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如何測量胰島素阻抗?醫師這樣說...

華人健康網 華人健康網 2016/1/29 圖文提供/史考特醫師的一分鐘健身教室

我們談過了什麼是胰島素阻抗,又知道它能準確預測各種疾病的產生,那麼問題來了:要如何知道自己的胰島素敏感度是好是壞?

如何測量胰島素阻抗?醫師這樣說... © 由 華人健康網 提供 如何測量胰島素阻抗?醫師這樣說...

粗淺的方法

如果您有被針扎就會昏倒的體質,無法取得抽血樣本,那麼有幾個替代方法可以用來「猜測」自己的數值:

篩檢紐約青少年的身體指標後,美國研究者發現腰圍加體脂肪能較準確地預估胰島素阻抗。亦即如果您腰圍粗體脂又高,那還真是需要擔心一下。不過,本研究主要調查的是非裔與西班牙裔青年,同一套能否套用在台灣人身上?史考特持保留態度。

如果您熱愛運動,不管是馬拉松健將還是槓鈴硬漢,您的胰島素敏感度大概都會比一般人好。觀察性研究也指出,體能好的人更不容易罹患代謝症候群,一種與胰島素阻抗密切相關的臨床徵候。

如何測量胰島素阻抗?醫師這樣說... © 由 華人健康網 提供 如何測量胰島素阻抗?醫師這樣說...

遺傳:科學家至今已經相當確定,胰島素敏感度有13%至66%是遺傳得來的(史考特最常聽到的說法是一半)。如果您有糖尿病的家族史,那麼胰島素阻抗也就更有機會找上門。

常見的方法

如果您可以接受去醫院被扎「一針」的話,就有很多較為準確的方法,例如:健檢套餐常會測量空腹血糖,如果這數字超過100 mg/dL,就幾乎可以肯定您有胰島素阻抗的問題。血脂肪中,三酸甘油酯除以高密度脂肪酸得出來的數字,男生超過3.5,女生超過2.5就不大理想。

用空腹血糖與胰島素算出的HOMA-IR,這數字越高則阻抗越強(註1)。光靠胖瘦與體能來猜胰島素阻抗,就好像是瞎子摸象一般不靠譜(恩...這成語好像用得怪怪的?)但上述三種抽血檢驗法,頂多也只是大近視摸象而已,不是那麼準確到位。

(註1:不同種族間的HOMA-IR有很大的差異性,年齡、性別、其他代謝指標也都會造成影響,史考特尚未找到放諸四海皆準的HOMA-IR參考區間。)

如何測量胰島素阻抗?醫師這樣說... © 由 華人健康網 提供 如何測量胰島素阻抗?醫師這樣說...

準確的方法

如果您自認是個勇士,不怕被扎「很多針」,或是「很大管的針」,可以考慮:

Hyperinsulinemic-euglycemic clamp:這個方法會找兩條靜脈並打上大號的點滴,分別輸注胰島素與葡萄糖溶液。調整葡萄糖溶液流速達成血糖平穩後,就可以算出受試者的胰島素敏感度為何。根據史考特的打聽,這個方法在台灣只有學術單位有,一般醫療院所並無提供。如有讀者知道哪裡可以做的,請不吝分享,感恩。

四小時的葡萄糖+胰島素耐受測試:這方法是由一位美國的病理科醫師Joseph Kraft所提出。受試者在空腹狀態先抽血,接著在喝下100公克葡萄糖溶液的30分鐘與1、2、3、4、5小時後各抽一次葡萄糖加胰島素的濃度數據。

Kraft醫師花了數年時間,在14,384位受試者(!)身上重複這個試驗。能想像嗎?要說服一萬四千人抽七次費時且昂貴的血液檢測,我要說服自己家人抽一次血都很困難了。從這一萬四千筆珍貴資料中,Kraft將受試者的胰島素反應分為五種:

如何測量胰島素阻抗?醫師這樣說... © 由 華人健康網 提供 如何測量胰島素阻抗?醫師這樣說...

第二型胰島素反應:同樣是100公克葡萄糖,各位可以看到第二型的胰島素分泌量明顯較高,這代表著胰島素敏感度相對較差。

如何測量胰島素阻抗?醫師這樣說... © 由 華人健康網 提供 如何測量胰島素阻抗?醫師這樣說...

(一樣多的糖,卻需要更多胰島素來處理,代表胰島素阻抗高,敏感度變差了。)

第三型胰島素反應:不僅胰島素濃度增加,其最高峰的出現點延後到了第二小時。

如何測量胰島素阻抗?醫師這樣說... © 由 華人健康網 提供 如何測量胰島素阻抗?醫師這樣說...

第四型胰島素反應:其最大特色在空腹胰島素濃度異常升高。這型受試者有超過一半的機率,會在傳統的口服葡萄糖試驗(OGTT)中被認定異常。

如何測量胰島素阻抗?醫師這樣說... © 由 華人健康網 提供 如何測量胰島素阻抗?醫師這樣說...

第五型胰島素反應:相較正常的第一型,第五型的胰島素分泌量反而過低,這是第一型糖尿病患(胰島素分泌量不足)的表現。

如何測量胰島素阻抗?醫師這樣說... © 由 華人健康網 提供 如何測量胰島素阻抗?醫師這樣說...

史考特將Kraft的方法拿出來談是有原因的:它能更早期且準確地偵測胰島素阻抗。

早期偵測,早期治療?

糖尿病是一個慢性、漸進式的變化,沒有健康人會睡一覺起來突然得到糖尿病的。在疾病最初期,體內細胞對胰島素的作用產生了抵抗(也就是胰島素阻抗),胰臟為了維持血糖平穩,會加量地分泌胰島素來壓制胰島素阻抗。從胰臟的視角來看:你抵抗我,我就多出一點力壓回去。

但隨著胰島素阻抗的問題越來越嚴重,胰臟細胞終有崩潰的一天。胰臟分泌胰島素的能力跟不上胰島素阻抗時,血糖才會升高,醫師才能從抽血檢查中診斷糖尿病的存在。換句話說,胰島素阻抗的問題存在十幾二十年之後,才會被偵測出來(註2)。

在Kraft的資料庫中口服葡萄糖測試正常的受試者,僅有22%被歸納在第一型胰島素反應中。換句話說,傳統檢驗認定正常的人,仍然有78%的機會有程度不一的胰島素阻抗。毫無疑問地,Kraft的檢驗法確能更早期偵測胰島素阻抗。

胰島素阻抗能預測慢性病的發生,我想沒有人認為有胰島素阻抗會是一件好事。但以下史考特必須平衡報導,提出幾個未解的爭議點:

1.檢測美國人所建構的資料庫,能否適用在東方人身上?

2.Kraft的方法與「黃金標準」的Euglycemic clamp檢驗法,結果是否會一致(註3)?

3.長期追蹤Kraft所定義出的五種類型受試者,是否能發現其疾病風險上的差異?

(註2:傳統的葡萄糖耐受是請受試者喝下75公克葡萄糖後,隔30、60、120分鐘測量血糖濃度。如血糖值超過標準,則醫師會診斷為葡萄糖耐受不良,或甚至糖尿病。但如果您已經得到了上述診斷,胰島素阻抗往往已經嚴重到「壓不住」血糖的地步了。僅有同時測量胰島素,才能早一步得知胰島素阻抗的存在。)

(註3:類似的方法其實過去被證明與Euglycemic clamp的結果有高度關聯性,不過該文獻牽涉到複雜的科學計算,與Kraft的方法畢竟有差距。)

如何測量胰島素阻抗?醫師這樣說... © 由 華人健康網 提供 如何測量胰島素阻抗?醫師這樣說...

史考特的檢驗數據

看完這本書之後,史考特也迫不及待地找了一家醫事檢驗所來做一次檢驗。以下是行前準備工作,供有興趣的讀者做參考:

1.上網搜尋離您家裡最近的診所或醫事檢驗所,去電詢問是否有提供自費口服葡萄糖耐受與胰島素的檢驗服務。

2.檢驗前8小時開始禁食,抽血當天不可吃早餐。

3.來到檢驗所,在空腹狀態下先抽取血糖與胰島素值。

4.隨後將100公克葡萄糖(註4)溶於開水中,在兩分鐘之內飲用完畢,並開始計時。

5.在計時滿30分、1、2、3、4小時時各抽取血糖與胰島素值一次(註5)。

6.待報告出來後,比對Kraft資料庫,看看自己是屬於哪一型胰島素反應者。

(註4:普通口服葡萄糖耐受度是用75公克的葡萄糖溶於水,為了忠於Kraft的作法,史考特使用100公克。請注意這裡一定要用純葡萄糖,不可用砂糖、方糖、果糖取代。葡萄糖可向藥局或網拍購買。)

(註5:Kraft當初是做5小時的試驗,但他在書的結尾有提到2小時對大多數人就已經相當足夠。史考特個人做的是3小時版本,連同空腹在內共抽了五次血。)

以下是史考特的檢驗結果:

如何測量胰島素阻抗?醫師這樣說... © 由 華人健康網 提供 如何測量胰島素阻抗?醫師這樣說...

對照Kraft的資料庫,史考特的數值屬於第一型胰島素反應,胰島素敏感度正常。其實也不是完全正常。出乎預料地,在飲用糖水兩小時後,我的血糖降到了29 mg/dL的低點。

如何測量胰島素阻抗?醫師這樣說... © 由 華人健康網 提供 如何測量胰島素阻抗?醫師這樣說... 如何測量胰島素阻抗?醫師這樣說... © 由 華人健康網 提供 如何測量胰島素阻抗?醫師這樣說...

低血糖影響大腦的正常運作,是需緊急處理的急症。假如臨床上遇到病人血糖這麼低的,醫師大概都必須立刻補充靜脈葡萄糖,然後密切監測,等到血糖回升才能休息。

血糖低於70就可稱之為低血糖,如果出現2字頭,有可能會出現意識混亂、癲癇、昏迷等神經學症狀,還好史考特當下只有心悸、手腳發抖而已,應該沒有亂講話。

在低血糖的同時史考特的胰島素濃度僅4.3mU/L,應不是胰島素分泌過量所引起的低血糖。史考特自己推斷,這可能是胰島素敏感度相當好的表現(註5)。不過這必須要用Euglycemic clamp來進一步證實。

(註5:Kraft在他的書中提到,有許多受試者是因為胰島素分泌過量而產生低血糖,屬於胰島素阻抗的表現。另外,低血糖有許多不同的病因,請有低血糖問題的患者求助醫師,切勿自行診斷。)

結語

一不小心又把文章寫長了,謝謝各位讀者聽史考特嘮嘮叨叨這麼久,希望大家意識都還清醒,沒有低血糖(註6)。Kraft的檢驗方法其實並沒有受到學界廣泛的認同,相關的研究也相當稀少。但史考特敢肯定地這麼說:

1.Kraft提出的方法能早期偵測胰島素阻抗。

2.有胰島素阻抗對健康不是一件好事。

3.如果您用飲食、運動讓自己的數值回復正常,那麼您也大幅地降低了疾病風險。

最後套用一句Kraft醫師的名言:「每個人都該去抽血檢驗嗎?」「當然不,除非你在意自己的未來!」

(註6:沒有糖尿病的正常人其實是很不容易發生低血糖的,僅有一些高度特殊的情況下才有可能,如喝糖水、超長距耐力運動。肚子餓與昏昏欲睡並不代表血糖濃度低。)

本文出自:史考特醫師的一分鐘健身教室

更多來自華人健康網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