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娘家怕我回去分財產?

2014/6/30 吳若女整理

老家有哥哥、嫂嫂跟爸爸、媽媽同住,以前回去都還好,這幾年哥哥、嫂嫂有意無意會說:「那麼常回來做什麼?是不是要回來分家產啊?」一開始我還覺得莫名其妙,不以為意,後來連媽媽好像也受到影響,會勸我不用太常回去,南北兩地奔波辛苦,把自己的家照顧好就好了。

我聽了非常傷心,覺得回去看他們,是自覺心裡對他們有虧欠,好像結婚後沒能就近照顧他們,現在慢慢把小孩養大了,更能體會娘家對我的養育之情。

後來我跟幾個姊妹淘聊起這件事,才知道這樣的事情在台灣很普遍,好像「嫁出去的女兒,就是潑出去的水」,有些家庭很怕嫁出去的女兒回來分財產,有的甚至還要女兒簽下拋棄財產繼承權,我不懂,難道嫁出去的女兒就不是自己的骨肉了,手足之間何苦這樣對待,我該怎麼面對這樣的文化?我怎麼能不受影響地孝順父母,難道也要簽下拋棄財產繼承權,才能證明我的清白?

為什麼女兒的孝順就走味?三面向解開委屈,安心孝順父母

諮商心理師解答︱余仁龍︱杏語心靈診所諮商心理師

妳內在可能有3個複雜的情緒糾結在一塊。

一是妳因身為女兒,好像就被家人排除在外,有一點「憤怒、生氣」在心裡。妳或許會想,這明明是妳的家、妳的父母、手足,為什麼只因為是女兒就被排除在家門外?女兒這個條件又不是妳能決定或改變的?

二是妳可能覺得孝心被曲解了,是一種很深的「委屈」。而且愈去解釋辯駁,好像愈證明自己是別有用心,想貪圖家產,這樣的曲解是沒辦法被解釋的。反過來說,如果是兒子,是不是就能光明正大地孝順父母?光明正大去分財產?只要是「女兒」的孝順,好像就都不對、走味了。

三是妳提到的,是不是要簽下拋棄財產繼承證明,才能證明自己的清白?在心理上有一種「不甘」,為什麼妳需要證明自己的清白?清白是不需要證明的。

四是妳也是父母的女兒,雖然嫁到北部,但一樣孝順父母,為什麼就不能分家產?這產生一種「被剝奪」的感覺,原本就屬於妳的一部份,難道要被迫放棄嗎?這好像是被逼著做聖人,如果不想做聖人,是不是連基本的孝順都不能做了?更何況,誰不需要錢?如果你確實也有經濟上的需要。

其實這樣的狀況,在許多家庭都會發生,不是只有嫁出去的女兒才會碰到,只要家裡談到分財產,就會面臨這樣的景況,由此而生複雜糾葛的情緒。

父母、兄嫂、女兒,卡住的三角關係

除了先釐清和了解自己可能有哪些複雜糾結的情緒外,也可以從妳跟父母、兄嫂之間的三角關係,進一步了解彼此的立場。

首先,就妳的父母或很多老人家來說,對金錢多少會有一些恐懼以及不安全感,因為他們已經不再工作,每個月沒有固定收入,除了極少數人有終生俸之外,絕大部份的退休老人就是坐吃山空,因而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恐懼,這是年輕人很難體會的。

不需要批評老人家怎麼那麼放不下,或怎麼那麼愛錢,因為這是人的基本需求,人必須在維持溫飽後,才能談愛或自尊等其他需求,老人家退休後錢不夠用,就會本能地產生恐懼感,因為不夠,所以也會怕小孩想來分他的錢後更不夠用了。

另一個老人家常有的心態就是重男輕女,雖然近年來不斷提倡兩性平權,但還是很難扭轉。並不需要特別強調老人家有這樣的觀念是不對的,只能反求諸己,不要再這樣對待下一代就好,因為很難改變老人家的想法。

父母親可能還會有一種心態,就是心疼自己的女兒,或是也怕婆家講話。媽媽可能也會設身處地去想:「如果我的媳婦常回娘家,我也會覺得不太好。我的女兒這麼常回來,她的公公婆婆會不會講話啊?」她又沒辦法跟你明說,只能婉轉勸妳:「不用常回來,把自己家裡顧好就好了。」其實媽媽是心疼妳,尤其你還把先生也拖回家,媽媽會怕你婆家更不舒服,也怕妳將來的日子不好過,畢竟只有老人家才懂老人家的心。

至於兄嫂的部份,必須了解的是,照顧老人家是件非常辛苦的事,沒照顧過老人真的不會懂。對沒有跟父母同住的子女來說,往往回去看父母,就真的只是「看父母」,很少對照顧父母的人表達感謝,也不會主動帶點禮物給他們,最多只是帶給父母,但照顧者其實是很需要肯定和支持的。

照顧父母的是哥哥、嫂嫂,可能主要還是嫂嫂,對她來說,小姑說回來就回來,還要忙進忙出招待,而公婆卻好像都只有看到女兒、女婿的好,在她眼裡當然很不是滋味。如果公婆還抱怨數落身旁人的不是,對他們更是情何以堪。

因此,如果妳聽到哥哥、嫂嫂說:「妳那麼常回來,是不是要回來分家產?」或許也會讓妳有所誤解,覺得他們照顧父母是不是也是為了財產,造成不必要的誤會和情緒,讓他們也蒙受不白之冤。

從三方組成的關係來看,各有各的委屈。各據一角,各有立場,都不覺得是自己的錯,三方心裡都有委屈、不安和憤怒,都覺得是別人對不起自己,那麼這個三角關係就卡住了。

暗著來明著去,溝通心裡話

從妳的角度可以從三個面向來想。

首先,妳現在45歲,結婚快25年,表示妳可能20歲出頭就結婚了,應該算滿早婚的,早早就離家來到台北,表示妳沒有機會為父母付出太多,而哥哥、嫂嫂一直住在南部,照顧父母,的確付出很多。

其次,每個人都有處理自己財產的權利,沒有「應該」或是「必須」如何,父母可能比較喜歡哪個小孩,或是重男輕女,都是他們的想法和意願,沒有絕對的是非對錯。

最後則是釐清自己,是不是就單純地想要回報父母、善盡孝道?如果是,那就光明磊落去孝順父母,不要擔心別人說什麼,因為盡孝道不是為了搏得父母讚賞或兄嫂肯定。當我們做某些事得不到肯定時,當然會感到挫折,這是人性,但不要忘了原始目的是什麼,如果非常清楚,問心無愧,就勇敢去做。

從這三個面向的想法,也可以開展出三個具體可行的做法。

一是當父母、兄嫂像開玩笑又很刺人地說出某些話時,可以充滿智慧與誠懇地回應他們。

比如當兄嫂又說:「那麼常回來做什麼?是不是要回來分家產啊?」妳就可以坦蕩蕩地說:「你們覺得我是要回來分家產嗎?我沒有啊!」接著還可以進一步再說:「我年輕時就嫁到台北,我覺得我都沒有照顧到父母。」並順便表達對他們的感謝之情,說:「所以我也很謝謝你們,能夠這樣照顧爸爸媽媽,有時候我也想盡一點棉薄之力,讓你們不要這麼累、這麼辛苦。」

如果媽媽以後又說:「不用太常回來,把自己的家照顧好就好了。」妳也可以明白誠懇地跟她說:「媽,你是不是擔心我在台北過得不好,或是擔心公婆會不高興?妳可以直接跟我說,不然我會覺得很委屈耶!回來看妳,還被妳趕走。」他們暗著來,我們就明著回去,這會是比較好的溝通模式,而不是一直猜對方在想什麼,對方也猜妳在想什麼,而且都會朝負面的方向去猜,這樣的溝通只會愈來愈複雜。

二是回南部時,對哥哥、嫂嫂,特別是嫂嫂,多表達感謝之情。比如帶一點小禮物回去,或是提早兩天跟哥哥、嫂嫂說:「週末我會回去,你們可以休息一下,或安排到外面走走玩玩。」這是一個貼心的小動作,表達心意,而不是當天突然回去,他們也沒辦法安排任何行程,可能還要燒飯招待你們。

不過,也別存著自己這麼做,哥哥、嫂嫂就立刻能明白或感激。畢竟大家都有七情六慾各種想法,不見得會有好的回應,但存著誠懇的心去做就是了。

三是妳也要釐清自己的想法,像是「我是否真的需要父母的財產?」,還是「我覺得不甘心,所以也想跟著分財產?」如果是需要,可以坦蕩蕩跟爸爸媽媽說:「我也想放棄繼承,但如果將來有這筆錢,對我們的生活也會有幫助,所以我還沒辦法放棄。」當然,不用主動跟父母提及,而是當他們要求你拋棄繼承時,才清楚表達心意,坦誠說出自己的需要。

如果只是不甘心,要去面對自己到底在不甘心什麼?是對身為一個女兒、一個女性角色的不甘心嗎?如果是,也要反過來想,先生也可能從他家裡分到一份財產,是屬於你們夫妻倆的,而且妳跟先生感情很好,小孩狀況也很好,珍惜滿足自己所擁有的,也可安安心心孝順陪伴父母。

繼承權 法律走在文化之前

律師解答︱莊喬汝︱婦女新知副董事長、德臻法律事務所合夥律師

其實民法有關男女的繼承權,早在幾十年前就規定平等了,當然,文化還在慢慢演進中。

民法繼承篇1138條以後規定的,如果沒有特別寫遺囑或特別註記,財產是由子女和配偶共同分配,就是所謂的「應繼份」。比如說,過世的先生有兩個兒女,就是由兩個孩子加上太太,三個人均等分。

如果特別寫遺囑,比如說,立遺囑者特別偏愛某個子女,或某個子女照顧陪伴較多,希望多分配一點財產給他,可以透過遺囑來處理。但是在沒有法定喪失繼承權事由之下,法律上保障每個繼承人最少應該得到的部份,在子女部份,是他原本應該繼承的二分之一,叫作「特留份」。比如說,同樣的是兩個子女和太太參與分配,每個人最少可分到原本應繼份的二分之一,在此的特留份就是六分之一。

法律上規定的很清楚簡單,但在實務適用上,還是看得出來傳統文化對於法律的影響。比如說,三、四十歲的這一輩女性,知道自己有參與分配的權益,但還是會儘可能把土地、房子留給哥哥、弟弟,自己選擇拿股票現金等不動產,台灣傳統有一句話「男生分土地,女生分錢」。

有些子女會打官司,可能就是因為自己沒有分得到該有的部份,土地和不動產的分配不平均。不過通常來說,如果父母手足感情好,不太會打官司,還是會把「孝」字放前頭,如果知道是父母的心意或分配,通常都會尊重和退讓。

預先簽署的拋棄財產繼承權,無效

民法親屬篇中也有規定,子女有孝養、探視和照顧父母的義務和責任,所以妳大可去看望父母,不要因為哥哥、嫂嫂說了一些讓妳不舒服的話,就覺得氣餒,不敢再去看父母、盡孝道。

建議妳放輕鬆,可能是哥哥、嫂嫂自己也在想財產的事,才會也想到別人身上,要好好把握跟父母的緣份,想想看,自己跟父母還能有幾年,很多事情日久見人心,法律上該有的權益都會被保障,不要擔心。

像妳提到的,要不要簽下所謂的「拋棄財產繼承權」,以證明自己的清白,其實在父母往生前所簽署的拋棄書都屬無效。法律上要有人過世才會有繼承的問題,繼承並不能預先拋棄。

常常有人會來問我,能不能簽拋棄財產繼承權?或是簽了之後又後悔,該怎麼辦?我都說:「在父母親過世前都可以簽,不用擔心,因為不具有法律效力,簽了只是讓大家安心。」

這種預先拋棄繼承權利的書面內容不具有法律效力,是因為法律是保障每一個孩子的權益,不分男女。法律走在文化前面,繼承權利在法律上早就平等了,只是我們需要給文化一點時間,現代的女性如果還碰到這樣的狀況,不要覺得不平,只要珍惜跟父母的情份,給文化一點時間,有屬於一整個社會的大文化,還有每個人自己心裡的小文化。(吳若女採訪整理)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