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尋找《心的棲止木》,75則人生思索 安住你的心

2014/6/30 莊素玉

現代人可能很注意養生,可是卻很少去照顧自己的心靈。究竟要如何關照自己的心理層面?

台大心理系教授黃光國兩度為日本心理學大師河合隼雄教授的《大人的友情》、《心的棲止木》(《天下雜誌》出版)寫推薦序之後,就說了一句話:「台灣實在沒有像河合這麼會寫作的心理學作家。」

對台灣人而言,河合算是陌生的;但在日本的心理學界以及日本的出版界,河合是位相當有文采及觀點的大師。

村上春樹著作的名譯作家賴明珠就相當欣賞河合,她不輕易答應翻譯,但是河合的作品,是她指名願意翻譯的。

賴明珠指出,一個人一生中難得遇見一位貴人;然而,對許多人來說,河合隼雄先生可能就是這一位貴人。因為他幫助了太多人解開心結,消除煩惱,改變了許多人的想法,甚至命運。

在日語中,「棲止木」是飛鳥暫時歇息的樹枝。受過榮格學派心理分析訓練的河合教授,在出任日本政府的文化廳長官後,積極參與各種社會活動,他的心便像飛鳥一樣,「棲止」在他遭逢的各項社會事件之上,並以他深厚的文化涵養做為背景視域,提出他對每一事件的看法。

怎麼做到「安心立命」?

黃光國指出,從這本著作的七十五篇短文中可以看出:河合教授對於他心所棲止的每一事件,都能夠從心理分析的角度,提供一種東方式的「行動的智慧」。

比方說,在〈幸福和安心〉一文中,他引用宗教人類學者中澤新一的說法,指出:佛教認為與其思考「幸福」,不如「安心」更重要。

能夠做到「安心立命」的人,彷彿「實實在在扎根於大地之上,只要去到他身旁,他就會讓你感到安心」。

然而,現代文明中所謂的「幸福」,「是有很多錢,工作效率很高,可以做很多自己喜歡的事情」。他在美國就見到很多這種類型的人,「他們對一切都充滿自信」。可是卻完全缺乏「安心」。在他們身旁,「好像連你也坐立不安起來,甚至焦躁慌張起來」。

然而,一個人該怎麼做到「安心立命」?在這本書中,河合開出了許多「心的處方」:在〈從死的觀點來看〉一文中,他建議:「把自己所活著的人生,視為要前往死後世界的『前奏曲』,現在自己活著的是『前奏』部份,真正重要的是往死後世界的準備」。

在〈心中的配角〉一文中,他又建議:在這個世上,要遠離人生的各種藩籬,努力清洗自己的心,為死後的世界準備「出家」,是人生最後的「出發點」。如果採取這種「心中的『出家』,便可以度過人生的危機」。

河合書中的故事,都值得慢慢地讀、慢慢地體會。譬如說,你又要如何看待當自己成為高齡者?

不要燒光自己

不管怎麼樣,人總會「老」的。身體到處會痛起來。眼睛會看不清楚。耳朵會聽不見。而且,不能動了,還要你「活下去」。

河合建議,不必勉強去過「充實的老年」。如果苦就說苦,樂就說樂,在那樣想著過生活之間,他說「自然該死的時候到了就死吧,這樣就好了」。讀著之間,感覺肩膀的力量忽然放鬆下來了。

而面對忙碌的人生,河合建議,不要「燒光」,而要保留自己的力量,「工作不要過分,經常注意節約精力。」

「心的能量」在使用後也會減少,所謂「死心眼」的人,心裡總認為自己為別人付出,因此對方好意傳送過來的心的能量,卻沒有接收到。就以教養小孩來說,嬰兒以微笑對母親送出心的能量,母親卻沒能接收到,結果母親可能會因為育嬰而疲倦得燒光了也不一定。

若能留意心的能量的循環,學習巧妙接收,人可以工作得更帶勁。

河合在人生經驗漸漸增長,接受過許多各樣的人來談之後,開始發現人真的有各種各樣的個性。各自只要看清自己的個性,能夠明白個性所帶來的辛苦和快樂滋味的話,就不會再去羨慕別人了。

「棲木」是鳥籠中供鳥棲息的橫木,譯成「棲止木」,希望除了棲息之外,還有抓住和安定的感覺。

在「知心」後,能掌握自己,理解對方,從而獲得安定力量。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譯作家賴明珠這樣期許這本新書可以給讀者帶來的心理養生效果。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