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如何建構支援家庭的系統

2014/6/30 文.賓靜蓀

台灣少子化問題嚴重,兒虐問題卻不減反增。根據內政部統計,台灣地區因為受虐而接受保護的兒童人數年年升高,從民國九十一年的六千九百人,增加到九十九年的一萬八千四百五十四人,九年之內增加了近三倍!施虐者九成以上為父母、照顧者及共同居住的親友。兒虐案件多發生在家庭內,顯示許多父母普遍缺乏正確教養觀,將孩子視為私有物,以體罰為名恣意管教責打,進而傷害子女。

台灣世界展望會在三月底,舉辦了「服務危機中的兒少,建構支持家庭功能」國際研討會,期望透過社區、學校、政府的共同合作,為兒童串起完整的關懷保護網。受邀與會的美國紐約市兒童局副局長珍妮‧弗洛莉(Janet Lynn Flory),也在會中接受《親子天下》的專訪。

Q:你有三十五年的社工經驗,你認為要如何預防家庭破碎?

A:兒童受虐或被忽視,其實反映社會在某方面出了錯,也跟社會資源分配不均有關。

談到預防,如果居住在比較有支援系統的社區,就比較能支持這樣的家庭。我過去在俄亥俄州哥倫布市一個有三、四千戶,居民多為低收入的社區工作,這種社區中心在全美國都有。我們認識每個家庭,提供各種計畫,照顧對象從幼兒園到課輔班,也協助家庭解決暫時的財務或住屋問題、取得醫療照顧等。我們介入並決定要怎樣幫助這些家庭,是孩子需要幫助?還是父母需要協助?因為社工和這些家庭已建立好的關係,所以會盡力保持家庭完整,儘量不把孩子送到安置中心。

另一個預防家庭破碎的因素在於社區的穩定性。社區住戶因長期住在同一地方,互相認識;或者家庭其他成員也住在同一社區,自然會形成支持家庭的網絡、力量。相較於搬遷率高的社區,在這類社區裡的家庭會比較穩定。例如,某媽媽想去買點東西,她可以拜託鄰居看一下她的小孩,因為彼此認識,而且下次她也會幫鄰居的忙。這比你誰都不認識、或媽媽只好把孩子獨自放在家裡好多了。這些都是自然的家庭互相幫助的例子。

Q:這樣的鄰里、家庭互助模式在大城市裡有可能嗎?

A:的確不容易。我們在紐約十一個區域成立了社區互助(community collaborative),由社區居民自己組織,協助尋找寄養家庭。因為我們認為,如果孩子必須要被送到寄養家庭,最好還是和親生父母住在同一社區、保持聯絡,可以常和父母見面,有助於他日後重返家庭。所以,這個社區就由YMCA安排親子見面,可以打籃球、游泳,比較自然的共同做一些事,這就叫做正常化。某種程度來說,父母能和孩子保持正常關係,我們的工作會輕鬆很多。否則一個家庭被貼上「有問題」的標籤,就很難正常化。

我看過、而且我相信,家庭有復原力。如果能正確的介入、給足夠的支持,被監管的家庭是可以從危機中重新復原,再次團聚。第一步的預防是遠離安置中心,讓孩子儘量和父母相處。第二步是協助父母去解決迫使我們介入的問題,例如,協助媽媽戒毒、學會如何管理自己的情緒。我們發現有很多逃離家暴的年輕單親媽媽,如果這些媽媽學會離開施暴的男性,不再和他們建立關係,我們的介入可讓家庭再度完整。因為再小的孩子都和親生父母有很深的連結,即使父母會虐待他,都還是他的爸媽。如果可以修復原有的親子關係,穩定親子關係,對孩子是最好的。

一九九二、九三年,我們推出一個叫「家庭幫助家庭」的計畫,希望寄養父母可以協助年輕父母教養孩子。例如,寄養父母在結束寄養關係後,還可以成為親生父母的教練,教導他們如何教養孩子;或者在週末幫忙照顧孩子,讓年輕父母喘口氣。這個計畫的目的就是讓本來對立的兩個家庭,可以有機會互相幫助,把焦點放在如何共同為孩子著想。兩方關係正常化後,對孩子有非常大的幫助。

Q:家庭的核心價值是什麼?

A:是什麼力量在維繫一個家庭,我不認為有單一的答案,但那種「不論如何都要好好照顧孩子的決心」很關鍵。愛當然很重要,如果不是完全瘋掉,哪個父母不愛自己的孩子?只是有的父母不知道如何表達那個愛。我看過許多父母,生活很困苦,雖努力求生存,仍無法避免危機;這時候如果家族成員、社區,或其他機構能夠協助他們復原,他們就能度過難關。

你無法預測誰能克服生命裡的難關。人身處困境時,很容易走父母曾走過的路來脫困,因為那是我們從小就習慣的。如果有些課程,能夠強化父母的職能,一定會有很大的幫助。父母和孩子應該一起參加課程,接受教練的指導,這樣才會真正帶來改變。

【完整內容請見《親子天下》2011年5月號】

◎延伸閱讀:

●●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親子天下網站》。

※本文由親子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