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女孩悲歌 不榮譽的「榮譽殺人」

康健雜誌 康健雜誌 2016/7/22 樂羽嘉編譯

巴基斯坦社群明星巴洛赫(Qandeel Baloch)遭親兄弟謀殺,動機似乎是「榮譽殺人」(honor killing,或譯名譽殺人、榮譽處決)。她的兄弟艾辛姆(Waseem Azeem)承認勒死巴洛赫,是因為不贊同她在社群網站上的「挑釁」行為。

對許多巴基斯坦女性來說,巴洛赫非常勇敢,大膽拒絕一個期待女性走在道德鋼索上的不公平社會。她17歲時就被父母嫁給一個年長很多的男子,在婚姻中遭受虐待,丈夫的行為「像動物」一樣,但家人拒絕提供經濟支援。她決定離開婚姻,到另一名女性那裡尋求庇護,兼好幾份差來賺學費,自行唸完中學和大學,還支援家人的生活、給他們買了房子,最後卻被兄弟勒死,理由是「女人天生就應該待在家裡」。

這項謀殺讓國際社會注意到榮譽殺人的問題。在社會風氣保守的巴基斯坦,估計每年有1000起榮譽殺人,而這也是全球問題。每當有家族成員認為女兒、姐妹、母親或妻子令家族蒙羞而殺害她,就是榮譽殺人,理由從拒絕家裡安排的親事、持有手機到身為性侵受害者都有。

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女權資深研究員巴爾(Heather Barr)從阿富汗透過Skype表示:「這一切都源自女人是財產的概念,你想對你的財產做什麼都可以。」

榮譽殺人的受害者通常很年輕。2010年刊登在《中東季刊》(Middle East Quarterly)的調查發現,214位受害者平均年齡是23歲。

巴爾說:「榮譽殺人發生在青少年轉變為成人,試圖表達自己意見的時候。」絕大多數受害者是女性,不過也有少數男性受害者,通常是家裡不認同的丈夫、男友或未婚夫。

這種現象持續發生的原因,部分是因為不會受到懲罰。2014年,人權非政府組織國際人道與倫理聯盟(International Humanist and Ethical Union)向聯合國大會遞出聲明,指出榮譽相關的犯罪很少受到調查,很多國家也不太會進行相應的執法行動。

巴爾說:「很多榮譽殺人的案例是隱形的,被掩蓋並當成自殺或失蹤處理。」

就算有執法,對加害者的刑罰遠輕於同等暴力的犯罪,也很容易走法律漏洞而赦免。例如說,在巴基斯坦,只要獲得受害者或家屬原諒,就能赦免罪行。在獲頒奧斯卡獎的紀錄片《河中女孩:寬恕的代價》(A Girl In The River: The Price Of Forgiveness)裡,18歲的莎巴(Saba)受壓力所迫,只好原諒因為她與別人私奔而開槍射她、把她扔進河裡的叔伯和父親,最後兩人雙雙獲釋。

另一個原因是社會上接受性別歧視。2013年,劍橋大學調查約旦850名青少年,其中1/3相信榮譽殺人「道德正確」,而沒花太多時間上學的青少年男孩,對榮譽殺人的接受度高出非常多。聯合國人口基金(United Nations Population Fund)2009年調查發現,68%伊拉克年輕男子相信,為了家族榮譽殺害一個女孩是很正當的。

聯合國人口基金2000年的報告估計,每年大約有5000起榮譽殺人事件,多數發生在穆斯林、印度教和錫克教社會。但實際數字還更多,巴爾說很多受害者家屬不會向當局報案。

中東和東南亞的榮譽殺人事件或許多於其他國家,不過「榮譽暴力警覺網絡」(Honor Based Violence Awareness Network)指出,榮譽殺人不限於單一種族、文化或宗教。

女權組織Equality Now性暴力計畫負責人史都華(Christa Stewart)說,榮譽殺人是跨文化的,任何違反社會框架的女性都會受到針對,包括表達想自己決定要嫁給誰、不想接受安排好的婚姻,或想要受教育。巴洛赫的情形,顯然是因為在社群媒體貼了「違反」文化規範的貼文。

這種暴力在西方世界也有。美國司法部2015年5月委託的研究發現,美國每年約有23-27起榮譽殺人,荷蘭有13件,英國約10-12件。

例如在2010年,亞利桑納州鳳凰城的伊拉克移民艾馬雷基(Faleh Almaleki)開著吉普車輾過20歲女兒努爾(Noor),理由是女兒「太西化」,不願按照安排嫁給在伊拉克的堂表兄。努爾2週後在醫院過世,2011年艾馬雷基被判34年徒刑。

史都華說,要改變女性的處境,法律非常重要。「法律證明女性會被平等看待,不能任人消耗、控制。」

但讓加害者逍遙法外的法律,改變得非常緩慢。2009年,敘利亞廢除一條榮譽殺害免責的法律,改成最低2年徒刑。人權觀察在聲明中批評,「2年比不罰要好,但對謀殺來說太輕」。

2011年,黎巴嫩撤廢一條准許榮譽殺人家屬輕判的刑則,巴基斯坦總理夏里夫(Nawaz Sharif)觀看《河中女孩》後,今年承諾會修改與榮譽殺人相關的法律,但還沒實踐,也沒有對巴洛赫的死亡置評。

人權觀察的巴爾指出,很多人會誤以為榮譽殺人就像當場逮到妻子出軌、當下怒不可遏殺人一樣,盛怒到無法控制行為而減刑。正好相反,榮譽殺人通常經過仔細的考量。

巴爾指出,巴洛赫的兄弟艾辛姆就是個例子,他在自白影片中說,巴洛赫4週前在Instagram貼出與神職人員的自拍時,他就在策劃犯案了。「這不是加害者當下無法控制情緒的犯行,比較像是非常仔細思考後的決定」,巴爾說。

有些研究人員相信,「榮譽殺人」這個詞彙本身就是個問題。巴爾說:「我們根本不該用『榮譽殺人』這個詞彙,那只是謀殺的藉口。」

參考資料:NPRGuardian
 

更多來自康健雜誌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