很多人都忘了,其實就是好好生活,形式、風格都是外在,總有一天會被替代,唯一不會被替代的就是生活的本質,」顏茂倉說。

導演出自己的住家台南市個性住宅風

台南的個性住宅,採光通風、簡約設計,讓台北建築師也來觀摩。

許多對建築有想法的在地人,即便不是建築科班,也自己動手找土地、設計,嘗試依心目中的劇本,導演出自己的住家。

譬如做服裝品牌Galoop,今年三十五歲的台南人吳明龍,迷上蓋房子的他,不但自己動手作模型,還把房子真的蓋出來,陽光篩進大片落地玻璃、極簡的風格、隔間動線,雖然沒有台北豪宅的名貴家具、擺品,卻有吳明龍年輕、明快、不拖泥帶水的性格。

最近在台南很紅的「毛鏗」,就是本業作紡織,半路出家做建築的毛森江所建。早年到日本出差,看到安藤忠雄與環境共生的清水模建築,毛森江深深受影響,對建築後天的狂熱,讓他約在一年前找了一塊畸零地蓋出採光、通風佳的毛鏗,走出戶外就是綠樹,甚至最後毛森江還有自己的清水模工廠。

不只有主張、想法的個人,或者像元根這類用經驗實現理想性的年輕公司,老牌建商像是富立建設、府都建設,都是台南蓋透天豪宅有口碑的建商,在市中心蓋住宅大樓的新建案,便跳脫北高豪宅華麗繁複的古典路線,「他們走簡約風、重視本質,」建築師石昭永觀察。

「台南很有趣的一面是隱而不顯的性格,比較素樸,但很有自信的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事,大家各自蓋出好房子,城市就會變的很多元,本來就應該這樣,」顏茂倉說。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