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幫水牛起新厝

2014/6/30 周皇君

當來自學術殿堂的研究生,遇上最在地的「鋤頭教授」,會是什麼樣的一堂課?

三年前,台南藝術大學建築藝術研究所一年級學生呂耀中,為尋找論文題目,拜訪了好幾個台南縣的村落,無意間走進後壁鄉的土溝村。一待,就是三年。

論文還沒完成,反倒成了半個土溝村民,現在已經研究所四年級的呂耀中微笑,黝黑的臉龐上露出皎白的牙齒,「沒辦法,捨不得離開。」

土溝村是典型的台灣農村,全盛時期曾擁有三百多頭水牛。農業沒落後,土溝村也寂靜下來,村裡只剩老人與小孩,和僅存的一頭老水牛。

呂耀中被這裡的美麗稻田與淳厚人情吸引,決定試試看,在土溝村實踐他對社區營造的夢想,帶著所上一群學弟妹,沒課就往土溝村跑。

一開始,村民覺得這群突然出現的研究生「怪怪的」,沒怎麼理睬。學生們不氣餒,跟在村民旁邊幫忙澆花、種草、拿鋤頭,村民圍桌泡茶了,就湊進去一起聊天。

「居民在想什麼、做什麼,我們努力了解;同樣地,我們在想什麼、做什麼,居民也在努力了解,」研究所三年級的蔡嘉信敘述學生與村民第一次接觸的過程。

那年夏天的颱風,將村裡唯一一頭老水牛的家吹倒了。眼看寒冬將至,學生們向主人清皮伯自告奮勇重建牛舍。七十多歲的清皮伯本來嫌麻煩拒絕,禁不住學生們用破台語一再地熱切請求,總算答應。

蓋牛厝的建築方法有上百種,他們卻選擇了從沒接觸過的「土埆」。這群理論優秀、經驗不足的研究生,準備捲起袖子親自蓋一棟夢想中的房子。

學著反璞歸真

專業設計念了好幾年,他們興奮地畫出好幾張設計圖讓「客戶」挑選。可是,這次的「客戶」對電腦繪製的漂亮模型卻不感興趣。

清皮伯拿著竹子在空中比畫著想要的牛舍高度,邊說「窗戶跟電視機一樣大就好!」學生聽了心想,是幾吋的電視機,有幾公分長?

他們開始學著從絢麗複雜的設計反璞歸真,專心傾聽村民的聲音。「要設計出貼近生活的房子,得先知道怎麼生活,」呂耀中體悟到。

製作土埆磚,讓這些從沒做過勞力的學生吃了不少苦頭。

將稻草混入濕泥土後,必須不斷用腳踩到沒有結塊的顆粒,變成黏土質地才可製磚。踩泥作業當天寒流來襲,氣溫只有十度,這群都市小孩快樂地脫掉鞋襪,一腳踩進冰冷的泥巴池。小腿抽筋了,雙手被泥巴裡的稻桿割傷,但是他們的臉上還是帶著笑容。

創意小工程持續進行

頂著研究生的頭銜,以為是來幫忙村子營造社區,其實學生才是收穫最多的一方;跟技術純熟的老師傅學習扎實的傳統工法,和團隊裡的伙伴學習分工與溝通,也向孕育自然的泥土學習謙卑低頭。

歷時三個月,新牛厝終於落成。已經跟土溝村建立起感情的學生們還捨不得走,繼續替村子做了許多創意小工程,例如將廢棄豬圈改成藝術咖啡廳,供村民聊天聚會;還不時激盪出活動新點子,例如幫一對老夫妻舉行睽違五十年的結婚典禮,再將新舊結婚相片一塊鑲嵌在咖啡廳的瓷磚上。

他們的用心,村民都看在眼裡。最早來到土溝村,帶領學弟妹改造土溝的呂耀中,今年經土溝農村文化營造協會推薦,獲得青輔會「青年公共參與獎」。

回想當初念設計的原因,除了喜歡畫畫外,呂耀中只是單純認為畢業後比較好找工作;大學時接觸到社區營造課程,才發現人跟人之間的互動,更吸引他。雖然是為了作業而來到土溝,現在呂耀中是因為真心喜歡而留下。

「建築是用空間來凝聚人,空間是工具,人才是重點,」呂耀中的夢想,在土溝村的溫暖人情中愈益清晰,「我希望能幫其他社區設計專屬於當地風格的房子,也幫居民們重新發現那些原本就擁有的美好事物。」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