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好朋友來痛不欲生?恐是子宮內膜異位搗亂

華人健康網 華人健康網 2016/4/23 文/婦產科醫師林正權提供

行醫已好多好多年了,我一直堅信不管是原發性或次發性經痛,都與子宮內膜異位症有關,雖然教科書或醫學論文中仍不認為這兩種之間有百分之百的關係,尤其是原發性更是被大多數學者醫生否定掉這層關連。可是那麼多年以來,大家也始終提不出來一個合理的解釋為何會發生經痛。

好朋友來痛不欲生?恐是子宮內膜異位搗亂 © 由 華人健康網 提供 好朋友來痛不欲生?恐是子宮內膜異位搗亂

所以我自己就照自己的邏輯去診治所有主訴經痛不管原發或次發的病人,也就是我認為既然大家都知道有內膜異位症的女性之中70%有經痛,因此有經痛的女性就有很高的比例是內膜異位症引起的,因此我如果用原本就被用來治療內膜異位症的口服藥物(不是避孕藥,也不是針劑型的),若下一回月經來時病人不痛了,那不就可以即時幫忙解除病人的痛苦,也同時證實那些病人是有了內膜異位症,這樣病人也就不必為了要證明是否有異位症而去接受腹腔鏡的檢查。

雖然去年外國醫生已有提出這種侵入性的腹腔鏡檢查已無必要,理由之一是發現腹腔內的內膜病灶並沒有想像那麼多,而電燒治療後,經痛仍在的比例仍很高,所以認為其它地方仍有不少的隱藏式病點,理由之二是沒發現病灶的病人仍會經痛,所以專家不再建議腹腔鏡作唯一的診斷依據,而採經痛的有無作判定標準。

而我自己也沿用這一套邏輯方法治癒不少有此病痛的女性,而且效果幾乎無往不利。但是心裡仍梗梗於懷至今,一直不解為何到目前為止,那些專家學者仍堅持原發性,及部份次發性經痛不是源發於內膜異位症的作祟。

一位約40左右的未婚女子,受高等教育,也是為人師表,受經痛之苦已有超過20年歷史,看過許多中西醫,吃遍無數民俗偏方,就是始終沒法去除她的痛苦。近幾年來,除此痛苦之外,還添加月經完畢之後的身體疼痛,更讓她痛不欲生,大醫院的足跡更不用說了,能說出來名號的的幾乎都有留下足痕,而也看遍有關的科系,打過無數止痛藥,作過無數精密檢查,但始終沒有真正的答案,所以到最後她想放棄了,轉念想與疼痛共容。

後來無意中看了部落格的文章,所以她想來試一試(遠從東部來)。在診間我仍照步驟一步一步替她檢查,除了認定她應該有深層子宮內膜異位症外,也有厲害的外陰前庭炎,我說先治療前庭炎再來治療異位症,她說好,我就替她打針,給口服藥及藥膏等一套給她帶回家,一週後她又回診一次,說她很高興以前疼痛不已的情況改善很多,我再替她從新檢查一次,除追打兩針外並沒有再作什麼處理。

好朋友來痛不欲生?恐是子宮內膜異位搗亂 © 由 華人健康網 提供 好朋友來痛不欲生?恐是子宮內膜異位搗亂

因她實在住太遠了,請她來往奔跑有點不忍心,本來預定下一階段的診治(內膜異位症)我就請她再考慮於就近的醫院處理,她不置可否。這樣就一愰就2個月過去了,有一天她忽然出現在診診間,我嚇了一跳,寒暄一下,知道她以前所有的病痛都幾乎消失無蹤,今天會來診間主要是想再確任一次是否還有問題,同時她特別提到說很奇怪,這2個月經期來時,都沒有劇烈疼痛過,第一個月時,她只是覺得怪怪的,但第2個月來時又不痛時,她才吃了一驚,我聽了也不相信,以為湊巧吧,因為跟以前我的認知完全不符合,我還請她回去注意下個月的情形,不過第3個月她說沒痛耶。

一位約30歲左右的年輕女性,已婚,但都一直沒小孩,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欲行房時,一接觸外陰,女生就痛不欲生,所以先生一直在門外徘徊,不得奪門而入,想盡各種方法,問盡親朋好友,看盡這方面的專家,但仍在原地踏步,困擾之際,看了我的部落格後而北上,問診之下,她還有一個極待解決的問題,就是非常厲害的經痛。

醫生曾檢查過,都說沒發現有巧克力囊腫及肌腺症,說是屬於原發性經痛。我檢查下體時,發現她跟其他來過我這裡主訴是性交痛的病人一樣,有很厲害的前庭炎,至於經痛的事,我有跟她及先生說明說等房事痛的問題解決之後再來處理,否則無法真正性關係,談其他的治療都是白費。

因此我就替她治療前庭炎的事情,這就樣過了2個月,她跟老公又出現了,因為2個月的努力,性已不再是件痛苦的事,但也不是百分之百,所以她們又一起來到診間,希望能百分百不再痛苦,不過她自己也自動提到說這2個月說也奇怪,經痛都不見了,我說真的嗎?先生在旁搶答說,是真的,以前經痛一出現都是要掛急診的,這2個月忽然不用去急診室,我們倆都不相信,我聽了也有一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是出自於病人的嘴巴,不相信也不行,但還是不放心,一再叮嚀請她注意下一週期,若再有經痛的話,就要過來治療。

這幾天,我就一直在想這個問題,是否部份原發性及續發性經痛的原因之一是來自於外陰前庭炎所導致的,有關的文獻我並沒有找到,因大家都朝胚胎期的發展過程中去找它的蛛絲馬跡,不過文獻中不也是一直有很多新的治療建議嗎?所以我才將這個推論提出來供有此病痛的女性一個參考,雖然我心裡仍有遲疑,也因為我才收集到兩個案例而已,希望以後能在這方面有所突破來幫忙病人解離痛苦。

本文出自:婦產科醫師林正權部落格

更多來自華人健康網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