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大隅良典:盼多關注基礎研究 放眼未來

中央通訊社中央通訊社 2016/10/3 楊明珠

(中央社記者楊明珠東京3日專電)日本東京工業大學榮譽教授大隅良典,榮獲今年諾貝爾醫學暨生理學獎,他說,去發現沒人做的事其實是很快樂的,期盼社會多關注基礎研究,獲得諾貝爾獎讓他感到無上光榮。

不過大隅認為,「有用」一詞正害慘了社會。「有用」形同意味幾年後可事業化,但這是有問題的。他認為,真正「有用」可能是10年後、或是100年後才能顯現,他很期盼社會能放眼未來,將科學視為一種「文化」。

71歲的大隅榮獲諾貝爾醫學獎的理由是他的細胞「自噬作用」(Autophagy)研究,近年來備受研究人員的關注。大隅的研究對於老化所帶來的阿茲海默症、糖尿病、癌症等,可能帶來新的治療法。

大隅今晚在位於東京都目黑區的東京工業大學召開記者會時就表示,「今晚獲知得獎,身為研究人員,感到無上的光榮。」這幾年,曾獲得很多獎,但諾貝爾獎的重要性還是比較特別。

至於諾貝爾獎為何比較特別,大隅表示,自己覺得諾貝爾獎是有震撼力的獎,他很高興可讓年輕人知道像他這樣的基礎研究者也能幸運獲獎。

大隅說,自己的興趣是做別人不做的事,所以他開始研究酵母的液胞。酵母處於飢餓狀態的情況時,就開始分解本身的蛋白質。他用光學顯微鏡發現到這情況,這成了他研究的出發點。有關自噬作用,他起初做這項研究時,並未確信這與癌症或壽命的問題有關,然而基礎研究就是那樣展開的。

當媒體問到,是基於什麼契機,讓他想要做別人不做的事(研究)?大隅說,大家一起做,也是研究科學的一種方式,但他覺得,「去發現沒人做的事,其實是很快樂的。」

被問到如何看待基礎研究的重要性時,大隅表示,所有的人不見得都會成功,但是基礎研究是科學的研究方式,這社會若能多關注基礎研究的話,他會感到很欣慰。

被問到為何認為細胞自噬的研究,不確信是否能得獎?大隅說,科學是沒有目標的,疑問會陸續湧現,他從酵母當中去探求很多事,心想若能有助於解析細胞自噬作用的話會很好。

此外,大隅認為,酵母的研究還可領先,他希望稍微能定量地解析到底是什麼因自噬而毀壞、對代謝有何影響,他想專注於這方面研究,並加以解決問題。

大隅以舉例的方式說明自噬作用,他說,在大海遇難,經歷1週,只要有水就能存活,這不是阻止蛋白質的合成,而是一邊分解蛋白質、一邊再利用的系統。噬掉蛋白質、再利用,也就是說,生物有那種反覆地出現「製造後摧毀」情形。1051003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