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張齊娥 「米」字佈局中國

康健雜誌 康健雜誌 2016/6/15 謝明玲

她對版圖的想像,是在中國劃上「米」字,並在四條線上開展不同的品牌服務。在她與丈夫何光平二十二年的努力下,悅榕集團已快速拓展版圖到十二個國家。

【早鳥優惠倒數】2016天下經濟論壇 夏季場-亞洲企業大未來票券乙張,加贈天下雜誌一年25期,席位有限,欲報從速

生意,就是活生生的理念與意念。所以絕對不能停擺、一定要有新東西出來,」悅榕集團高級副總裁張齊娥的語調,充滿活力。

悅榕集團是亞洲頂級酒店的代表。從她與夫婿何光平在普吉島建立第一個據點開始,二十二年來,悅榕集團已經以三個屬性各不同的酒店與住宅品牌,進駐了十二個國家。加上Spa、精品店等事業體,去年悅榕集團營收就達三.七億新幣(約八十七.四億台幣)。

這兩年,張齊娥與何光平更是馬不停蹄。去年下半年,悅榕集團在普吉島開幕的第三個品牌悅槤創新經營模式:顧客可以買下酒店,扣除自己入住的天數後,其他時間由悅榕集團幫忙分租與管理,既可住宿享受假期,又可分利。

而將在今年以古巴為第一個據點新品牌悅苑,則有別於悅榕庄的私密、低調奢華,以年輕人為目標,注重高科技、社交娛樂的體驗和個性空間。

從去年開始發展的「悠品悅榕服務」,則設計出七、八十種不同的主題活動,從學舞、讀書、烹飪到游泳等,客製化的管家服務連結在地資源,滿足顧客需求,也成為邀請更多顧客投資的有效行銷管道。

© 由 CommonHealth 提供

負責推展中國業務的張齊娥對版圖的想像,是在中國劃上一橫一豎兩條斜線,形成「米」字──四條線則各布建悅榕集團的品牌,如昆明、西雙版納,再延伸到檳城、新加坡,就是其中一條路線。「那我就可以真正退休了,」六十五歲的張齊娥笑說。

但無論往哪發展、增加多少品牌,張齊娥都堅持,「要落實我們的綠色計劃,以及對社群的責任,」著眼環保、人文,關注永續發展,是悅榕集團最鮮明的特質,也是成功關鍵。

「他們的價值主張,為企業的定位形塑出很好的願景,就是要做『地球的守護者』,」台灣體育運動大學運動事業管理系副教授、也是前劍湖山集團總經理蕭柏勳指出。

創辦悅榕庄之前,他們夫妻兩人曾在香港住了三年。張齊娥一邊念社會學、一邊當助教,何光平則是《遠東經濟評論》的記者。因為香港住宿太貴,他們決定住在南ㄚ島的榕樹灣,每天早上搭四十五分鐘的渡輪後,再轉一小時的巴士上班。

他們也都熱衷旅遊,常背著背包就出發,甚至在火車上過夜。尤其是何光平在擔任記者時常要四處採訪,張齊娥就跟著跑。

後來,何光平父親中風,他們因此回到新加坡,但香港榕樹灣那段儉樸卻浪漫生活,成為他們後來發展事業的種子。一九八三年,他們到普吉島度假,在夕陽的金色光輝中,他們腦袋一熱地買下了兩百多公頃的地,想改造為度假屋。

然而,買下地後,他們才發現這塊廢錫礦場完全無法開發。「那時是又純又蠢,但就是一腔熱血,」張齊娥曾在一次演講中自嘲。

但他們沒有抱怨,而是開啟了一連串的改造工程,從施肥加固地面、污水處理,到移植植物等。

「我們兩人,一個是不喜歡經濟圖表的經濟學家,一個是不想與生意扯上關係的社會學家,」張齊娥在自傳《登陸記》中寫道,「我們只渴望在蘊含豐富文化的異國環境中,重新捕捉年輕時候浪漫假期的夢幻體驗。」

社會學家加上經濟學家的組合獨樹一格,也主導了悅榕庄的營運方向。

堅持 20年的共生主張

他們強調「以和為貴」,意思是尊重當地的人文與自然,和諧共生。

例如,建在馬爾地夫的瓦賓法魯悅榕庄,只用輕型船來運輸建材,為的是保護珊瑚礁,他們之後甚至在這裡創建實驗室,來進行海龜和珊瑚的保育計劃;又如在印尼民丹島建悅榕庄時,他們也盡可能不破壞原始雨林中許多五十年到百年的大樹,最後只移動了三棵樹;在雲南的仁安悅榕庄,則是買下原要拆除的老舊藏式小屋,再以傳統的方法、原材料重建。他們甚至在這兒建立了再生系統,也捐贈教育器材、太陽能板等,融入社區。

他們夫妻倆的其他事業,也秉持同樣的理念。例如,新品牌悅槤要求無紙化;販售精品的悅榕閣,則直接和村落手工藝者購買產品,避免中間商的剝削;他們的設計團隊也會進駐,幫忙加值手工藝商品等。

這樣共生共存的文化深入集團各處。台灣區行銷總監殳蓁蓁就舉例,就連舉行Road Show時的茶點,也有部份是和弱勢團體購買的。

這樣堅持了二十年的價值主張,讓他們更能面對競爭。因為在地的文化與風貌是旅遊最大的亮點,更因為年輕一代的消費者,許多人重視生命意義的追求,會更願意以行動與消費支持能夠呼應人性良善與理想的品牌。

「旅遊業最大的挑戰,就是要把旅遊看成一個有思路、有思想的活動,」張齊娥說,重點不在於多美的水晶燈或大理石地板,而是這地方能帶給旅客怎樣的感觸、新意與動力。

然而,旅遊業是對大環境極度敏感的產業,二十多年來,悅榕集團經歷過大小危機:從一九九七年因泰銖大貶值而一度瀕臨破產,到○三年的SARS、○四年的南亞海嘯,到之後的禽流感、次貸風暴,甚至是四川大震等。

「一九九七年到現在,每隔兩年就有一件大事。但是,你要能站得穩,」張齊娥說。

這幾年,悅榕集團也面對營收成長、獲利卻稀釋的挑戰。以去年來說,雖然營收成長了一三%,但EBITDA(稅前息前折舊攤銷前獲利)卻少了三九%。一部份原因,是愈來愈高的花費,而主要市場如俄羅斯與歐洲經濟不佳、中國大陸成長放緩等,都影響集團營運。

因此,除了推出新品牌、進入新市場外,他們還在去年開啟了一連串的組織再造。精簡人事外,更重要的是,轉變公司成為矩陣式組織,要員工更有視野、靈活的扮演不同角色、學習不同能力、參與不同專案。

面對現在V(volatility,多變)、U(uncertainty,不確定)、C(com-plexity,複雜)、A(ambiguity,模糊不清)的時代,張齊娥說,自己也有一套VUCA因應策略:彈性、能伸能屈(versatility)、堅持(unwavering)、連結資源(connect)、以及最重要的態度(attitude)。

「我對每天都有一種感激,每天都是一個機會。放棄就什麼都沒了,不放棄,總有一個希望,」張齊娥說,這就是她經營事業的心法。她說,世界儘管多變、這行業雖然辛苦,最終,還是態度決定一切。

-------------

小檔案

張齊娥

出生/1951年

現職/悅榕集團高級副總裁與悅榕全球企業社會基金主席

學歷/新加坡大學社會學系畢業、法國巴黎索邦大學翻譯學院法文文憑、香港T大學社會學碩士

經歷/曾任法國大使館文化參贊私人助理、香港大學社會學助教、新加坡國立大學社會學助教、悅榕閣執行總監等

更多來自康健雜誌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