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如何「做真正的自己」?4個第一夫人各有方法

2014/6/30 康健編輯部

說來容易,做起來可困難重重,沒有人一輩子可以完全做自己,也沒有人應該一輩子只扮演社會要求的角色。在適當時機,若能在「自己」與「角色」之間偶爾互換,應該比較幸福。

怎樣「做自己」,第一夫人各有方法

從前,沒有太多女性典範可以鼓舞這種理想的追求,但時代在變,目前世界上有四位第一夫人─台灣的周美青、英國的莎拉布朗、法國的布魯尼薩科奇、美國的蜜雪兒歐巴馬,都給我們令人刮目相看的面貌。

周美青做「第一」是不得已,由於輿論的壓力,她不得不辭去她喜愛的工作、有時要放棄她牛仔酷妹的裝束、強迫被專車和警衛接送。於她,這些都不是出於自願,而是角色扮演。從她深深的90度鞠躬開始,她便拋掉自己,努力扮演第一夫人的角色。但我們看她後來投入關懷弱勢兒童的工作,臉上也笑得自然開心。如果不是馬英九,我們當然也看不到這樣的周美青,做為第一夫人,她讓台灣的女人很安慰、很驕傲,也很放心。

法國總統薩科奇的第三任妻子,目前的第一夫人布魯尼,曾是身價非凡的名模,除了美貌之外也有才氣,作曲、唱歌都有一定的水準。也許世界上只有法國這個有強烈存在主義色彩的國家,才有可能接受布魯尼這樣坦白無諱的第一夫人,她在訪問中毫不虛偽地表示,她覺得一夫一妻制很無趣,「我比較喜歡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她還說,「我要一個擁有核子武器的男人」(這當然是雙關語)。

薩科奇的第二任妻子塞西莉亞也非常不同於傳統,她在離婚後對媒體說:「薩科奇當選了總統,有了施展才華的機會,但對我而言,可不是這樣,我不是當選者,也不想成為當選者,可是要陪在他身邊當配角,十分厭倦。」法國的第一夫人享有很多個人的自主,想和丈夫配合就配合,否則完全做自己,也沒有人怪她。

我聽過一個英國男人批評法國女人難搞,我問他什麼叫「難搞」?他說:「就是有太多自己的意見。」布魯尼薩科奇顯然是正宗法國女人的代表,「第一」有主見。

英國的莎拉布朗讓人覺得平易近人,卻也不是尋常女人。她與朋友合夥創立了一個公關公司,因業務關係認識了後來的英國總理布朗。38歲才懷首胎的莎拉,辭去工作,專心做孕婦,但不幸女嬰早產,只活了10天。她並沒有因此絕望,之後連續再生了兩個兒子。她42歲才生的小兒子約在4個月大時,被診斷出患了囊.纖維症,是一種遺傳性疾病,至今仍無法治療。

這些傷痛使得莎拉很早就投入孕婦及罕病兒的研究。莎拉是近年來很多事業有成之後,辭去工作專心養兒育女的高齡產婦之一,這些高齡產婦比較容易在生養小孩過程中出現問題,莎拉努力面對的同時,也以她關懷別人的心,鼓舞了其他相同處境的婦女,是「第一」勇敢。

美國的蜜雪兒歐巴馬內外兼美,聲望如日中天,但她卻毫不猶豫選擇以「馬拉及莎拉的母親」來描述自己,可見在諸多令人羡慕的頭銜中,她認為做她兩個女兒的母親是「第一」要務。

男人開始學習「欣賞女人做自己」

綜觀以上四位全球女性都要注意的第一夫人,我們覺得很慶幸女性的角色和面貌有了180度的改變,她們的自信,表現在鎂光燈下的勇於表現,她們性格與能力的多元,也給所有的女性提供了多元人生價值觀的選擇。

反觀她們的男人,我們也發現不少現代的男人對於能力相當的女人也有更多的平等、讚美、包容與支持。這種現象令人欣慰,我相信只有兩性平權的社會,男人才有可能解脫;有女人願意撐起半邊天,男人競爭的壓力會減少;兩性關係不緊張,相信社會也會跟著祥和。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