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怎樣才能留住社工,救更多孩子

2014/6/30 林貞岑

「現在的兒少保社工簡直拿命在幹!」靜宜大學社會工作與兒童少年福利系副教授蔡盈修提到現況就搖頭:有社工一打開門就碰到被控打人的爸爸,正在磨長長的武士刀;請警察協助陪伴到案家,全副武裝配槍的警察說:「你先進去,我在背後,有需要再出來。」結果進到案家後門被關上,獨留社工一人在裡面。

再危險都要把孩子救出來,就是這群不要命的兒保社工,多年來默默守護了台灣數以萬計的心肝寶貝。但,他們受到了應有的對待和保護嗎?

《康健》耗費三個月,從南到北採訪十多位兒少保專家,以及多位第一線的兒少保社工,並以問卷方式進行全國唯一且是首次的兒少保社工大調查,共計發出574份,總回收432份有效問卷,回收率75.3%。結果發現,兒保社工八成五超時工作,九成以上曾被人跟蹤、騷擾,人身安全堪慮。

工作壓力來源:個案負荷量重又棘手,極待補齊社工人力並將個案分級

若以每日平均工作8小時來看, 兒保少社工高達八成五(85.3%)超時工作,而且22縣市的狀況差不多,每天工作8~12小時的社工,高達七成以上。其中以台南市加班最嚴重,三成的人每天工作12小時或以上。金門縣的加班狀況也很糟糕,7月因為僅有的兩名社工之一才剛到職,原有的資深社工幾乎天天工作超過12小時。(表1)

但超時工作並非最大壓力來源。

兒保社工的壓力指數偏高,平均76.9(壓力指數從1~100分)。進一步分析壓力來源,最讓他們頭痛的前三名是個案負荷重(68.1%)、個案狀況太棘手(54%)和人身安全(42.6%),其他依序是身為約聘雇人員,工作不穩定(28.8%)、薪水不符工作付出(24.7%)、缺乏情緒心理支持系統(18.1%)、非相關業務太多(15.1%)、成就感不足(15.1%),勞逸不均(14.4%),最後才是工時太長(11.2%)及經驗不足、相關訓練不夠(9.5%)。(表2)

一位不願具名的資深社工就說,「我們的包包裡都隨時備有肌肉鬆弛劑,」她經常為了個案問題睡不著覺。有次去探訪其他縣市的兒少保社工,對方壓力大到拉著她崩潰痛哭,只好拿出一顆藥丸分給她。

「個案量太多又很棘手,很符合我們看到的狀況,」參與多次重大兒虐案件會議及社福考核,台大社工系副教授劉淑瓊提到,這是現階段最有待克服的難題,解決辦法是補齊人力以及個案分級。

個案狀況太棘手也和個人的專業能力有關。

「要安排職前訓練及在職訓練,充實專業能力,」台大社工系教授林萬億提到,兒少保社工的專業範圍很廣,像是家庭、犯罪心理學、溝通技巧等,學校學的並不夠,如果工作單位沒有給予相關的訓練支持,很容易造成社工的挫折感。

台中、基隆社工壓力指數最高,孩子誰來救?

而且,每個縣市社工反應的壓力來源不盡相同,由此也可看出,他們當下最需要改善的是哪一塊。比如壓力最高的基隆市(88分),造成原因直指相關業務太多(80%)及個案量太大(60%),讓社工疲於奔命。(見231頁)

「很容易累死社工,」蔡盈修說。曾有一名台東縣家暴中心的女性社工,因連續加班48小時,感冒併發心肌炎送醫不治,疑似過勞死。

外島的金門、連江和澎湖因為只有一、兩位社工,要支援的相關業務太多(100%),而且缺乏訓練(100%)無法提升專業技能。

實踐大學社工系教授彭淑華建議,「離島資源少,需要政府介入支援人力及相關訓練。」

嘉義縣和基隆同屬壓力指數最高,除了個案負荷重、狀況太棘手,還有人身安全風險,社工提心吊膽的比例(78.6%),竟然高居各縣市之冠(表3)。「警政介入,對於兒虐有一定的嚇阻作用,」中正大學犯罪防治系教授鄭瑞隆建議,嘉義縣的警政應和社政合作,不僅讓保護了執行勤務的社工,也能有效降低犯罪率。

社工壓力來源第三高:人身安全

九成以上兒少保社工曾被騷擾攻擊。新竹縣、澎湖、基隆、嘉義市更且每位都被恐嚇過

人身安全是社工壓力來源的第三高。在台灣,社工的人身安全向來不被重視。

在國外,警察和社工分工合作,警方第一線闖進門逮捕人,環境安全了,社工再進去把小孩帶出來。台灣因為沒有法律規定,兒童局幾次要求警政署配合,對方都以「勤務太忙」拒絕支援;即使員警出動了,也只是在旁默默陪伴,沒有嚇阻作用,「效果有限,」一位不願具名的社工說,有時得常去警局坐坐泡茶聊天,有交情警察才肯來幫忙。

根據調查顯示 ,有高達九成以上的兒保社工曾經受過案家人員的騷擾、恐嚇、跟蹤或攻擊。新竹縣、澎湖、基隆市和嘉義市最慘,被調查的社工全數都有被恐嚇經驗。

再進一步詢問工作時是否有受到足夠的人身安全, 近四成的人表示不同意。「十個社工裡面有四個上班都很ㄘㄨㄚヽ,」蔡盈修分析,最令人擔心的是嘉義縣(78.6%),再來是台南市的(66.7%),超過六成的人上班會害怕(註:連江縣(100%)因社工人數只有一位,不具指標意義),這會影響工作品質和身心狀況,縣市政府可要多注意了。

有位資深社工下班回家時發現車窗門全都被打碎,加害人打電話威脅她:「我知道你孩子讀哪裡!」嚇得她每天拎著自己的孩子上下學,情緒幾近崩潰。

有位的社工則被加害人恐嚇,必須和員警商量在住家外裝巡邏箱,才能放心上下班。

強制公權力的介入,如警察等,確實能有效嚇阻這些失控的狀況。

深諳犯罪心理學,中正大學犯罪防治系教授鄭瑞隆分析台灣多起兒虐或攜子自殺案件也發現,「有不少人有精神問題的,一定要強制帶開,」如果沒有警察的公權力介入,恐怕社工不但救不了孩子,自身也難保。

「簡直是羊入虎口嘛,」警政經驗豐富的新北市副市長侯友宜,一開始發現員警沒有陪同社工去訪視,就覺得很不應該,「救人的人應該要被保護,怎麼讓他們陷入危險之中!」

而且多數社工都是學校剛畢業的小女孩,憑著一腔熱血,想要去介入受刑人、毒販等的家務事,真的很危險,因此侯友宜率領新北市警員主動清查治安人口家戶內有無小孩,凡是高風險的家庭或是有可能受虐的孩子,警察積極打前鋒,社工做後續處理,樹立了良好典範。

有時人身安全的威脅不是動刀動槍,而是心理上的衝擊。

「七、八十歲的老人家就這樣在你面前跪下來,求你別把孩子帶走……」一位資深社工說到多年前的經驗仍忍不住哽咽,他心裡受到很大衝擊,覺得這種狀況比拿刀拿槍更令他難受。

人身安全也包括了心理上的支持,我們請專家來看看,哪些保護人身安全的措施最有效?哪些縣市最珍愛它的社工?(見236頁)

六成五的兒保社工並非專人專用

此外,目前的兒少保社工多半兼任其他業務,嚴重影響兒少保的服務品質。根據調查,有六成五的兒少保社工有兼任其他業務。其中行政庶務佔73.6%、成人保護佔40.4%、高風險家庭25.7%;成人性侵害16.4%。(表4)

林萬億認為高風險家庭與兒少保性質較近,並且偶爾做點行政庶務也是必然的,但兼做成人保護和性侵害就太多了,「兒少保護的屬性跟大人不同,」他舉例,成人保護可以強制隔離施虐者,處理過程簡單,可是孩童與施虐者(父母)是相互依賴的關係,必須小心處理。

他認為最好專人專用以及分組個別運作,比如分成人組、性侵組及兒保組,服務品質較好;另方面也能針對個別項目做能力培訓。

結果也造成近四成(38.8%,表5)的人想離開。撇開一般上班族偶爾會有想離職的念頭,加總社工們「總是如此」及「經常如此」的部份,比例不低,排名最後幾名的城市中,不乏有某縣高達79%及某縣100%總是+經常動念離開。

最需加強面向:給社工需要的支援

當問到目前台灣兒少保護最需改進的面向,432位社工的答案是:社工人力(70.1%)、跨部門資源應整合(67.7%)、社工待遇應合理(54.8%)與兒少安置應解決(48.3%),這也是他們長期以來被忽略的心聲。(表6)

儘管風險高、壓力大,但總有人堅持下去。

「兒少保工作是一個有挑戰性、有意義的工作,當被打、無助的孩子被送到醫院、派出所時,你是那個能夠及時拉起他的貴人,」美和科技大學社工系助理教授許坋妃說,每次看到瘦瘦的、驚慌的、邋遢的孩子終於有書可以讀、可以好好睡個覺,慢慢的長高、長胖,有笑容,變得更穩定了,她都好感動,「這是無法取代的成就感,」她說。

給這些愛孩子的社工一個足夠的支持環境,包括待遇、職等、安全的提升以及跨部門整合,讓他們不致在三更半夜帶著小孩,找不到中途之家可以安置,因此耗盡他們的熱情。

有了滿滿的能量繼續走下去,才能用愛捍衛更多孩子的權益。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