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在朝陽底下種福-掌生穀粒

2014/6/30 洪震宇

那是一個夢幻之地,面向大海、背對中央山脈的縱谷,豐收時稻浪連海浪,休耕時田水如鏡映著藍天,也映著純淨米農之心。

因為人心單純,這裡的太陽來得特別早,海風更加柔和,雨水更為滋潤,讓早起的稻穀吸收更豐沛能量。 原本從事廣告文案的程昀儀,一年多前回台東成功鎮婆家吃到一碗香甜米飯,驚為天人,探問是哪來的,原來是隔壁鄰居剛送來新鮮的米。

她拜訪這個四十二歲的阿美族農夫Samaha,他帶她去看田、還探訪老祖先百年前在山裡用手鑿出的古老灌溉水道。

不馴的自然味

「我們的祖先很了不起,」二十多年來,因為大家都不種田了,只有健壯的Samaha獨自守護這個水道。

也因為有機,當他的田開始結滿金黃色飽熟稻穀時,鳥兒們就開始棲息吃稻子,他習慣性地拍手用掌聲趕鳥,卻說:「沒關係啦,現在穀子又大又熟,它們吃不多,幾粒就飽了。」 因為驚豔與感動,程昀儀想推銷給台北人吃,想要跟Samaha簽約,他卻說口頭約定就好了,只要打電話來,他就輾好米送到台北。

Samaha的米都是手工碾製、外形不佳,不像市售米經過拋光、篩選般晶瑩剔透,卻有種不馴野性,程昀儀就取名為「不愁米」。

她在台北開了「掌生穀粒」糧商號,架起網站賣米,也開始跟夫婿阿德到處探訪這些有機小米農,於是陸續出現了「飯先生」、「姨丈米」、第一屆冠軍米得主、池上鄉邱垂昌心存善念的「上善若水」。

披上埔里棉衫

為了呈現米的價值,她用埔里長春棉紙當做包裝紙,請三重老師傅幫忙製成紙袋子,自己再寫文案與故事。由於這些米農產量太小,大碾米廠根本不願幫忙碾米,同時也為了不讓品質被混雜,程昀儀在婆家空房蓋米倉、買碾米機,只要透過網路訂購,立刻就現碾現寄。

「他們不只是把種米當成職業,而是把熱情投進去,」程昀儀感染這種熱情,想用品牌力量傳遞這些小米農精神。 「掌生穀粒」已逐漸打響名號,一向寡言的阿德說:「要謹記我們的初衷,有一天還是要還給這些農民。」 我也是「掌生穀粒」的粉絲。每當打開電鍋,撲鼻米香讓我想起台東池上、關山的碧海藍天,細口嚼飯,彷彿還聽到Samaha在山谷回響的掌聲。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