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女性政治人物 連說話都得比較小心?

康健雜誌 康健雜誌 2016/7/20 黃維德編譯

女性政治人物很容易被貼標籤,不管她們做什麼,無論是髮型、衣著還是鞋子,媒體都希望能將她們放進現有的框框之中。然而,說話的方式,才是她們最重要的影響力來源,也是最大的潛在陷阱。英國新首相梅伊(Theresa May)加入梅克爾的行列,晉升歐洲強權領袖之際,女性領袖怎麼對選民說話、如何相互對話,亦將更加受到仔細檢視。

女性的政治語言陷阱在各個層次都存在,從語調、用詞、談話主題和談話風格處處皆有。例如,權威就與男性的聲音有所聯結;2012年的研究顯示,溫和的政治口號只要修改為較低沉的聲音,不管原本是男性或女性的聲音,都會變得比較能吸引選民。

除了聲音之外,聲調的變化也很重要;聲調變化大代表情緒性。男性這麼做通常沒有問題;賓洲大學語言專家李伯曼(Mark Liberman)比較了7位共和黨總統參選人後,發現保羅(Rand Paul)的聲調變化最大,不過,沒有人認為他「情緒化」。

但對女性來說就不是如此。希拉蕊是個經驗豐富的政治人物,也有能力掌控小型場合,但大型場合的表現就不是那麼好,而在當今美國那種情緒激烈的政治氛圍之下,就更是如此。當希拉蕊嘗試提高語調和聲量,「刺耳」、「威嚇」等形容便隨之而來,而這類形容很少會用在男性身上。

女性得走的另一條鋼索就是主題。訪談者很少會問男性,身為男性政治人物的想法,或是如何扮演好丈夫或父親等角色。女性領導者常常得面對這類問題,而且那可能是個陷阱。有意角逐英國首相的李德森(Andrea Leadsom),在訪問中大談擁有小孩的重要性,許多人認為那是在針對沒有小孩的梅伊,李德森也很快就退出選戰。

女性還得注意,不能太過強力地反擊她們面對的性別歧視文化,否則可能會被人視為沒有幽默感的女性主義者。前澳洲總理吉拉德(Julia Gillard)在2012年的著名演說中強力抨擊性別歧視,也讓她得以留名。然而,當女性領袖以身為領袖而非身為女性而留名,才是真正的女性主義勝利。

最後一點,就是女性如何與他人互動。女性領導者的行為愈「男性」,權威性也愈高,但許多研究亦顯示,這麼做的代價就是比較不討男性和女性喜愛。權威和討喜難兩全,但也不是辦不到;英國學者卡麥隆(Deborah Cameron)和蕭恩(Sylvia Shaw)在分析2015年普選辯論後發現,蘇格蘭民族黨領袖斯特金(Nicola Sturgeon)打斷他人談話的次數最多。

打斷他人談話是典型的男性策略,女性也常因此受到懲罰,但斯特金的表現卻贏得了許多讚賞。卡麥隆指出,斯特金可以輕易地在激辯、政治家演說和溫和之間遊移。對多數政治人物來說,只要擅長其中一項就非常幸運了,但女性必須格外靈活,才能避免掉入刻版印象的框框裡。

© 由 CommonHealth 提供

©The Economist Newspaper Limited 2016
經濟學人原文

(本文僅反映專家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更多來自康健雜誌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